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六十章 珠迸(中1)

章节字数:3062  更新时间:10-04-11 14: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行!”我身体一晃,“无论如何,不能算计孩子!

    萧史让开了些,声音透出凝凝涩意:“事到如今,殿下还要怀抱这妇人之仁?”

    我微微侧目,呵斥他道:“大周宫廷里多少这样血淋淋的事?绝不能,你我绝不能这样丧尽天良!你就死了这条心罢!”

    他面上掠过一丝阴影,骤然间竟有些疾言厉色:“小人斗胆说一句,公主既然见多了大周宫廷里的尔虞我诈,就该知道在这样的争斗中永远不会有什么温情脉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若殿下不是不够狠辣,怎会以天子亲女而被谴和亲?今日又怎会落到这番田地?”

    我浑身一震,顿时双手冰凉,几乎连气都透不出来,只以手指着他:“你……”

    他一时也自觉失言,慌忙跪下:“殿下息怒!但只请殿下想想,若是你有了孩子,律妃能容他生下来吗?从你入宫起,她就一步一步算计你,把你一直逼到绝境!”

    骤然想起那日在死狱中的惨害……我双睫颤动,疑问和愤恨同时涌起:“的确,若不是你那滴血认亲的法子,我怎得脱身?但你我,怎么可能真是兄妹?”

    他像是在斟酌着言辞,良久方道:“殿下与我……当然不是兄妹,其实是我做了手脚。”

    我冷笑:“果然!”

    他微微变了颜色,注视着杂乱的荒草。

    我逼视他道:“是你给律妃下的套罢!你的心机城府,实在是……那日来救我时你就想好后着了吧!但为何开始时不用此着,竟冷眼看我被他们生生逼成那样!”

    见我语气激烈,他立时俯下身子:“殿下恕罪!并非忍心看殿下受逼迫。你我为兄妹这样的说法实在难以取信与人。若在平日,耶律楚怎肯轻信?一定会百般设法查证。更何况旁边还有律妃在。那日殿下对他说出那般决绝之语,又持刀自尽。我看他神思恍惚,肝胆欲裂,这才敢说!”

    我急声问道:“你是怎么做的手脚?”

    他略略沉吟才道:“渤海验贞洁的秘术,在水中加入女子之血。若血珠凝结,便为处子,反之则已失身。后来便有女子在水中作假,水中加入白矾,血便凝结,加入清油,血便散开。”

    我坚决摇头:“休要糊弄我,那日你决无机会在水中下料!”

    他被我的话所迫,迟疑了好一会,只得说:“其实……秘密在……我给殿下的药里!”

    我吃了一惊,发恨道:“可真会把握时机!这药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当日还以为你是为了救我才去寻的解药!”

    他惶恐,低了头跪着,眉眼间烟水迷蒙:“那药确是玉蟾液,只是其中加了两味东西,并不会伤殿下千金之体。”

    失望之情漫上喉头,嘴里都是异样的酸苦。

    他又缓缓道:“白矾……再加硝油,可凝体内之血。三日之内,无论与谁的血一起滴入水中,都会相融……”

    原来如此,却仍难以置信,我凄然而立,双手发颤:“你才是棋高一着!我,律妃,还有耶律楚,我们的心思,全在你算计之内!你说耶律楚狡猾,其实他怎么能同你相比!我知道你家人受那样荼毒,你必是痛不欲生。却没想到你会不择手段到这般地步!”

    他抬头凝视我。就在这一刻,我竟撞见萧史的眼中和我一样,也满是伤痛、沮丧、愧疚……却又突然换了坚定的肃容:“诚然,现在的我,越来越狠毒残忍,越来越心如铁石。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人。谁愿意这样?谁没有过深深爱慕的人?谁不向往着同一家老小尽享天伦?然而,渤海人已经做了亡国奴。契丹人的铁蹄在渤海国土上践踏,杀我们父兄,辱我们姐妹的人,却要对他们俯首称臣,顶礼膜拜!在国家危亡的时刻,我宁愿选择卑鄙,选择狠毒,选择不择手段!为了复国,为了把契丹人从渤海土地上赶走,我,绝不会后悔,也不会退缩!”

    我想要责怪他,却实在地理解他全部的仇与痛!一路走来,这仇与痛早已深刻入我肺腑之中,永难弭除——不经意间,泪已在面颊上蜿蜒成河……

    过了许久,才听得他道:“我看殿下之苦,不过是为一个情字!”

