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何以倾天下(完结)

热门小说

卷一 入世  第二十五章 醉酒·蛊惑

章节字数:2717  更新时间:09-12-12 1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西越君王潇炳承高调的摆庆功宴,玄色绣金龙袍高坐主席,冷酷的精眸看着向自己弯腰一礼回到座位的南祈太子。

    他要的是贵为南祈太子臣服屈辱,然而,他得到的不过是一个不卑不亢、不痛不痒的使节国礼。这一刻起,他眼中闪过狠厉,或许,他该给这个南祈太子一个终身难忘的质子生涯。

    潇炳承,一个成功高傲的君王,目光掠过被一帮将士围着的秋洛风,唇角勾起一抹冷厉的笑。

    潇旻煜虽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但他却来的很晚,心底的排斥,甚至痛恨,痛恨自己是这场宴会的主角是他……

    午夜梦回,是那人清浅的容颜;过度的关注,超乎寻常的在意;连日来的踟蹰,盘绕在心头的絮乱;潇旻煜知道那是什么,但他情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苍寒山上,清雅瘦削的身躯,清爽如风的气息,柔软微凉的唇,缱绻缠绵的交颈热吻,总是在不经意间在脑海回放,印入心间。

    他知道那是一种禁忌,但他却无法抗拒,灵魂深处的无法抗拒!

    盛宴国酒,陈年佳酿,美酒龙皋,香醇冷冽,潇旻煜垂头一杯一杯灌进口中,入喉冷涩,入腹却是火热。他低垂着头,埋眼酒间,不看大殿内那人窘迫的处境,但那边的疯言醉语仍旧不放过他——

    “秋殿下,酒杯那是娘们用的东西,酒就该大碗的喝才够劲。”

    “靠,看不出来殿下唇红齿白、细皮嫩肉,风一吹就倒的,喝起酒来这么豪气……”

    “来老子再敬你一杯……哦,不对,是一碗……呵呵……”

    “张信,滚开,老子来!秋,秋殿下,我,我见过你,那天苍寒山上……老子最见不到那些个比娘们还美的男人了,虽然你小子长得比祸水还祸水,可……可老子不讨厌你……呵呵………”

    炎宏雷傻笑,难得有机会能放开肚皮糟蹋宫廷佳酿,边打饱嗝边发酒疯,将手中大碗一摔,抱起酒坛,嚷道:“碗喝酒算什么,要喝就整坛喝……”

    秋洛风抬眼扫过层层围着他的热血将士,自三王子潇岚煜一阵猥亵的搭讪,并挑起敬酒之风后,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批了。

    秋洛风淡淡的看着眼前不断变换的人脸,接下似永无止尽的酒杯酒碗,面不改色的一一饮下。

    一班将士的眼神有之前的鄙视轻蔑,转为不屑不服,到现在的几分敬佩。

    勾起手边的酒坛,秋洛风无言的倒入口中,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不知道还有喝多少酒,视线有些朦胧,头有些晕,四周的空气中定然飘溢着浓郁的酒香……

    但,很不错的“活动”,很不错的方式。原来酒可以这么喝,喝的这么畅快肆意。秋洛风笑了,笑的蛊惑妖魅,颠倒众生。

    “妈的,你不要笑了好不好?笑得老子心痒痒,真是妖……”炎宏雷被眼前面带红晕,凤眸潋滟,酒入衣襟的人笑得心血滂湃,差点就把持不住。

    只是,炎宏雷“妖孽”二字未出口,便被一杯冷酒泼醒了三分酒意。

    “炎宏雷,你给本王醒醒!”

    “是那个王八羔子活的不耐烦了,敢泼爷……”炎宏雷酒意正酣,哪听出是谁在说话,愤怒的转过头,只是一眼,炎宏雷剩下的七分酒意在看清来人冰冷的面貌后瞬间灰飞烟灭。

    “王、王爷……”炎宏雷瞬间僵直身躯,手中酒坛跌落在地,摔的粉碎。说来这炎宏雷天不怕地不怕的,却独独敬畏潇旻煜。

    “滚回去闭门思过,一个月内不要让本王见到你的死样!”潇旻煜面罩寒霜,铁着脸训斥道。

    “王爷,炎将军只是……”一旁的众将士也都回过神来,忙出言求情。

    一直细心留意到潇旻煜异常的江静云这时也开口道:“王爷,他们只是尽兴罢了……”

    “闭嘴,静云,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看看他们现在这幅德行,统统给本王回家思过,免得出去丢本王的脸,我潇旻煜手下没有这种嗜酒如命,打了一次胜仗就不知姓谁名什的兵。”潇旻煜心中满是窝火没处发,这群兔崽子居然还不安生!

