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四海八州冷雨摇  第001章 往事如风

章节字数:2796  更新时间:11-01-16 11: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木琉国,凌云殿,西苑有一青竹小筑,取得一个好名,为“子矜轩”。

    “他们的相遇,就像是戏文里唱的那样,美得让人掉眼泪……”宛若神仙去处的子矜轩中传出一声轻叹。

    正值盛夏,百花绽放得无比绚烂,嫩枝竖条衬着娇滴滴花瓣儿,红的、黄的、紫的、蓝的……缤纷色彩满眼缭乱,惹来彩蝶翩跹,黄莺婉转。

    最是那一目枫林,映着灿灿阳光,像是天和地都燃起一场大火。

    子矜轩内,萱花窗旁,设有贵妃榻,木琉国当朝女帝端木紫凝,此刻就侧身躺在上头,手背托颔,懒懒地半阖着双眼,缓缓道:“那日的阳光啊,也像今天这般,淡淡的金黄,像是初春嫩黄的新叶,细风吹呀吹,比娘亲唱的歌谣还要动听。柳岸河堤,白石拱桥,富家千金的马车打那经过,突然挂起一阵大风,将她的手绢儿吹走,就像是命运的安排,手绢恰巧落在一个年轻公子的肩头……”

    两个粉衣宫娥站在女帝身后,雪脂般的玉手执着凤雕香扇,轻轻摇摆,送去阵阵细风,带着幽幽檀香。

    阳光渗透进薄翼窗纱,在房间每一处角落洒下柔光,满屋子纸醉金迷。

    茵茵繁华正浓时,香气氤氲如闺梦,端木紫凝的神态愈发的懒散。

    这时,一个粉衣少女迈步自门外走进,长得俏丽可爱,乃是女帝身旁最受宠的两名内侍女官之一,名唤蓝澄。

    蓝澄移着细碎的莲步走来,手上端着水晶盘,盘上盛着玉珠饱满的荔枝,下边垫着一层薄冰。

    八月,天噪,日暑,还有什么比冰镇荔枝更令人沁脾的?

    或许,真正沁脾的不是荔枝,而是送来荔枝的人——太傅颜无霜。

    听到女帝又在说着故事,蓝澄掩嘴笑道:“这次说的是什么怪东西?是那肚子里能装着人在天空飞翔的巨大鸟儿,是喝了黑色的水跑得比千里马还要快的马车,还是能上演各种感人戏曲的神奇小箱子?”

    端木紫凝道:“不是跟你说了么,那些是飞机、汽车和电视。”

    蓝澄道:“反正都是陛下胡乱杜撰出来的东西,奴婢记得那些作甚?……嗳嗳,这次说的是什么,要是还那么无稽之谈,奴婢也不情愿听了。”

    打扇的粉衣宫娥笑道:“蓝姐姐,圣上这次说的是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呢!”

    蓝澄来了兴致:“爱情故事好,奴婢喜欢听,比那些什么大鸟啊神奇箱子要来的有趣多。”端着托盘在贵妃榻前坐下,双膝伏地,一脸的期待。

    少女的情怀总是诗,偏爱那些浪漫而又忧伤的故事,才子佳人,花前月下,总是百听也不会厌。

    殊不知有些故事不仅仅只是故事,还是一个已经走得遥远的女人募然回首,那略带伤感的回忆。

    端木紫凝叹了一声,继续用这个世界的人所能够理解的套子说起自己的往事:“那富家千金本是县城首富的女儿,从小金枝玉叶锦衣玉食,而那年轻公子只不过是个落魄书生,家道中落,弟妹尚幼,还有一个患了重病的高堂老母要照顾……”

    “门户是一道高坎,是云与泥的距离,遥远更胜生与死。但是爱情来了,谁也无法阻止,撼天动地也要把手牵住。他们最终相爱了,也在花好月圆的时候,说着动人的情话……明明是那些被人说了千万遍的甜言蜜语,却怎么听也不会腻,幸福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蓝澄一边剥着荔枝,一边道:“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真实的幸福啊。”

    端木紫凝的手指略略弯曲,窗外花丛中有一朵牡丹花“卡擦”一声断枝,攸然飞入她的手中。

    她望着指间的牡丹花,叹道:“牡丹花开虽美,花期却短。这世俗之事啊便如这牡丹,好景总难长。富家千金与穷书生相爱,终被她那个蛮横自利的父亲知晓。首富当下勃然大怒,觉得这是件有辱门楣的事,于是就想尽办法要拆散他们。”

