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谁主乾坤  第二十三章 牵肠散(中3)

章节字数:2967  更新时间:13-01-12 18: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的女红很有长进。

    软丝绵的裹足袜,白绸的中衣……都随绣娘学着自己做起来。最难做的是裘皮,又厚又硬,两寸长的针都扎不过去,拿板子抵着,手上还是扎出不少血泡。可是裘皮暖呵……小小的脚包裹在裘皮软鞋里头,一丝寒气都透不进。

    孩子穿的戴的吃的用的,都要亲自料理才放心……等耶律楚归来,见到我做的这些物事,必定大大地吃惊。

    我想起曾经替耶律楚做的袍子,不由微笑起来。

    突然,肚子里轻轻动了一下。不敢确定的惊喜。是……是孩子么?还是我的错觉?

    我一动不动,只把双手按在腹部,期待再一次感受到新生命的讯息。

    更漏滴滴,似远似近。我连呼吸都屏住,胸腔里砰砰的心跳声越来越明显。

    期待着……终于,轻轻的,肚子又微微一动,有些痒,像是小脚在踢动,仿佛向我炫耀:“喂,母亲,真的是我!”

    我呆住了……膝上绣的小小合欢褂濡湿了一片,才发觉自己正在落泪。

    没有哽咽,没有抽泣,只是眼泪一颗一颗掉落,像雨点啪嗒啪嗒地打在合欢花上……我的胎并不很好,稀稀落落地见了几次红,都是用药才止住。前些日子经了这些事,更是雪上加霜。自己知道不可忧思过度,却总是情不自禁想着念着。孩子的这轻轻一动,到底让我心里踏实多了。

    “不知你是男是女,所以娘做了红色的小褂,又做了青的……你生下来的时候天气热,穿个小褂正好,肚子不能着凉了……合欢花你喜不喜欢,若是男孩,会不会嫌太花了,不如还是绣翠竹……不好不好,还是等绣娘来了问问她初生的婴儿绣什么纹样,指不定有讲究,用什么图案来压压邪……”擦完泪,我开始絮絮叨叨,自言自语。

    母后,你的弄玉,也要做母亲了呢!昊儿要做小舅,二哥是大舅,呵呵呵呵……

    啰嗦完了,又自己傻笑一阵。

    “殿下殿下……”瑶琴心急火燎冲进帐来,“皇上回朝了!”

    “什么?”我一下子从榻上站起来,“什么时候回来的?”

    “怕是昨夜已归,今早已在前朝议政了。奴婢也是去内务领物品才听说的。满宫里都在议论北边忽然就平了。这皇上得胜归来,怎么也没有仪式庆典,就直接上朝了。”

    我既惊喜,又一阵迷惑。他平安归来,这是多么大的喜讯,而我,竟然一丝消息也未得知?

    “从前在大周,别说御驾亲征,就是辅国将军回来,也是京城外三十里就夹道相迎。劳军,犒赏,庆祝,总得有个把月。皇上可好,偷偷摸摸就回来了,都不告诉殿下一声,害你成天担心。这还是皇上自己的帐子,既回来了,也该先来看殿下。”瑶琴的语气似很有些不满。

    是啊,环顾四周,怀胎后,我一直住在耶律楚的皇帐里。他若是昨夜归来,怎么没有进来呢?

    转念一想,一定是军务太繁忙。不在上京的日子,该积压了多少政事!他现在是一国之君了,若是一回来就直奔我这里,反倒让人看了不舒服。我该更体恤他才是。

    我又缓缓坐下来:“回来就好,皇上自有皇上的道理。契丹不同于咱们大周,凡事没那么多讲究。瑶琴你不可妄议皇上。若是外人听了去,岂非又生事?国事重要,等处理完了,总会回来的。你吩咐厨房做些合皇上胃口的吃食。挑新鲜的食材,不要太滋腻。”她方才也是冲动,此时自悔说话冒失,忙应了去了。我想了想,又叫住她道:“等皇上来了,叫他们在帐里焚些姜花。”

    姜花产自南方,制出的香清幽宜人,闻之能使人倍感心情舒畅。想他来了,定然欢喜。

    时间缓慢地流淌着,心却逐渐焦急起来。

    “阿君,参汤好了么?”夜深了,我在烛火下抬起头。阿君点点头:“早已好了,煨在银炉上。娘娘放心。这已经快二更天了,还是先歇下了罢。”

    “皇上那边还没结束么?”我又问。

    派去打听的侍从告诉我,下午已经罢了朝,晚间转在不远的军帐里继续议政:“左相、右相,几个将军都在。”

    更鼓冬冬地敲打起来,已经三更天了……

    我不放心,又叫人去问,回来说:“议政都散了,皇上就在前面帐里同耶律将军说话。”

    又等了半晌。“我去看看。”我还是忍不住,重又站起身来。我太急切想要告诉他,孩子已经会动了……他一定会如我一般高兴罢!