    江静云眼色一沉,王爷他动心了吗?……

    震撼于潇旻煜的骤然火气,众人闻言皆面露愧色,个个神情肃然的跪下埋头,一时间,喧闹的大殿死寂,无人敢出声。

    骤然的安静,迷离的秋洛风看向周围唯一立着的人,面露疑色。

    潇旻煜见对面的人目光涣散迷茫,目光转下,脸色不禁更黑三分。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却清爽的酒香,带着那人独有的气息,让潇旻煜有那么一瞬间怀疑那清爽的香气是由那人的身子里散发出来的。

    莹玉般无暇的脸色泛着红晕,水溢的凤眸微眯,却收尽万千潋滟,折射出蛊惑人心的流光;白皙的脖颈几道酒流淌入内襟,如瀑的乌发有几缕散落,沾上酒水,暧昧的贴在微敞的锁骨间;粉红的唇在酒水的映衬下更加红艳欲滴,秋风撩发。

    春光无限,眼前的人完全没有自觉,自己现在的样子能轻易的捕获忍心,勾起世间所有男人女人的贪婪的色欲……

    潇旻煜只感觉心中急火攻心,烈火在燃,黑着脸粗暴的上前扣上秋洛风的手腕,猛的扯入怀中,转头对着一直默许潇旻煜折腾的西越王。

    “父王,秋殿下醉了,儿臣送他回去。”安静的殿宇,回响起潇旻煜坚定的声音。

    潇炳承炯炯的目光盯着潇旻煜半响,道:“都散了吧。”言罢起身先离开御座,余光扫过潇旻煜怀中的白色身影,神情复杂……

    ****

    潇旻煜搀扶着秋洛风出了设宴的大殿,走的不是去遗阳殿的方向,而是直往宫外。

    夜风有些凉,怀中人的身子却炙热,周边仍旧有散不尽的浓郁的酒香。潇旻煜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宫,将秋洛风塞进自己进宫时坐的轿子,压低声音对轿夫命令了声“回府”。

    宽敞的官轿,在塞了两个男人的情况下不免显得拥挤。潇旻煜垂头看了看靠着他怀里安眠的人,绝美的容颜,即使醉酒,也显得很安静,眉宇间有着畅意的舒坦,仿佛只是一场平常的睡眠。

    灼热的空气中酒香充溢,潇旻煜眼中有过一丝的惊讶,但很快温柔的笑了笑,酒品真好的人啊!

    然而,潇旻煜的这个念头还没闪过,怀中的人的眉锁得紧深起来,依旧没有发出声音,表情依旧如常的平静,像是习惯的隐忍。

    潇旻煜心脏微微一紧,怜惜的眼神注视着秋洛风,放在他腰间的手不由的紧了紧……

    旻王府里的人办事向来利落,潇旻煜很快回到在自己的傲寒居,一进门就吩咐婢女准备好浴汤,潇旻煜半抱半扶的将秋洛风带入了自己的寝室。

    潇旻煜小心翼翼的将秋洛风放到床上,刚要抽身,不料手臂立即被人扣着。

    “不要走……”迷离的凤眼睁开,水光潋滟,艳红的唇道出仿若邀请的蛊惑。

    空气中弥漫着仿佛散不尽的酒香,浓郁而催长人的欲念。潇旻煜闻言身子猝然一僵,眼底仿佛有一团火焰在激烈的燃烧,嘶哑的声音问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是那个人吗?……为什么有熟悉的气息……”

    “那个人是谁?”潇旻煜脸色一沉,,不禁嫉火蔓延。

    “很奇怪,怎么会无法拒绝……”

    “你说什么……”

    “好吵……小蝶,苍蝇……”

    “……”

    事实证明,和醉酒的人永远是无法沟通的,即使那人是酒品很好的秋洛风也不例外。

    下人手脚轻巧麻利的准备好了沐浴的用品,潇旻煜看了看正闭目酣睡的秋洛风,不禁好笑,怎么会冲动的把他带回府呢?无奈的摇了摇头,潇旻煜抱起床上呼吸绵长的人向宽大的浴桶走去。

    醉酒的人永远是瘫软沉重的,炙热的身躯隔着单薄的秋衣传来阵阵灼热,潇旻煜左手抱着秋洛风让他勉强站立,喉头动了动,咽了咽口水,深深吐了口气,右手才向秋洛风腰间探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