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五十章 失欢(下1)

章节字数:3237  更新时间:09-12-08 1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的一席话猛然触到我心底最柔软的深处。我心头一暖,向他们道:“我知道你们的忠心,但识时务者才为俊杰。我已牵累了太多的人。太多的人为我而死了……我实在负担不起这样的沉重……你们虽认我是主子……然而我在这天福宫里已经什么都不是……连你们也不如……”

    阿碧也上前来扶着我的双腿:“夫人……夫人……别这样说,大汗只是生气罢了。等他气消了,自然会撤了兵士,仍旧宠爱夫人……”

    我沉重地摇头:“不是他……是我……是我的心……死了……”

    方才那哭出声的小厮突然含糊着声音说道:“我不管那些,我只知道夫人待我们好,有什么赏赐都想着我们,从来没有责罚过我们一句。我们若此时离开夫人,还是人吗?”

    我已对生活绝望,却遇上这些不离不弃的奴仆。眼眶又酸又疼,我忍不住走下位去,一个一个紧紧地拥抱他们……

    不过一日,整个天福宫都知道我已被禁足。我知道失宠意味着什么,也知道随之而来的是什么,毕竟我在大周宫廷里见过太多例子。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去处置……纵然我的心已经从剧烈的疼痛随着火盆里彻夜燃尽的炭石化成了一滩无烟死灰,但是周遭的一切,却逼我去看,去听,去感受……

    妃离宫再没有了优渥的待遇。赏赐和例份自然不用提,送来的饭食不几日就变得不能入口……甚至连夜晚取暖的炭火,照明的灯烛……也一天天断了供应……夜晚宫里头又黑又冷,还异样潮湿,一班侍女小厮都跟着受罪。而我自那日在长河里着了风寒,一直病着。阿君阿碧心疼我,几次向宫外侍卫求告,要他们告诉黄总管一声,找个巫医来看看。然而那些兵士见如今妃离宫失了势,都是百般嘲弄讥讽,哪里肯去传话?

    阿碧还在苦苦哀求。两个守正门的看守拿长枪戳弄着她前胸,猥亵地笑:“给爷亲一个就去!”

    “阿碧……别去求他们……何必又自取其辱?”我厉声唤她。背转身,任是泪落也不能叫他们瞧见!我知道自己的气性迟早要害了自己,但是我总是放不下——我是大周朝的公主,怎能让人看了笑话去?

    因我身子本就差。这样拖着,病势不几日越发沉重起来,时常迷糊昏睡。有时在梦中我也会重遇过去在大周宫廷里的欢乐时光,和青两小无猜的光景,或是同耶律楚去微服游荡的日子,他给我画眉的时刻。然而往昔越美好,越衬托出今昔的寥落。那美好就成了刀子,一刀一刀细碎地剜着我的心;就成了火,一缕一缕反复熬煎着我的魂魄;就成了冰,一块一块慢慢冻彻我的血液。

    却是一阵嘈杂惊醒了我。兵器的脆响,军士的呼喝,女子的哭泣……是契丹兵又来了么?我猛然惊跳起来,浑身是汗。“杀了她!”这如野兽般的号叫如此熟悉,出事了!

    狰目四顾,我突然发现自己是在妃离宫,不是在被押往上京的路上……扯过床边的披风,搭在肩上,我直欲从床榻上扑下来,却一个踉跄,脚下虚浮,差点跌倒。

    “夫人!”是阿君从外间迎上前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焦声问她。她的双眼已是红肿:“夫人,你病得这样,快去躺着罢!”

    我不理睬她,挣着身子便往殿外而去——

    妃离宫大门敞开着。远远便可看见门口一名兵士正用尖刀架着一个女子,向她呼喝着——是阿碧!她竟出了……妃离宫!

    我情不自禁向她走去。身子被骤然扯住,是阿君从横刺里快步跟上来:“夫人,万万不可出去,你难道忘了大汗的命令?”

    心中的惊诧和恼恨顿时爆发,我转首便冲阿君大喊:“是啊!既如此,你怎么会让阿碧出了这宫门?”

    她哭道:“夫人病重,大汗又不在宫中。好容易拿钱买通了一个侍卫去报给黄总管。黄总管以探问病情为由召阿碧去问话。我拦着不让去。可阿碧犟得不得了,说夫人的病拖不得,到底偷偷出去了……谁知她刚出妃离宫,就被侍卫拿刀架住了!”

    我晃了一下身子,又急又气,举手便要打阿君:“这是有人在撩拨咱们出这妃离宫哪!你竟糊涂得拦不住她……”手却怎么也打不下去,只和泪一起软软地落下……

    阿君抓住我的手:“夫人!你打死我罢。你打了我,我还好受些!”

    “此时说这些还有何用?你跪下!”我凶狠地训斥她。她从未见我发这样大火,一慌,已垂首双膝跪下!就在这一瞬,我已下了个最大的赌注,拔足飞奔,只数步便踏出了妃离宫!

