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谁主乾坤  第二十九章 归去来兮(中1)

章节字数:2967  更新时间:13-01-12 18: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刚建成的北塔比我曾顶礼膜拜的南塔更巍峨高大。塔后是香烟袅袅的佛堂。三重三进,殿堂深阔,供奉着不同佛像。

    绕过大殿,有一个清静小院。僧人垂首开了院门。院内洁净清雅,除了几声婉转的鸟鸣,再没有别的声响。一棵大树冠盖繁华。佛门清静地,连翻飞的落叶似也沾染上氤氲的烟香。

    树下,有一人背对我而立。他虽轻袍缓带,却掩不住周身隐隐散发的锋芒。我一眼便认出了正是右相述律羽之。他果然很“凑巧”地也来到北塔佛院。

    他一动不动,似未听见我入院的声音。我启口唤道:“述律丞相。”

    述律羽之缓缓回转身来,定睛一看是我,慢悠悠捋了捋胡须:“不知公主殿下也有雅兴来此,真巧。”

    “是啊好巧。”我淡声答道。他并未向我行礼,这也在我意料之中。我玩味着“公主殿下”这个称呼,走近几步。看清述律羽之笼罩在大树阴影下的面容,我带了一丝讶色:“右相大人印堂发暗,眼下生青,可是有烦心之事?”

    他微微一晒:“原来殿下还会相面。”

    我也轻笑:“本宫能为丞相大人解忧否?”

    他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公主有何见教?”

    我看着述律羽之,一句一句慢慢地将他在朝堂上的奏报吐出:“昨天早朝,右相奏言,推行新政以来,北方多有滋事之人,说什么公主是南方和亲的政策,而公主手刃耶律炀,与契丹体制不和,是为北方变乱之根,还请陛下斟酌。本宫记得前些日子,大人还在朝上力主本宫为后。现在突然改口,是八部酋长已经达成和议,请丞相代为言之么?”

    述律羽之神色一变,随即冷冷一笑:“前朝的事,公主很是关心啊。”

    我轻叹了口气:“不能为皇上分忧,是丞相之大罪过啊。”

    他面色不虞:“本相对皇上一片忠心,日月可鉴。”

    我道:“如今契丹南北合一,皇上一心改革弊制,推行新政,丞相本应大力支持,却因一己私心,使皇上为难,北伐失利,怎不是大罪过?”

    述律羽之的脸色立刻转青:“公主何出此言?”

    我走开几步,拈一柄新叶轻嗅:“新政的第一步,部落兵权要全部收归国有。丞相如此忠心,述律部可曾交出全部兵权?”

    述律羽之轻咳一声。我知他早就为此事烦心。契丹和大周不同,平日并不养兵,将士全在部落之中。一旦有战事,才向各部征召人马。当年的黑鹰军,大半都在耶律述律两部之中。契丹南北大战,黑鹰军已灭,述律部元气大伤。耶律楚又久有收编部落兵力,统一国家兵源的打算。若是他从南部入手,述律羽之恐怕很难向族人交代。

    “再者,就是朝廷。南北面官制乃先汗遗志。且观从前契丹,拿主意的都是耶律家族勋贵、各部酋长。而如今,那些有战功的奴隶,那些从部落中抽调出来的年轻将领,那些饱读诗书的汉人都在朝堂有一席之地。朝廷还是只有耶律述律族人说话的地方么?”我来契丹五年,慢慢才知道,那些跟从耶律楚南征北战的很多年轻将领,都是部落里的奴隶。比如萧显、李德威都是。立国之后,耶律楚给了大量有功的奴隶自由之身,甚至提拔他们给予将军高位。这在各部酋长和耶律述律勋贵眼中,简直就是颠覆契丹国本。

    在朝廷和军队的问题上,述律羽之心中,不会没有不满。他多年支持耶律楚,怎么肯让自己的一切付之东流。我接着道:“现在朝廷有了独立的刑部,酋长们还能想杀谁就杀谁么?按皇上预想,接下来还要设立户部,各部的人口,钱粮,牛羊都要归朝廷所有。等一个如同大周一般的国家建立完成,各部落就将被彻底拆散。酋长们可愿答应?所以,他们反对新政,这也是北方一直支持耶律炀的原因罢。如今,看南方已胜,推翻新政无望,便拿本宫杀耶律炀之事大作文章。他们料定皇上不会舍弃本宫,想借此讨价还价。皇上岂能久容他们?皇上亲征北契丹,本为降服部落,为新政推行扫清障碍。丞相多年辅佐皇上,劳苦功高,难道有朝一日还要受他们拖累?即便如今和议,纳八部之女为妃,生子者为后。若新月妹妹未能生子,让他族捷足先登,述律满族的荣耀……丞相可甘愿将多年心血得来的一切,拱手送于他人?”

