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卷  第七章戏上

章节字数:4134  更新时间:21-12-31 09: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体重相较于上个月下降了十三公斤,人的气色也不如以前了!当初为什么选这样一份工作?”房间里一位妇女这样对着自己的孩子说话,她说的不是她的情况,而是她儿子的情况。

    张进涛边吃着母亲给他做的韭菜猪肉饺子,边聆听母亲爱的教诲;吃干净饺子后,他还不忘把最后一口汤也送入腹中。摸着自己的肚子,舒舒服服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妈妈,我吃饱了。”

    “吃饱了碗也不顺便洗一下……”张母唠唠叨叨的将张进涛的碗收入洗碗盆中,然后用厨桌上的抹布将餐桌擦拭干净:“有其父必有其子,两个人的懒惰程度是一模一样!”

    张进涛笑了笑怼道:“隔壁阿姨说我长相随妈!”

    张妈听张进涛这么讲,就很不服气了,她停下了手里的活,嘲笑道:“哈哈!你长得像我?老娘当年可是出了名的万人迷!十八岁出阁从千万人中选了你老爹,便宜了他!你在看看你现在,真能随我长怎么没听到你在外面有什么动静?”

    张进涛躺得正舒服,听妈妈这样数落他,便也不服气的说出更加大胆的话了:“你说你便宜了老爹,我看是老爹便宜了你!被你绑了二十八年,到现在还没解套。”

    “你说什么?小兔崽子有胆子再说一遍”!张妈提着两袋生活垃圾走到张进涛面前:“给你爷俩做牛做马做了二十八年还套牢你爷俩了?主子给奴才当奴才使是吧!滑天下之大稽”!说完后张妈还是不解气,她将两袋垃圾往张进涛脚边一放,气呼呼的说:“去倒垃圾!”

    张进涛见母亲生气了,只得移动他那修长的身体坐立起来,用灵活有力的双手提起两袋垃圾,灰溜溜的出了大门。

    现在时间是五月二十二号,周六、夜。张进涛站在社区外的垃圾桶旁,看着人来人往,他放松着自己。

    体重的降低是最明显的,然后是一日不如一日的精神状态,就是旁人所说的萎靡不振!在游戏中的每一次死亡可能会导致脑芯系统超负荷异常工作导致精神遭受重创,这点已经由新加入“邢书安”调查组的机构方同事所验证;严重的话可能会直接死亡,这一点由刘素心的死亡去验证。最大问题是,只要是有做过脑芯手术的人,一旦玩上《霸王赦令》就会不受控制的运用脑芯系统!只要在游戏中用了脑芯系统,身体机能就会十倍百倍的加速衰退!只要是在游戏中用了脑芯系统还死了的,精神会遭受打击,严重的会爆芯而亡!当然了,就算不爆芯而死,人一直衰弱下去早晚也会死。目前,这一连串的“娱乐副作用”只在

    《霸王赦令》里面验证,由于参与调查对机构方人员的身体和精神损害过大,机构退出“邢书安”调查组。

    在最后的最后,就是名为刘素心的玩家在游戏里“复活”了!这让人不免产生了疑问:邢书安是不是也有做过脑芯手术?当然了,尸体早已火化,全国脑芯手术人员资料里也没有邢书安的名字,对于其亲人的问话结果也是一问三不知,所以调查只能以假设或许有在境外或地下渠道去做相关手术。经过调查,还有一点可以确认,“复活”的刘素心和邢书安的行为高度形似,完全感觉不出来是原来的玩家,更像是没有交流能力、弱化版的人工智能。现在纠结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毕竟机构已经退出调查组,调查组失去机构的助力,解散也是早晚的事。这件事之后,健卫总中心已向全国的脑芯系统发出警戒邮件,游戏瘾大的玩家以后要安全的玩游戏除非科技进一步飞跃,不然可能得做复原手术了。

    机构通过系统发来新的任务讯息,张进涛打开讯息后看到的是一个名为正津焦延外贸的文件夹。在迅速浏览完文件夹里的所有文本后,张进涛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家。

