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卷  第十二章流星下

章节字数:4743  更新时间:22-01-05 0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颠簸中,刘阁心从昏迷中醒来,车外淅淅沥沥的就像下着雨,空气中也有泥土的味道。刘阁心试着动了动四肢,发现自己除了被蒙住眼睛外还被固定绑起来。性命被他人掌控的感觉真是不好受,刘阁心试着喊了两声:“救命啊!救命……”!”嘭!”“哎呦!”一股力量振入他的腹腔,将肺里的空气压了出去!绞痛感和窒息感差点令刘阁心差点喘不过气来。

    车里传来恶狠狠的声音:“别白费口舌了,老实点!”

    刘阁心的胃因为刚才的一击隐隐作痛,有了这一击伤害,刘阁心明白了现在继续呼救无异于要受更多的苦;但正是因为受到了一击,所以就可以确认身边至少有一个人,大概率就是绑架他的黑衣人;如果这人可以正常的交流,那么至少可以获取一些情报来确定自己目前是否安全了。

    刘阁心缓缓的调节呼吸来缓解腹部和胸腔的疼痛,然后憋着呼吸对着腹部上的肌肉用力,以做好被揍的准备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等了许久后,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后,刘阁心渐渐的放松了身体;身体是放松了,但是精神一直是紧绷的。既然对方不想回答那个问题,那就换一个问题吧:“你们抓我要干嘛?如果是鬼长风和李络繁之流,有种就在比赛上赢我啊!””嘭!”“喝!”一股力量再度涌入刘阁心的腹腔,幸好这次做好了准备,才没了那种绞痛感和窒息感。

    路途的颠簸和被毫不犹豫的伤害令刘阁心又累又怕时,刚刚那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喝,居然憋气!小聪明耍得妙啊!告诫你啊!别反抗,天亮了就能送你完完整整活着回去。”

    对方的意思就是只要乖乖听话就不会出事?!理解了这层含义的刘阁心胆子又大了起来了;但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暗还是让人不能安心,他问道:“可以帮我解开蒙在眼睛上的纱布嘛?”“唔嗯”又一记重拳打在刘阁心的腹腔!这一击重拳令刘阁心明白:现在他就一任人宰割的牲畜,连哼哼的资格都没有。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外那淅淅沥沥的声音突然停止了;工具车就像开进了一仓库之类的处密闭空间,因为刘阁心隐约听到了发动机的回音。正当他还在想这一切什么时候结束时,终于,发动机的声音停了下来,刘阁心感知到一股向后的惯性,车停下来了;难道身后就是驾驶室?刘阁心这样推断。

    刘阁心被解开束缚,然后被人从车上架下来;在黑暗中走了一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止的路程后,四周亮堂起来。眼睛经过几秒钟的适应之后,刘阁心才看到在他面前的站着一名身穿黑大褂,尖嘴猴腮、眉毛稀疏的中年男性。

    中年男人用黯淡冷漠的眼睛看着乏力又惊慌的刘阁心,他扶了一下眼镜,然后将枯瘦的右手伸进黑大褂里,在自己的肩膀处饶了两下;他用一种没有任何情感要素在里面的声音说道:“哦!我差点忘了,不能让你看到我。”

    正当刘阁心还不理解中年男人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时,他感到手臂就像被针扎了一样,因为被两名黑衣人架着,他也不能做出有效的反抗!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袭来,刘阁心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在最后时刻,一头飘逸的金发在他眼前忽闪而过,此后刘阁心便不省人事了。

    海鸟的叫声随着海浪的波涛起伏声传入刘阁心耳朵里,一缕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他晕晕乎乎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沙滩的礁石边;摸了摸手袋,他拿出了设备看了一眼时间:六月七号早晨六点二十二。刘阁心摸了摸昨晚被揍的肚子,发现没有一丝疼痛,他艰难的站起身,感到有点头重脚轻;举目四望,他发现昨晚点的夜宵正放在礁石上。“难道说那只是梦,自己是失足摔倒在沙滩上的?”

    刘阁心疑惑的饶了一下瘙痒的头部,发现果然有了个鼓包:“既然是这样,那肯定是自己不小心了。”一股海风袭来,刘阁心感受到了冬日的寒冷;明明现在是六月,那出问题的肯定是自己了,在海滩上待一晚上,会出现这种症状肯定就是来源于感冒了。

    刘阁心趁着时候还早就去了趟医院拿点药,然后吃了早餐再到百货大楼换了一身红色西服,最后才回公司。

    “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旺?”有人在刘阁心背后这样对他说着,正当他回头后只见走廊里的同事来来往往,也没有人停下脚步要和他说话的样子;刘阁心摸了摸他光滑的下巴,淡淡的说:“是谁呢?但也不重要吧!”一想到昨日取得的重大成果,刘阁心有些自满起来,他嘴角不觉微微翘起,挺起胸脯打开陆可聪的办公司,走了进去。

    一张办公桌,一张人体工程椅,两排放书的架子,迎接阳光的南朝向落地窗子,还有就是张进涛和刘阁心自己,董事长陆可聪还没有来。

    “哎呀!”一见刘阁心开门走进来张进涛就满脸惊喜的大叫:“恭喜恭喜!听说你向传统机车组挑战还赢了!”

