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四十八章 失欢(中1)

章节字数:3101  更新时间:09-12-13 1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跑进丛林,一条羊肠小道在浓密的森林中时隐时现,蜿蜓向前。我双手抱紧步影马头,躲避着丛林中扑面而来的随时要把我扫下马来的树枝。

    风声鹤唳——得得而响的马蹄声……枯枝被踏断的碎裂声……林间鸟禽的啼鸣……风掠过枝叶的呜咽……任何一点细小的声音都叫我胆战心惊。跑了很远,我的心还兀自狂震。想到耶律楚应该不会为了追一个逃奴独自冒险过河,又不时回望身后并未见到追兵,撩乱的心才略略安定。

    蜿蜒的小道上浓密的林木与地上湿滑的苔藓大大阻碍了步影前进的脚步。曲折盘旋的小道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也许是过河耗尽了步影的气力,它已经累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身上沁出颗颗汗珠,步伐也逐渐慢了下来。

    我浑身似结了一层薄冰,心情躁郁,极想加鞭催马叫它狂奔起来,但手中却迟疑着没有动。刚才用簪子扎过的马臀还鲜血淋漓。这马是我唯一的朋友,却被我所伤,我心里是极内疚的。何况在到达安全之地前,还有极远的路要走。如果迫使步影拼命奔跑,还没有脱离危险马儿就可能已经累倒了。

    我只得强忍着心底的恐惧,让步影放慢脚步走了一程,直到它的步伐渐渐地又恢复了松弛。丛林渐渐向前伸展,进入了一片山谷。暮色渐染,我辨识着天空中已依稀闪现的星辰,选择了朝南的道路。远处峰峦起伏,黑沉而深邃的山脉像潜伏的巨兽。步影在平坦的大道上速度快得惊人,而在这丛林山脉间却着实有些施展不开。但我畏惧被人发现,不敢引它到大道上去。

    天色更暗了,大片大片的黑雾从天空掷下,蔓延在周围,像一个封闭的套子,令人窒息,带来彻骨入心的寒冷……一切仿佛都消失不见……我在这浓黑一片中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还有多远,甚至不知身在何处,何时才能得到自由……哗啦一声,惊得我一颤,原来是脚下几块碎石被步影踩裂,滚入了深深的谷底……

    在深重的黑色中我终于跑出了山谷。没有了树林的遮蔽,大地洒下月夜的光华,明亮起来。夜风掠过荒凉而辽阔的原野,把又高又密的野草吹得翻颠起伏,如怒号的海面汹涌奔腾,阵阵涛声。步影千里马的优势在这里终于可以施展……

    “真真——”是谁在呼唤我么?回头望去,无边旷野中却只有野草丛中风的哀鸣。耶律楚的身影突然闪现在我的眼前,心头竟有些隐隐作痛:真真,可惜这并不是我的真名……我果断地甩了甩长发,丢开了眼前的影象,抖起缰绳,步影一声嘶鸣,冲向了广阔的原野……

    “真真——”这喊声如此焦躁且痛彻心扉……我惊觉地回头望去,黯惨的天地间忽一抹异色闪过,刹时如火焰般耀中我双眼。如利剑穿透胸膛,一匹黑马正冲出密林,从斜后方向我飞奔而来。马背上的白色身影越来越近。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我目瞪口呆,忘了该作何反应。

    不过瞬间,我已回过神来,双腿立即紧夹马腹,步影甩开四蹄大跨了两步,随后箭一般朝前冲去。步影,不要怕,这里已是原野!你的速度绝不会输给任何契丹快马!你肯定能放开四条长腿,把追来的马匹甩在身后!

    但是身后的追兵似乎也知道步影惊人的速度。他此刻显然正在拼命催马狂奔,想率先横切过来堵住我的去路。

    我心下悔极,为什么没有早一些发现追兵已到身后?我猛地扭转马头,从马鞍上俯下身子,在剧烈的震动中紧紧地贴到马身上,仿佛已同它合成一体。步影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危急处境,越发加快速度狂奔起来。它身上的每一条肌肉都已经绷紧,口鼻中喷吐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似乎在作奔向自由的最后冲刺……

    扬起马鞭果决一抽,步影更亢奋而不顾一切地向前扑去……整个世界只剩下凌乱而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和心跳声……我贴着马背侧过头来,透过飘拂的马鬃查看后面的追马,意外地发现他和我的距离已渐渐拉大……

    身后的追兵已不能截住我!“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步影,就要逃脱了!”我狂喜地叫起来,止不住的泪水却飞溅在空气里。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我突然看见前方横埂一道黑暗的长影,像一张巨大的嘴等待吞噬猎物。而步影正在我长鞭的驱使下没命般朝着这道黑影飞驰而去——