    这里是位于上云城的一栋毫无时代感的大楼,这里没有公司入驻、没有物业管理,只有进进出出的黑衣人,他们自称为脑芯违规运用的预防与处理机构工作。

    在六楼的一间办公司里,一名右脸上有一块烧伤疤痕的老者闭着眼睛很安详的坐在职工位上;在他的身边,是一名体型高大雄壮的男子,男子看起来有些亢奋,灵魂就像在另外一个世界。老者名为高庆初,是脑芯违规运用的预防与处理机构的负责人,高大雄壮的男子名为钟楚雄,是机构的其中一名队长。

    钟楚雄睁大双眼,看着脑芯系统在他面前弹出的监控视频,对远在番境省、绮罗城、施厝区的机构人员下达命令:“目标已经到达现场,演员准备!”

    时间是五月二十五号周二,鬼长风在陌生人的通讯指引下提前一天就来到了施厝区施厝中央港。经过一晚上的充分休息,鬼长风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棒极了。他走到一台能提供早餐的柜子前,将自己的证件放在感应器上一扫,然后简单的输入一些确认信息后,一瓶牛奶和一大块面包吐了出来,落到柜子下的取货框里。鬼长风从货框内取出自己的早餐,愉快的吃了起来;当然,他跑那么远不是为了吃这个早餐,而是有其他事要干。

    一名身手敏捷、穿着喇叭牛仔裤光着上半身的光头男子从鬼长风身后慢慢靠近,抢走了他手里的早餐,飞快的往中央港街道中心跑去。鬼长风长那么大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哪里忍得了!他刚想对着身边的人求助,但反过来想自己那么大块头,被抢了东西还得求人不是很没面子?便自己一人追了上去。

    有时候人长得高不一定跑得快,鬼长风就是这样的人;那光头男子比鬼长风矮半个头不仅能不时回头看看有没有被追上,还可以连个气都不喘轻轻松松的跑得极远,这身体素质简直是运动员水平了。就在一处可以拐角进入巷子的丁字路口,光头男子悠闲的等着气喘吁吁而来的鬼长风,将他喝剩下的牛奶和面包丢进了垃圾桶,随后,掩面逃进巷子里。

    此时,从巷子里也出来了个人,和鬼长风打了个照面!没错,鬼长风正是因此人而来——刘阁心。

    海风吹拂的中央港街道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人,一名人高马大的壮汉和一名瘦弱的年轻人起了冲突。

    “求求你别打了”!刘阁心抱着满是肿包的头向鬼长风求饶道:“再打会死人的。”

    鬼长风看着越聚越多的乡亲父老,想想再平白无故的打下去会出事就解释道:“这人渣!赛车走近道、还对其他车手的饮食里动手脚是不是该打?”

    蜷缩在地上的刘阁心抽泣着,想用他的哭腔博得同情:“凡事都要将证据!空口白话谁不会说?”

    鬼长风听刘阁心这样狡辩就浑身是气,直接又是一脚过去,顿时屎尿横流,周围观众看得是目瞪口呆。鬼长风愤愤说道:“今天我就要你半条命,其他人早都知道你做了什么勾当了,早晚也会有人来取你性命!”说完又要打!

    正当鬼长风要下手之时,人群中有人高喊:“打人了,大家把那壮汉控制起来别让他跑了!助民员马上就到!”

    鬼长风听有人要出头,心想这里到底不是自己的地盘,被抓到就麻烦了!他很不服气的踢了刘阁心一脚,慌忙推开围观骚动的人群,逃了出去。

    见没有热闹可看,群众逐渐散去,只剩一名俊美的青年看向这里,此青年便是张进涛;他朝刘阁心走了过去,在他眼前蹲下,关切的说道:“你放心吧!刚刚我帮你把坏人赶跑了,医院的车马上就到。”

    刘阁心抽泣着,他吞了一口唾沫,在张进涛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哽咽中,对着张进涛感激道:“人怎么可以这么冷漠?但幸好遇上了你,我叫刘阁心,现在先谢谢你了。”