    我看向他,浑身像浸在冰水里。

    “其实殿下……也是有些手段的。是因为……这是耶律楚的孩子才不愿下手吗?方才我故意试探了这么多,殿下都不为所动。我还以为殿下你,真的已然对他无情……”他的眼神里绞着失望之气和疲惫之色:“当日殿下与我相约挽救扶余百姓,却对他生了情意。若他不欺骗你,怀疑你,我也不想再使殿下为难。可是,律妃要杀你之时,他在哪里?纵然如我方才所言,他确实宠爱殿下,情愿为殿下得罪述萧两族。但殿下也是个明白人,应当知道,宠爱不过是过眼云烟。即便他立你为侧妃,但若有一日他知道真相,还能容得下殿下?华阳公主是圣上亲赐正妃,当年他对华阳公主之爱远胜今日待殿下。但当契丹反叛之时,他不也照样下得杀手?听说罪名正是暗通大周内廷!”

    野风吹起我的裙边和腰间飘带,肆意舞弄蹂躏。我伸手紧紧撰住这飘带,它却仍在指间随风轻颤,极力地挣脱我……

    “前车之鉴,血泪未干!殿下啊,一个情字蒙蔽了你的双眼。那日你对他说我与君情义如此发,从此相决绝时是那般坚定豪气!我敬重那样的殿下,仰慕那样的殿下。那样的你,才是真正的大周公主,才是大周最尊贵的千金之体!”

    这一刻,我已是羞愧到了极点,软弱到了极点。木然地垂下手,悔与痛相互交叠缠绵,我的心像风中飘旋的枯叶蝶……

    “都放下罢!殿下,你是大周的公主,你脚下是数百万大周臣民!看看这渤海旧宫,看看这屈死的冤魂!难道殿下还有什么放不下……”

    我移动步子离开他,抬头仰望苍穹。那带来稀薄的一丝暖意的红日早已坠下,不知何时,繁星已缀满天空——那冰冷银河洒满心的碎屑,永远地分开了牛郎织女……那不可逾越的距离,永远地让两人只能相对而立……

    “……是,你说得没错。我是经历过宫廷斗争之人,却在和律妃的争斗中屡落下风,甚至几乎性命不保。是情使我变得软弱,变得愚蠢……我以为我已经放下,却……但我实在没有法子再去争斗,也没有力气再去弄计……我只是个无用的可怜的女子,让我安静地走完最后的日子罢……”说到最后,我已是泣不成声。

    不知何时,萧史站起来走近我身边,把他的长衫披上了我的肩头:“殿下,你不是无用的可怜的女子,自从你和我成为兄妹的那一刻起……你已经成为渤海第一大将萧错之女……从此后,你是渤海复国的希望。怀抱这个梦想的人都将唯你马首是瞻……”

    我抬起眼,愣愣地看着他。

    “而耶律楚也一定会比从前更宠爱你,也一定会排除万难立你为侧妃!”

    我扭过脸:“他不过是……觉得愧疚!”

    萧史慢慢地摇了摇头:“殿下还是心地纯良,太过天真!并不是因为什么愧疚之心。耶律楚灭渤海后得兵数万,单是养这数万人马所费食粮就叫他焦头烂额,但渤海未完全降服之前他还不敢用这些兵。另一方面,他必须倚重述律家族,却又猜忌着述律羽之。所以,他急需一股势力来平衡述律家,并且安抚渤海人心。你,就是他最好的机会!册封你,我们萧家从此扬眉吐气,纵然还不能与述律家平起平坐,但至少也能成为朝中另一股势力;而册封萧错的女儿更是拉拢渤海各方势力的最好手段。若有了子嗣,渤海人更会拥立这个孩子……”

    我终于恍然大悟,心中更痛得厉害,忍不住厉声道:“怪不得……你要处心积虑将我变成你的妹妹……怪不得……耶律楚会一反常态向我表白,那样深情……我还以为……你们各怀心事抱负,无所不用其极,可是我,我却成了什么……”

    他面色戚然,双眼发红。

    我伸手一拂,把他的长衫拂到地下,自己便转身向着天福宫的方向走去——

    “殿下!”他在身后轻唤我,“我救不了殿下……殿下却能救我渤海万民……或许还能救大周万民……”

    “放过我罢,让我死得安宁些。”我没有回头,加快了脚步。

    “述律家不会放过你!即便耶律楚没有查你,述律羽之也已谴多路密探前往大周,分别查问殿下的身世下落,以及如何来到东丹!只要查出一丝破绽,我当日之计就全盘毁了!我已是……淮南王留在东丹最后的内应……”

    我猛然站住了……

    (各位看官,由于本人的操作失误,导致第五十九章珠迸上2发了两次,造成不少读者买了两次文,所以再发了这一章免费的补偿大家,对不起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