    那竟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

    我已无法停下:“不——”……千钧一发之际,一支利箭嗖地划破长空,猛然从步影的左眼穿透过去,箭头立刻从它右眼穿出。一阵鲜血飞溅,步影剧烈摇晃起来,痛苦地放慢了脚步,拼命地挣扎着想维持身体的平衡。我大惊失色,用力猛拉缰绳,想让它抬起头来。

    但是已经无济于事。它跌跌撞撞地只走了几步便跪下了身子。我的身体猛地被它掀下了地。它最后地仰天嘶鸣,那叫声不忍卒听,随后猛地一歪,马身倒覆,牢牢地压住了我的身体。

    我完全无法接受这已经发生的事实——抬眼看去,悬崖就在我身前两步处狞笑着张着大口。若不是这支箭,我肯定已坠落悬崖……但是此刻步影的身体压在我身上,它的双眼被利箭穿透,它这般惨烈地……死了……

    马蹄声越来越近,有人翻身下马,快步奔来……等他奔到身前,我才看清,手执弓箭之人,不是耶律楚还有谁?

    他从不穿白色衣服,所以我方才不敢确定追兵是他。但今日他显然是来不及穿上外袍,因此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白色寝衣,并且已经湿透。甚至寝衣的带子都没有系好,裸露着肌肉硬结的胸口。

    “真该让你掉进悬崖摔死!”他气喘吁吁,穷凶极恶地说道,蹲下身子,丢开了弓箭,探身用力把步影从我身上挪开。

    我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满眼都是刚才的那一箭……我躺在地上,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他靠近我,粗暴地说道:“你受伤了吗?哪里疼吗?”我把头转向地面,拼命忍住想号啕大哭的冲动。

    “不要动!”他喝令我,一边用手指探察我的双腿,捏过我的膝盖,又摸着我的头。“起来,你的骨头没有摔断!”说罢把胳膊插到我背下,把我扶了起来。

    我颤颤巍巍地爬起来,在他手臂的支撑下好半天才站住。我一站稳,他立刻放开了手,冷冰冰地在旁边站着,像一座冰冷的石像。

    月光照耀着步影的尸体,把鲜血的颜色也染成惨白。我使尽力气控制住不听使唤的身体向它投去,踉跄着扑倒在它身上……它的身体还是温热的,甚至微微发抖……但是,它再也无法奔驰,再也无法听我所有的秘密……我难以置信地用双手抚摸着它的鬃毛,眼中噙满了痛苦而愤怒的泪花,回头向耶律楚嘶声喊道:“你杀了它!是你杀了它!”

    他暴怒起来,咆哮道:“如果还有其他阻止你摔死的办法,难道我不会用吗?当我向你举起弓时,难道我不知道自己极可能射死你或重伤你?箭离开弓绳时,难道我不希望把它追回来?自从在临潢为你所伤,我的手射箭的准头已经大不如前……”他的脸色阴沉得吓人,“这匹马死了并不重要,但是……”

    “但是这不是步影的错。”我抢过他的话,痛苦地争辩说。

    “是的,”他的声音低落下来,眼神愤怒而忧伤:“这是我的错。我不该这样宠爱一个心里只装着另一个男人的女子。我不该把步影送给你,让你骑着它逃跑,还送了它的命。看着你宁愿淹死在长河里也要逃离我,看到你宁愿摔下悬崖也要回到他身边去,我希望从来没有在临潢遇上你……”

    他突然握紧了拳头,没有再说下去。

    我回头望着悬崖,心里充满了绝望与无助。

    “既然是这样,大汗,你放了我罢!你放我回去看青一眼罢!我永远都会感念大汗的恩德。”我突然朝他扑过去,跪倒在他脚边,“大汗你什么都有,国家、权力、军队、女人……可是青,他已经家破人亡……”

    “休想,除非我死了!”他气得身体微微发抖,一把将我拉起来,双手钳住我的胳膊,“你选择成为我女人的那一天起就应该对我忠贞,可是你却毫不珍惜。现在我终于明白,你不但是个不顾死活的女人,还有一副铁石心肠!”

    他的声音在空气里震动,使我的双耳也疼痛起来。我泪流满面:“可是你留下我又有什么意思呢?我是个卑贱的汉女,是个逃奴,还是曾失了贞的……我只不过是一副要死的躯壳……”

    他脸上的痛楚无法形容,突然放开了手,让我软软的身体瘫坐在地上。再说话时,他的语气已经毫无温度:“你认为我还会再傻得再来宠爱你吗?我要把你带回去,是为了让整个天福宫里的人都看看,逃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