    刘阁心正好也春风得意,他毫不谦虚的说道:“赢的很轻松,那个时候我就是全世界地面上最快的人。”

    张进涛很是好奇的瞪大着眼睛:“噢唔?我听说对方开的也是鬼掣,按道理说是势均力敌才对。”

    一听张进涛正在质疑自己,刘阁心就满脸的不高兴:“这其中的道道你还不够格知道,继续锻炼吧。”

    张进涛没有从刘阁心嘴上套出个所以然来,他不但不气馁反而还装出一副期待的模样:“你上周的表现不知道会受到董事长什么样的褒奖。”

    刘阁心飘飘然,他半睁着眼睛瞧着张进涛:“我也不指望董事长对我这样的小成就有所奖励,毕竟迄今为止的对手我都看不上,我的目标是成为世界第一的机车手!”

    正当刘阁心沉迷于对未来的幻想之时,张进涛隐约闻到一股药材的香气,他稍稍往办公室门口一瞄,原来是那仙气飘飘的陆可聪走进来了。张进涛立马收敛起笑容,他站直了身子毕恭毕敬的说:“董事长好!”

    见张进涛这一举动,刘阁心也不辨别真伪,就如同受到惊吓的公鸡一般缩着身子低着头,往门口方向转了个身;心惊肉跳的说:“董事长好!董事长好!”

    陆可聪只是点了点头,他走进办公室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挽起袖子,把手放在桌面上,盯着桌子上的一个划痕思考许久后,才对着二人回答:“好!”他用右手食指敲了敲桌子,看着刘阁心,困扰的说:“昨天比赛你闯祸了,我也不说你闯了什么祸,你这次回去好好反省。”

    刘阁心点头哈腰,连连说是,往门外退去。

    “就这?就说一句话?”张进涛满脑子的疑惑,他站在办公室里等着,等着看陆可聪还会说什么。

    陆可聪见张进涛还不走,便对他摆摆手,让他也跟着刘阁心一起出去。

    正当张进涛走出公司大门,刘阁心就从大门外左侧迎了上去,与他汇合。张进涛将刘阁心拉到一监控死角轻声问道:“怎么感觉周一这早会纯属浪费时间啊!就讲一句话;还有,你在董事长面前怎么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一声嗡响,有只硕大的昆虫在两人之间来回盘旋,刘阁心细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咬着苍蝇的蜘蛛被细腰蜂叼起;见此画面,加之张进涛这么问,品味刚才在办公室陆可聪所说的话后,刘阁心心慌起来。

    他双手合十于腹不安的搓揉,两脚一软蹲在原地,往事历历在目:旧日被公司派驻玛里帝国的淫逸生活就如同昨日一般,因为经受不起诱惑出卖了公司的利益,在事情被暴露后,他的一名前同事因此被杀鸡儆猴,切碎丢入大海。恰巧就在刚刚,刘阁心收到了来自于陆可聪秘书兼女儿陆婷婷发来的讯息,胸口突然出现的绞痛感令他直冒冷汗,他点开讯息看到如下内容:“因为在比赛中没有限制加强芯片对于机车的影响,锡马动力的鬼掣从此以后将被禁止参与各类赛事,相关车辆也会被强制被锡马动力回收。”

    “看来昨天的事情真的是搞砸了,董事长陆可聪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把自己剁碎了丢海里吧?如果直接辞职离开这是非之地或许能一了百了吧!”刘阁心按住疼痛的胸口思来想去,他拍了一下脑袋:“但是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在社会上被报复?况且这种夸张的事情如果没有有效证据助民中心还帮不了什么忙!既然横竖不能摆脱公司,那么还不如像以前一样忘记所有,只做自己想做的。”刘阁心想通后从口袋拿出通讯设备,点开对沈鸶的单方面聊天记录递给张进涛,双手饶着耷拉着的脑袋说道:“我希望你能帮到我!”

