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九十四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下10)

章节字数:2698  更新时间:10-09-12 21: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雪益发大了,似白盐乱撒遮蔽天空,在风里挟裹成团,于山谷间东游西荡。

    山谷边际,地势已变,近处低丘起伏,远处高山环伺。道旁错落高低的乱石披覆着白雪,在夜色中影影绰绰。

    身后数骑悄然飞驰而至:“萧将军,黑鹰军跟上来了!”

    萧史凝望大山之间的隐隐灯火——鹿儿关肃立一如当年,似巨大的野兽潜伏黑暗中,森然欲择人而噬。他转首吩咐身旁侍卫道:“看来,我们只能向周军借个道了!”

    我心中暗暗发紧,有不祥之感。

    更近些,已能看清:关门锈迹斑斑的铜锁死死咬住,坚不可摧。居高处,守关周军银甲烁烁,虎视眈眈。

    他取出羊皮纸,以炭笔写就数语,张弓搭剑,一声疾响,利箭带着铃羽,射入城墙。

    不多时,城墙上亦有回射来的箭矢。

    拾箭的兵士捧箭急奔而来,那箭矢尾端,赫然一抹青羽。

    萧史取下绑在箭杆上的信,依言读来,脸色渐沉。

    “将军,周军怎么说?”一副将在旁恭敬询问。

    萧史并未答他,反而凑近我。他口中热气呼在我耳侧:“要委屈公主了!”说罢便伸手剥除我的外衣。

    “你做什么?”我惊叫,不知他于众目之下意欲何为,尽力躲闪,无奈手被缚住,只能任他施为。

    外衫落在地上,他令手下取来军服,胡乱披覆在我身上。硕大的黑色斗篷蒙罩在头顶,彻底隐去我的容颜。

    “你怕有人认出我么?”我恨恨道。

    萧史瞥我一眼,声音低沉平静:“公主该期望最好别被认出来!”说罢把我推下马去。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手下快步上前,把我拉到他身边。

    萧史又低声吩咐一两句。队伍中站出一个和我身量相仿的年轻女子。这女子捡起我被剥脱在地的外衫穿上,踩蹬上马,与萧史共骑。

    根本不及说什么,一根黑色宽布条死死勒住了我的嘴,绑在脑后,使我发不出一丝声音。

    庞大的吊桥吱吱呀呀地响着,重重落地。鹿儿关,这扇和亲路上的大门,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此刻,沉重的铜门竟然缓缓地向内打开。

    队伍开始有秩序地入关。我坐在络腮胡子身后。他放马慢慢走着,混在一群骑兵中间。而萧史与那女子走在队伍最前列。

    虽然宁静得只闻风雪中的马蹄声,却有悚然之气从四下传来——是浓重的杀气,如刀剑出鞘。关内陈军列阵,四周高低明暗处都伏有精兵。身处其间,如同步入猛虎的喉咙。

    座下之马也似察觉了什么,缓下步子,警觉地竖起耳朵,不安地低嘶一声。

    马蹄声声踏心。一阵雪尘散溅,周军兵将已如潮水涌至,将我们团团围住,正中留出一条通道,直达萧史马前。

    一匹通身雪白的骏马扬蹄跃出——正是裴青策缰勒马。他在马上稍侧过身子,视线扫向萧史所带领的整支队伍。

    他与萧史开始交谈着什么,从两人的神色可以猜测话题并不轻松。

    络腮胡子凝神持缰,暗暗将我抓得更紧。

    裴青伸鞭指向萧史马后的女子,萧史脸色大变,忽然扯过马缰要走,而裴青立时发难。陡然一阵暴响,周军便冲入契丹军中。马嘶人喊,一时混乱。

    “伏下!”络腮胡子喝道,将我身子按倒鞍上。我什么也未看清,只听一声尖啸,旋即有劲风擦脸而过。

    前方周军人数众多,但分明是冲萧史身后那名女子而去,将他的座骑围得水泄不通。萧史持戟几番冲杀,都无法突破。

    又一次围击,周军两名骑手拉开绳索一拦,将那女子揽下马来。众将蜂涌而上,将她拿住。

    萧史一见失了这女子,神色激愤若狂,号令着身后契丹骑兵数次反冲,都被周军击退。

    混乱中,他忽然做出了决定,猛吹一声口哨,契丹骑兵闻声立刻开始撤退。挟持着我的络腮胡子一直落在队伍最后,此时也策马随队奔跑起来。

    而周军也缓下步子,并没有追击的意思,竟似得了那女子,便要放契丹军过关了。

    只要跑出鹿儿关,我就更无法摆脱萧史的控制。此刻双手被缚,无法动弹,只有险中求生。我使出浑身力气,突然提靴对准马的肩胛猛踢一脚。马陡然受到惊扰,猛地一跃窜到路边,仰起头来烦躁不安地打着响鼻,又惊恐地左右晃动脖子。络腮胡子有些惊慌,用力拉紧缰绳,狠狠一夹马肚,马前蹄顿时腾空。我就势从马后臀滚了下去。