    张进涛早已摸透了刘阁心的底,所以对他刚刚的遭遇完全同情不起来,更何况鬼长风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完全是机构在当事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诱导所致,所以张进涛不仅不同情反而还想笑。在这单方面尴尬的气氛中,张进涛咬紧牙关,尽量让自己不露出笑脸:“我叫周涛。”

    刘阁心沉浸在悲愤之中,他用拳头击打地面,歇斯底里的怒吼:“我一定会报仇的。”

    刘阁心这样狼狈,张进涛觉得和他一起处在人流密集的人行主道路中间很丢脸,只得使点劲将他扶起,拉进人流量较少的巷子里。待刘阁心情绪稳定后,张进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问道:“刚那壮汉干嘛揍你?”

    “只怪我做事不够周密,才有现在这个下场”,刘阁心看着街景醒了一把鼻涕继续说道:“周哥,我看你是一副生面孔,不是本地人吧!出门在外先添加联系方式,以后有困难可以问我。”

    张进涛点点头,两人互换联系方式后,张进涛在刘阁心面前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阁心平时是个没有同理心的人,此刻的他居然可以看出张进涛像是要隐瞒什么,或许是张进涛演得太像是那一回事了吧。刘阁心抹干净眼泪,问道:“涛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张进涛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我……哎!还是算了,我们才刚认识。”

    刘阁心看张进涛这样,这会儿就急了:“涛哥,别说什么认不认识的;今天你救了我的命,就是天大的困难我也会全力帮你。”

    张进涛面露难色,回答道:“好吧!你既然诚心要帮我,那我也不客气了。”

    看张进涛要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困难,刘阁心做好了要帮对方一把的准备:“好、你说吧!”

    张进涛见对方进套了,便面不改色的说着早已编好的故事:“之前我是在秋山的品朔酒吧上班的,因为个人的一些原因,总有纠缠不清的人,无奈之下只能辞职。”

    “你这样貌确实会招来麻烦”,仔细端详张进涛后,刘阁心心情有些复杂,说不清是嫉妒还是羡慕;他脱口而出的问:“那你现在有工作嘛?”

    张进涛假装不好意思的回答:“很惭愧,目前还没找到中意的工作。”

    刘阁心自以为是的毛病又犯了,不假思索的说出令人不悦的话来:“毕竟之前是靠脸吃饭的嘛!辛苦点的工作肯定不会习惯了。”

    张进涛也不生气,只是看着眼前,淡淡的感慨道:“无所事事的这些日子,感觉人生失去了目标。”

    刘阁心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了一下衣冠,挺直胸脯得意的说道:“我堂哥刘恒心是万代家胜的总裁,不就是找份工作嘛,有什么难的!”

    听了刘阁心的这一番话,张进涛差点吐了出来!因为他平生最厌恶那种狐假虎威的人了;为了让工作顺利进行下去,张进涛只能继续装,来迎合刘阁心的虚荣心。他瞪大眼睛,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刘恒心啊!这可是名人”,随即又装出一副苦恼相:“可是……”

    刘阁心被张进涛吊足了胃口:“可是什么?”

    张进涛不想事情有任何差错,一脸认真的说出自己的“目的”:“实话实说吧!我本人并不想去太远的地方工作,可以的话,和你一起工作会让我觉得更安心。”

    听完后张进涛一番话后,刘阁心的笑脸上泛出一丝苦涩:“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他拿起自己的设备看了一眼时间说道:“我得到附近时尚店里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回公司开会了。”

    “救护车快来了,你不等等嘛?”张进涛拉住刘阁心的手。

    刘阁心的内心暖极了,他轻轻的依依不舍的拿开张进涛的手,然后拍着胸脯:“我身体好着呢!等我好消息,我想很快就会再见面的!”他含情脉脉的比了个以后要继续联系的手势后离开了巷子。

    张进涛有些懵,通过脑芯系统对远在上云城的钟楚雄吐槽:“你这款荷尔蒙香水是不是纯度太高了?”

    “哈哈!下次会给你准备淡一点的,一定!”来自钟楚雄的回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