    张进涛翻了翻刘阁心对沈鸶的聊天,除了尴尬还是尴尬;为什么拿这些给他看,到底要帮什么,他一点头绪也没有;难道说沈鸶和陆可聪有什么微妙的关系?“沈鸶怎么会和陆可聪搭上关系?”张进涛自个寻思后便运用系统快速翻阅沈鸶和陆可聪的档案资料,得出了两人没有关系的结论。但刘阁心既然会给他看这个,也一定有什么隐情在里面;虽然接下来要说的话对于沈鸶这个女同事来说有点不礼貌,张进涛还是毫不犹豫的问道:“这女的是董事长的情人?”

    刘阁心听到这备受打击的消息后,红着眼睛绝望的抬起头:“什么?沈鸶是董事长的情人?”

    被刘阁心这样反问,张进涛只好详细的说出自己的推断:“不……不不,我是问你这女的是不是董事长的情人?你是不是搞地下恋情被董事长发现了,所以才那么怕董事长。”

    张进涛一说到董事长的事刘阁心就全身发怂,但是他也总算明白了刚刚两人进行了互相误解的对话。刘阁心歇斯底里的大喊:“董事长的事情你不要叽歪那么多,重点是沈鸶!沈鸶!她一直不理我,我都要疯了!”

    “所以说,这人只关心自己的需求,一开始就当我说的话是个屁?”再一次看懂了刘阁心的张进涛气得胸闷气短,他满头的青筋暴起,用布满血丝的眼球瞪着刘阁心,假笑道:“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

    看张进涛这吓人的外貌,刘阁心当场就愣住了,因为他完全搞不懂为什么对方的情绪会这么激动:“你是怎么呢?”

    “我怎么呢”?张进涛反问自己,直到从刘阁心那通讯设备的光滑外壳上看到自己那夸张的表情,他才收敛起自己的失态;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卧底工作上生那么大的气。他振作了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刘阁心所说的话上面:“你是要寻求我的帮忙嘛?”

    张进涛这变脸的功夫让刘阁心开了眼,但这并不是他关心的地方,他关心的是,接下来的对话好像可以正常的开展了。刘阁心眼巴巴的看着张进涛要求道:“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沈鸶在哪里,我想和他见一面。”

    不仅要帮他搞事业,还得帮他讨媳妇……就算是亲生的也没有几个父母能做到那么极致吧!张进涛在内心深处对于眼前这奇葩的过分要求嗤之以鼻。他迅速将眼前发生的事情传达给了沈鸶,然后将手上的设备还给刘阁心,回答道:“如果有真实联系方式的话,是可以追踪到人在哪里;但是,我们的工作怎么办?是要暂停嘛?”

    “业务上面的事情出了点差错,所以这星期的工作是很难进行下去了……”

    这几天在刘阁心身上花费的物力精力实在再多了,张进涛自己觉得已经做得足够的完美,没想到对方来了一句有差错,这还能忍?他立马插入对方的话:“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别再遮遮掩掩了”,他忍不住的伸出双手抓住刘阁心的衣领愤怒的说道:“这不止是你的工作,也是我的工作!”

    刘阁心不敢将视线对着张进涛的脸,毕竟错在他使用加强芯片还全力赢了比赛,导致以后不能再依靠鬼掣继续比赛;但是这些事不是能到处宣扬的。刘阁心不敢直视张进涛的眼睛,他为难的解释道:“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你不够格。”

    在张进涛一直以来的观察中,刘阁心这人一旦有他人可以依靠他就很敢想很嚣张而且胆子也非常大!要是孤立无援的时候他就是个怂蛋。张进涛从心底鄙视了刘阁心千万次,他放开了手,然后开始讨价还价:“在工作上面的事情我已经帮你足够多了,毕竟那也是我工作;但若是这也不够格那也不够格,完全没了信任,我何苦还要帮你做其他的事情。”

    刘阁心被放开后立马来了勇气,他伸长脖子瞪大了眼,争辩道:“喂!可是你别忘了啊!公司是你自己争破头要进来的;如果你想知道点什么,麻烦你别再烦我,请自己去问董事长。”

    一味的捧着不止会让自己的付出变成理所当然,而且还会让对方的不合理要求一再提高!为眼前这只白眼狼做那么多真的太不值得了,张进涛托举着两只手,表示已经没有办法了,他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那好吧,我什么也不想知道了,那个名为沈鸶的人的那些破事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了!”说完这些后,张进涛一脸失望的离开大门,往宿舍方向走去。

    眼见事情谈崩了,反而是刘阁心慌了,毕竟离开了张进涛他什么也不是,虽然他本人一直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刘阁心慌忙追上张进涛,用诚恳的口吻喊道:“请站住”!见张进涛回过头来斜视着自己,刘阁心妥协道:“好吧,你先帮我找到人,让我和她见上一面;过后,你想知道什么我再告诉你!”

    作者闲话:

    章节名剧透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