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五十二章 荼蘼(上1)

章节字数:3201  更新时间:09-12-20 10: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入夜时分,天边一声雷响,像是落下的巨锤,滚动,轰响,震得人身体猛一收缩,滂沱大雨铺天盖地压下来……阿君执伞而归,身上仍是湿透。她取出胸前的衣襟里藏着的笺纸,还带着捂热的体温,边缘已濡湿。

    “大汗……没有看?”满怀的期待陡然落空。我双目凝在这笺上,已是错愕。

    她低下头,眉眼间是深深的不安:“看了。大汗说,夫人的心意他知道了,请夫人早些歇息罢!”

    “他没有召见我吗?”她摇摇头。

    “也没有说要来?”她仍摇头。

    我的身体委顿下来,慢慢地软在长榻上。我的风寒还没有好,昨日到今日都是强自支撑。突然就觉得身子要垮掉。

    “萧总管……他怎么办呢?”我喃喃道,“真可笑,我甚至已想好,见到大汗要怎么说……”抬头望着天空的大雨,“不成,这事拖不得,我要亲自去。”

    “夫人,别去!”阿君拉住我,“雨这样大,等小些再去罢!”

    我推开她手坚决道:“我意已决,你不要拦我!”别过头道:“阿碧给我拿伞来。”阿碧默默立在一旁,听见我唤她,却也不动。我有些生气:“好啊,你们一个个都难使唤了!”赌气自己走到外殿里,有个穿黄衣的小丫头正当值,却是个面生的,便胡乱召她来:“你叫什么?”丫头低了头,自称小月。我便道:“小月,你取了伞来给我,我要出宫去。”她倒伶俐,不多时给我拿了伞。我也不招呼阿君阿碧跟随,自己径直走进雨中……

    风,雨,混在一处,连成一片,到处都黑沉沉冷冰冰,一切的东西都被裹在里面,辨不清哪是宫墙,哪是路,哪是殿宇。四面八方全乱,全响,全糊涂。直直的雨道,扯天扯地的垂落,双眼朦胧看不清,只是那么一片,一阵,像地上落下了无数的尖刀。举目四望,天地已混沌,空中的河往下落,地上的河横流,一切都惊慌失措,一切都如同大难临头。

    我一路走来,并不很远,但裙摆已湿透,冰冷彻骨地粘在身上。龙泉宫外有女官正要往宫里送奶酒。我忙拿一个金裸子塞在她手里,拉着她恳求道:“烦掌事通传一声,就说妃离宫的真真求见大汗……”

    那女官见了我却有些惊异,但随即点点头入内自去了,不多时轻手轻脚出来道:“夫人来得不巧,此时大汗恐不能见你。”

    我垂首道:“我可以等。”说罢收起伞,立在一边。

    那女官见我执拗,只好说道:“方才大汗召了新进的美人侍寝,不多时便要来了。夫人怕是要空等,不如明日再来罢!”

    忽然,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撕碎天空的胸膛,一片惨白。天空发出山崩地裂般的雷声。雨势似乎更猛烈,永远永远也不会停……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好像是别人在说话:“……我可以在外面等着……”

    过了两盏茶时间,才见侍女们执灯引来一位盛装的契丹女子,双颊红艳如三月桃花,不胜娇羞的样子。两个侍女搀扶着她步入龙泉宫。我让过一边,目送着她的背影,晚风把碎发送到脸畔,遮住我的失意和伤心。

    殿里的灯火不多时便灭了。我呆呆立着,双眼盯着自己的脚尖,一直盯到鞋上绣着的蝴蝶似要挣脱鞋面飞了起来。令人难堪又难熬的一个时辰这般漫长,好容易才听见殿里似又有了低低的说话声,我再忍耐不住,趁那女官不注意,自己在窗上扣了三下,向内唤道:“大汗,我是真真,请见一见奴婢罢!”殿里没有声响。那女官已经唬得不行,脸都白了,连连对我摆手。又等了片刻,殿门却向内开了。方才那侍寝的女子走了出来,披散着长发。那女官忙叫了人扶她去了。

    我的心砰砰直跳,终于听到宫里沉沉道:“进来。”

    走进殿内热烘烘的,像是方才的无边春色仍然留有余温。我不敢抬头,生怕看见他衣衫不整,然而还是忍不住抬头,看见他果然穿着寝衣,肩头搭了件长袍,背朝着我,负手立在床前。

    “奴婢真真叩见大汗!”恭敬跪下,端正地给他磕头。

    他熟悉的清冷声音响起,却带着异常的冷淡:“你来这里做什么?”

    “求见大汗。”

    他的语气隔绝而疏离:“这么晚了,什么事?”

    我又给他叩首:“只是想……见见大汗……”

    他似乎是冷笑了一声:“那么你已经见到了!”