    “外面雪大极冷,殿下不要去了罢。”阿君忙上来阻止我。

    “不妨,只是几步路,叫瑶琴搀着我便是。”她便去取了伞、护耳与披风。瑶琴小心地替我穿戴上。

    说是几步路,因着雪大,也走了好一会儿。因为已是内宫,帐外守卫并不多。我一看,是耶律寒几个手下,倒都是面熟的。

    这几人待我甚是尊重,在雪地里就下跪行礼。我忙摆手道:“不必传报了,我在外帐等一等罢。”

    侍卫们替我揭开帘子,自己并不敢进来,仍旧站在雪中。瑶琴瞅着这架势,道:“奴婢也在外头候着,不要坏了规矩。”我不忍她受冻,便嘱道:“你先回后帐去罢,这里自然有人服侍我回去。”

    打发了她,我解下披风,雪簌簌地落下,被暖暖的炭火一烤,立时化成地下的一摊水。说是外帐,和内帐不过是一帘之隔。因有耶律寒在,我思忖着揭帘子进去太唐突,便静候着。过会子耶律楚议完国事走出来,一眼瞅见我候在这里,该多高兴啊!

    “原来皇上要替太后依汉制发一年国丧,是为了这个。”耶律寒的声音响起。

    耶律楚恩了一声,非常低沉。数月不见,想看看他的念头难以抑止。我凑近帘子,双手扒在帐上,从细窄的缝隙望进去——

    耶律寒背对我立着。耶律楚坐在圈椅中,下巴隐隐有青色的胡茬,双眼发红,看上去很是疲惫:

    “几十本折子,都是咬住雪灾之事不放,左右二相又是这样态度,真是难办!”

    耶律寒转过身来,我才看清他神色凝重:“耶律炀这样死了……北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耶律楚的脸色有些难堪,又问:“上京这里民意如何?”

    耶律寒摇摇头:“很不好,流言四起,都说公主不祥。”

    耶律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原来他们正在谈论我。

    “不管民意如何沸腾,眼下无论如何不可刺激周朝。这点,右相还是明白的。”耶律寒默然片刻,又道,“皇上不必过于忧心。”

    “立妃的事,既然暂时不能办,先不要告诉公主。她知道了只怕又要闹。”耶律楚的声音带着些许酸涩。

    耶律寒忙点头道:“是,末将令他们都闭紧嘴巴。”

    我像是被兜头浇下了满身的冰雪,冻得浑身一颤。

    原来耶律楚久久不归,是在这里为整个契丹对我的不满而伤神?还有什么立妃的事不能告诉我?

    紧紧抓着帐子,腹中有轻微的绞痛,似蛇一样蜿蜒着爬上来,透体凉毒。

    耶律楚微微眯起眼。他伸手在面前的长案上,拳头松开又握紧,语气中带着愤怒:“都是周朝在后乱我心神,否则……周朝皇帝垂垂老矣,什么东西,也敢逼迫我!”

    耶律寒也鄙薄道:“太子更不中用,一个痴呆孩子……”

    一个……痴呆孩子……太子……是景昊么……他什么时候,是谁把他变成了一个痴呆孩子……

    他们终究没有放过他么?

    我举步想踏入帐中去问个清楚。就在伸手掀帘的那一瞬,我听到了几声冷笑。这笑声如此刺耳,像双耳中生生被灌进了滚热的铅水,痛得我几乎要大声呼喊出来。

    这是耶律楚的笑声!

    短短一瞬,我的力量就好似燃烧殆尽。双手无力一松,垂落在身侧。

    我进去问什么?为什么大周太子会变成痴呆?

    多么无趣的问题呵!

    我终究是个大周人,不是么?良久,我才茫茫然转过身,揭起帘子,向帐外走去。

    有人向我走来。

    “走开!”我斥道,“契丹人,都走开!”

    “不要碰我……”我喊出声,用尽最后的力气,把一个上前来试图搀扶我的侍卫推开……

    惶然举目,周遭却是整片整片的白。哪里是来时的方向?

    一步……一步……走不出的困局……

    整片的白色里逐渐蜿蜒开一道鲜红,温热的,疼痛的,揪心的……一双双眼睛浮在空气中,惊忡不定的眼神……还有嘴在大声呼喊,也浮在空气中……我看得见,却听不见呼喊的声音……鲜红的蛇信子继续蜿蜒着缠绕我,从下腹开始的绞痛,越绞越紧……雪蒙住了我的眼睛,身体直直地倒下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