    述律羽之不置可否。

    我向他欠一欠身,这是身为公主对臣子最大的礼节。“丞相,”我道,“我愿弃后位,不使皇上为难。我亦有一策,可保述律全族南方利益无丝毫损害。”

    述律羽之目光深沉,隐露讶色。良久他才道:“那么公主所图为何?”

    我幽幽道:“我要的东西很好办,但只有丞相能办,上书为耶律史讨封赏。”

    述律羽之一直并未多言,对我戒备很深。我对合作一事本不抱过多期望,不过一试。毕竟冰冻三尺,我们彼此的仇怨岂可轻易解去。

    于是我说:“丞相若有多顾虑,本宫便告辞了。”他仍未答话,我略福一福,便调头而去。

    刚至院门,身后传来述律羽之低沉的声音:“不知公主要为耶律史讨什么封赏?”

    我回转身,述律羽之正转过头,目光猜疑。我道:“耶律史守护天福有功,皇上曾答应给他辽河以北,鸭绿江以南的封地,还许他五万牧马。请丞相进言,劝皇上为全耶律族兄弟之谊,兑现昔日承诺。”

    我忆起当时耶律史强求耶律楚给他五万牧马,耶律楚确实应他。怎奈他不肯信耶律楚,继续胁迫我南进,并将我失在裴青手中,使耶律楚身中毒刀,险些丧命。因此大战之后,耶律楚将耶律史驱于辽河以北,算是给了封地,却不曾正他族名,更未给他牧马。这些前后因缘,述律羽之未必全都清楚。

    这边述律羽之听闻我要五万牧马,皱眉道:“给他这么多马?大战方歇,谈何容易……这事难办。”

    “如若好办,何用相请丞相?”我淡淡一笑,笑容里却并无悦意,“本宫要为丞相做的事,更不好办。”

    述律羽之侧目道:“以公主圣眷之隆,要什么不是轻而易举,为何托付老臣?”我恻然一笑,涩涩开言:“此乃政务,丞相提出,才最为合适。”

    他怀着戒心,再三探寻我为何要为耶律史谋求封赏。

    我道:“各取所需罢了,决不与丞相为难。”

    暮鼓沉沉地响起来,告诉我们时间已晚。

    述律羽之仰首,看着天空中飘散的香烟,那是敬奉神灵的人们燃起的祷告。他似闲闲提起,声音听起来那样冷静:“公主耳目灵通,一定知道老夫今日为何来此了。”

    我目视他身上素服,悚然惊觉,岂唇想说些什么,却觉得说不出口,只能默然肃立须臾,然后离去。

    回到宫中,我将会面的情况告知了耶律寒。他道:“宰相肚里能撑船。没想到右相愿意与娘娘合作。”

    我忧虑地看他:“你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

    耶律寒点点头,说:“知道。述律砺的忌日,右相才会去北塔寺院。”

    我紧蹙眉头:“这件事右相不会善罢甘休。我,你,耶律史,述律羽之一刻都不曾忘记谁杀了他的儿子。你……千万要小心。”

    耶律寒虽口中称是,神色中却并未有什么惧怕之意。

    隔两日,他带来朝上消息。耶律楚论功分封耶律家族。其中,以守天福有功,封耶律史为辽东王,赐牧马五万。

    耶律史也很快派人传消息给耶律寒,作为酬谢,他愿暗中护送我自辽河南下,绕过回纥,回到大周。

    但真要回到大周,还有重重的困难。首先,我还欠述律羽之一个国策。

    但是我和耶律楚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从大雪纷飞的冬季一直到四月。

    我怕见他。我去意已决,却肝肠寸断。每晚入睡,我都习惯性地寻觅那一个温暖的怀抱,坚强的臂弯而不可得,心知或许在余生的日子都将不再有熟悉的气息在颈边围绕。这样的忧虑像毒蛇缠绕心头,以致夜夜失眠。他也不见我。他或许也是刻意冷落我。因为去我的呼声在朝中和民间如此激烈。尤其是北方。

    我沿着新修的宫墙盲目地走,脑中塞满纷繁复杂的各种念头。春日的风吹拂在面上,竟无一丝暖意,依旧是那么寒凉。

    “娘娘娘娘!”“娘娘娘娘!”

    横里窜出个小宫女:“娘娘,大事不好了!”她奔得气喘不已,发髻都散乱了。我顿时止步。一阵杂乱的脚步,几个侍卫也向我疾走来:

    “皇上遇刺!还请娘娘速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