    “他做了什么?”蓝澄担忧询问,就连身后摇扇的那两个宫娥也不由顿住了手。

    端木紫凝将牡丹花插在蓝澄的发髻间,低下头含住她为自己剥好的荔枝,吃完后又将核吐在她拖开的掌心上。

    香甜润了口舌,这才说道:“那首富说:‘傻女儿,那穷书生爱的不过是父亲的万贯家财,从来不会真正爱你。’富家千金当然不信,首富接着就跟她打了一个赌,用一箱子黄金去试探书生的真心。要是书生接受黄金而选择离开她,那么就是她输了;如果书生拒绝黄金,坚持跟她成亲,那么她就赢了。首富还说,输了的人要答应为赢了的人做任何一件事。”

    蓝澄忙问:“那书生做了什么选择?”

    端木紫凝眼中流露出悲伤:“书生最后选择的是金灿灿的黄金,而不是爱情。”爱情,早已经廉价得不值一文了。

    蓝澄怒道:“他怎么可以这样!”又紧张追问:“后来呢?”

    “后来啊……”端木紫凝想了想,继续说道:“后来富家千金心如死灰,应下父亲为她安排好的亲事,穿上最美丽的嫁衣,点上最迷人的妆容,坐上最名贵的马车,去嫁给一个自己不爱也不爱自己的男人。”

    既然注定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为什么不在悲伤来临之前,就故事彻底地结束?

    “然而,在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了无生趣地活着等死的时候,书生突然在人群中出现,他像发了疯似的一路追赶她婚嫁的马车,喊着她的名字。”

    夏菡……夏菡……

    “他喊得声嘶力竭。但富家千金最终没有停下马车,对她而言背叛的人没资格获得原谅。书生伤心欲绝,失魂落魄地站在马路上,一辆马车疾速奔来,他来不及躲,就被活活撞死了……临死前,书生都不肯闭上眼睛,眼角含着红色的泪,反复地说着对不起。他说:我不能辜负养育之恩,只能背叛尊严,但我从来没有背叛过对你的感情,我一直一直,都深深地……”

    “爱”这个字他还来不及说出口,就已经再也无法开口了。

    也许这就是一个人最大的悲哀,总是在失去之后才会知道,自己失去的究竟是什么,等到想挽回的时候,就已经永远没有了机会。

    “鞭炮还在喧嚣,喜乐还在嘶叫,一个生命早已无声无息地消失,富家千金奔下马车,趴在书生的尸体上失声痛哭……在她的逼问下,她的父亲这才说出真相,原来书生的母亲病突然恶化,她的父亲就当着书生的面羞辱了他们一家人后,又利用书生的孝心,诱惑他收下黄金,为他母亲治病……误会的开始往往都很小,总是在浮躁而敏感的世界里被不断地扩大。书生当时可以解释,但他没有,富家千金可以听他解释,但她也没有。所以那个简单而又笨拙的真相,就留在了生命最后的那一刻。”

    一个温吞了半辈子的傻人,这一生做得最为悲壮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爱情。

    只是人都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爱情就算活着,也只是活在寂寞里。

    毕尧,真是一个傻瓜。

    端木紫凝回过神来,发现众女无一不俯首啜泣,泪湿了衣袖,“那富家千金实在是太可怜了……”

    端木紫凝听了,简单笑笑,如果她没有在这个世界遇见她的师傅颜无霜,并在十六年的朝夕相处间对他动心,渐渐地忘记爱的伤痛,或许就连她也会觉得自己很可怜。但没关系,现在她有师傅陪在身边,已经足够了。

    “来啦,来啦!颜大人来了!”

    内侍女官伊蕊儿从门外跑了进来,喊道:“圣上啊,颜大人已经过了轩辕门,很快就要来到子衿轩了!快快快,快起来沐浴更衣!”

    众人纳闷,为什么要沐浴更衣?

    伊蕊儿说:“要想让太傅大人成为皇夫,就要让他放下世俗成见;要想他放下世俗成见,就必须要让他爱上陛下;要让他爱上陛下,就必须要让他意识到,陛下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小丫头了,而是一个高贵美丽的女人。”

    怎样去证明是一个女人?

    伊蕊儿的狗屁主意是——脱光了衣服给他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