    我对着他的背影哀婉恳求道:“大汗,我是真的知错了,我不该跑出宫去,我再不会跑出去了……”

    他浑身上下都透着寒意,仿佛离我很远很远:“你是不该跑出去,但该死的并不是这件事……”他并不回身看我,只扬了扬手:“你去罢,若心不在这里,我也不需要你的人……”

    “大汗!”胸口的汹涌狂潮漫卷而来,帮我把戏演得更加逼真,“那么大汗是否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出去呢?”

    他身子微微一动,已转过身来,双目乍然与我的视线相触——许久未有的四目相对,却已变作这般情形……

    我澹然举眸,泪光中声音越发凄婉:“大汗宠爱我……是因为故王妃罢!因为我和她一样来自大周宫廷,或许是,我们都会跳梨花舞?又或许……”

    他厉声道:“不许再提王妃的事!”

    “是!”我垂首道,“大汗说,心若不在这里,那么也不需要人。我和大汗一样,也不愿意做别人的影子……”

    他口气异常的生硬:“我并没有把你当作别人。”

    故王妃的这条路被他死死封住,怎么也走不通。于是我只得说:“那日奴婢在马厩里看见大汗和律妃娘娘了……大汗道我的性子太过倔强,道我的忠心和情意不及她一半……那时节,我才真的心灰意冷了……”

    他淡然的双眸中倏地一亮,忽然有了些许热度:“你是因为这个……才跑出去的?”

    “是!”我说,“大汗有那么多的女人,而奴婢,奴婢只有大汗……大汗不在宫里,奴婢连命也几乎保不住……只能在心里喊着大汗来救我……大汗能将给其他女人的情意分给律妃,为什么不能再分一点给真真呢?”

    我话未说完,他脸上已现动容之色,身子犹豫着晃动了一下,突然数步上前拉起我,手抚弄着我的脸颊,话语也变得温柔:“你实在太傻……若你心中有我,我还要其他女人做甚?”

    我越过他的身子,清楚地看见大床上凌乱的被褥毛毯。他方才还在这里与新鲜的美人云雨情浓。心中惨然冷笑,脸上却露出受宠若惊的神色:“大汗……原谅奴婢罢!是我太任性了。若大汗不要我了,我比死了还难受!”

    说完这样的话,我几乎要扇自己的耳光。他却好像很受用,俯下身把我紧紧搂在怀里:“……你哪里知道我心里的难受……看你身上都湿了……”

    身体挨得这样近,我没有注意他在说什么,只闻见他身上还留着女人脂粉淡淡的甜香。而我生有奇癖,性好过洁,是从不用香的。

    他抱起我,走到床边,把我放到床上,欲解开我左胸前疙瘩扣。我按住他的手:“我自己来。”嘴唇不自然地颤抖,却仍保持毅然的口气,从床上站起来。

    他眯起双眼,表情有些意外……而我站在床边,把白色狐裘脱下,让它慢慢滑落到脚边。

    这是我最后残存的一点点尊严。以这样企求的方式,在刚刚欢好过的大床上,被还带着其他女人味道的男人占有……我,绝不能接受。

    所以,至少让我自己来掌握以怎样的方式被凌迟。

    耶律楚是不会明白的,他只是热烈地看着我一件一件地脱衣,好像卸下情感的伪装。

    我把身体转过去,解开蔷薇色的中衣,露出脖子到肩头缓和的曲线。我今日贴身穿的不是抹胸,而是绣着鲜艳纹饰的粉色肚兜,紧贴在胸前微微的隆起上,散发着少女的气息。

    我双手伸到背后,挑开肚兜的系带,拉下肩膀上的细带。用双手掩饰胸前,背对着他,身体微微颤动。

    他迫不及待地拉过我,唇便向我侵来。我偏过头,避开他:“不,不要在床上……”

    “鬼丫头!”他斥道,拉着我来到火盆边。地上铺着一大块厚厚的毡毯。火光映照着我雪白的肌肤,给我周身涂上金色的光辉,掩去我双颊的苍白失色。

    他双目灼灼地盯着我,慢慢把我放倒在毯上。黑色的长发铺展开来,我感觉自己的睫毛在轻轻抖动。“你的确是使我着了魔。”他说道,自己飞快脱去寝衣,俯身急切地压住了我。

    我的身体和心灵一样干涩,他急燥的进入只带来钻心的疼痛。没能忍住一声闷哼,我紧紧咬住下唇,把头转开,注视着盆里摇晃的火苗,给身体带来一丝暖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火盆渐渐地熄灭了。空气里越来越浓的凉意袭来……

    “你回自己宫里去罢!”他躺在我身侧,声音比我进殿时更冷淡。

    我震惊,还未来得及向他求情——刚刚云收雨散,便要驱逐我么?

    “大汗!”我伸手想抓住他的手。

    他却冷冷弹开我的手,坐起来自己穿了衣服,又点亮了灯,回身久久地望着我,眼神有些森冷有些酸涩,似不定的流光:“你算准了我的心意,却没有算准你自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