    宫外围墙边果然密密站着兵士,黑甲沉沉,环宫肃然!明晃晃的尖刀连成一片。见我奔出,全都立时戒备,刷一声拔出长刀!门前架着阿碧的那人见我忽然奔出,也大吃一惊!

    阿碧的双眼像要瞪出血来,声嘶力竭道:“夫人停步!”

    我心中早有主意,纵身便往那架住她的刀尖上扑去——那兵士不料我有此一举,一时错愕,刀迅速往后一缩。

    “死丫头,你出来做甚?”趁他尖刀的一缩,我一把拉住阿碧,把她向后一推,身子便拦在她之前。

    仅仅这极短的一瞬,数名士兵已冲到面前:“夫人!请让开!这女子违了大汗之令,需依令处置!”

    我抬眼瞪着他们:“违令的是我!不是她!”

    阿碧急得欲从我身后出来,但我紧紧抓着她,她又不敢用力甩开我。我回头骂道:“糊涂东西,还不进宫去!他们断不敢伤我!你要白白送死么?”她站着不动,我扬手便给了她一巴掌,吼道:“还认我是你主子吗?你快进去,我自有道理!”说罢狠命把她往门槛里一推——这一推用力过猛,我捂着一阵撕痛的胸口,喉头一阵血腥气涌上……

    “夫人……”阿碧还想要上前。我回身挣命般隔开她和契丹兵……

    阿碧,你不会明白……紫蒙川的熊熊火焰,至今灼烧我心,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我再不能软弱,再不能叫爱我的人去死,而自己无耻地活下去!

    阿君默默从门槛里把阿碧拉了进去。她的双目仍是泪眼模糊,但却似明白了我的心意。

    回过头,狠狠地瞪着身前的契丹兵。他们都举着尖刀,已在妃离宫前围成个半圆。

    一中年男子拨开前方数人,一直踱到我面前,彪悍的身躯挡住了光亮:“我们要捕这女子。夫人让开便罢,否则……”

    我对他微微一笑,极其轻蔑,身子挡住妃离宫门:“黄总管来得好快!我清楚听见大汗的原话是不得随意进出!她既出不得妃离宫,现在你也进不了!”

    他脸上掠过一丝恼色:“大汗也说过,违者不管是谁,格杀勿论!夫人也听清楚了罢!”

    “很清楚!”我响亮地回答,挺起身环视周围的无数尖刀,双眼绝不会有一丝畏惧,“我什么都怕,惟独不怕死。谁有胆量杀了我,不妨上前一试?”

    黄总管脸侧肌肉微微抖动。他转身大声向这些兵士喊话:“上回西门守卫的下场你们都是看到的!若敢不遵大汗之命,等大汗回来后问明白了也是斩首!今日必得按令行事!”又扭头对我道:“方才念在你是夫人,才以礼相待……若再阻拦,休怪我不客气!”周围这些兵士见他如此说,都如野狼般慢慢围拢上来。

    原来耶律楚果真不在宫中。怪不得有人等不及了!“好啊!黄总管你尽管不客气……只不过,先要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我的语调更像是冷冷的嘲笑。

    “你当我不敢吗?”他声音更加暴烈。我道:“大汗在时,黄总管一向恭顺有礼,称我一声真真夫人。今日……哦,让我来猜猜,是你的主子按捺不住了……叫你来演这一出逼宫!何不让这戏份更精彩些,叫你主子现身罢!”

    他气得面色发青,回身怒吼道:“还不快上前杀了她!”

    “哼!”我亦怒喊道,“谁敢动我?大汗若真有杀我之心,在抓住我那夜便杀了我了,何必等到今日?黄总管既受人指使,非要致我于死地,为何不亲自动手?想叫这些人一起动手,到时来个法不责众?你太小看大汗了,他杀上数千人也不眨眼的,回来一定将你们全部处斩!”

    他得意地笑起来:“我等是奉命行事,大汗怎会杀我们?”

    我笑得比他更欢:“是么?等大汗回来,妃离宫里人一定告诉他,黄总管你如何在这宫前逼死了我!大汗只要对我尚有一分余情,便绝放不过你们!当然,”我又道,“你为防妃离宫里人乱嚼舌头,今日也可以冲进宫去将他们全杀了。不过那样杀人灭口的话,且试试大汗回来又会怎么说?”

    我身子虽比他弱小得多,然气势凛然不可侵犯,说话掷地有声。众兵士竟一时不敢上前。黄总管站在原处,似乎也有些许畏色。

    我赶紧放柔语气道:“黄总管,得饶人处且饶人。此次我忤逆大汗,确实令他发怒。但未知日后大汗必定不会回心转意。你今日高抬贵手,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与宫中众人感戴黄总管,他日必定涌泉相报!”

    我欲赌黄总管看在往日耶律楚待我的宠爱上还能有所忌惮,但是宫墙后却徐徐转出一个丽影:

    “黄总管不用担心,大汗归来后,我自会回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