    络腮胡子脸色骤变,猛探身下来抓住我一只胳膊。我就势伸腿勾住一根缰绳,马头猛然被扭转过来,两只前腿失控地跪下,然后沉重地跌倒在地。

    就在这一瞬间,我奋力挣脱了抓住胳膊的铁爪,一边躲避着不停踩踏着的马蹄,摇摇晃晃地立起身来。

    还未站稳脚跟,我就踉踉跄跄奔跑起来。身后马蹄声交错,夹杂着阵阵乱嚷。我奋力向周军阵队跑去——雪地中深一足浅一足,不知跌了几交,浑身是雪,如同疯妇。

    只恨路长!

    陡然一条长鞭绕住我的腰。我受惊回头,竟是萧史不知何时窜到我身后,伸鞭勾住了我!

    心中激荡与绝望充溢,陡然令我不能自已。终于还是逃脱不了他的魔爪!

    然而萧史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不顾一切对我的追逐已经引起了不远处周军的注意。一队周军骑兵已经快速包围了上来!

    他使鞭将我拖上马背,座骑骤然发力,惊电般跃出,向前冲去。

    风声呼啸,眼前一切飞掠如电。耳边是紊乱的喘气声,剑光划过处,绰绰的银甲身影,如鬼魅而至!

    萧史将我完全挡在臂弯下——最后一眼,我只看到逼近跟前的白甲,眸子森寒,劈空刀光挟一刃雪白迎头斩来……

    陡然一声马嘶,我的身子已冲下雪堆。惊魂未定中,我看清这马已被砍去了一双前蹄。它的伤口还在喷溅着血末!

    萧史也跃下了马背,伸手来拉我!我用尽全力向旁边一滚,躲开他的手。

    “你不能落到裴青手里,他一心要杀了你!”我听见萧史声嘶力竭的声音,却义无返顾地扎挣着爬起来。

    可是此刻我才感觉身体的疼痛,才迈开步子,眼前一暗,又倒在冰冷的雪地中。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用刀割开了绑住双手的绳索。我双手软软地垂在雪中。再不多时,绑住我半张脸的黑布也被划开了。

    “是个女子!”有人喊了一声,我努力睁开眼。

    身边有人在说话:

    “那契丹头子这么拼命夺这女子,看来身份不一般……”

    有人靠近我蹲下来,脸侧的发丝被撩开。“是汉人。”探看我的人补充道,“姑娘,你是谁?”

    我吃力地眨动眼睛,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喉咙里含糊了很久,才轻吐出一句:“我要见……裴青……”

    周围的人低声讨论着。一会儿之后,有人把我搀扶起来,架着我缓缓向马匹走去。

    我半躺在马背上。马没有走向鹿儿关中,却走向更远更远的方向。我有些昏沉,仿佛又回到了和亲的时候……

    长长的河……水流的声响……河滩边的厮杀……全军覆没……尸体沉浮……高高的火刑架……

    公主,你要活下去!

    这扑面而来的烟尘……

    骤然睁开泪湿的双眼,我蓦地坐起身子——

    在这熟悉的河滩边,在曾经焚烧过全部伤痛的焦土上——分明耸立一个堆满柴薪的火刑架。那火刑架上,又分明绑缚着一个女子。长长的铁链环绕在她的身体四周。

    她穿着我的外衣,而数人正往柴薪上浇油。

    火刑架下的男子手执熊熊的火把。雪白的祭服与天地融为一色,唯有眸子摄人。那双眼,再不是清澈透明若温玉,而是仿如万丈寒潭般幽深无底,映出丝丝来自地狱的火焰!

    这不是回忆,这不是梦境。如此清晰的疼痛,从心上残忍地划过……

    “住手!”

    (这章不要钱,补上章多买的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