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卷  第二十五章摊牌

章节字数:3242  更新时间:22-01-18 0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陈膑之在星至广场的地铁站碰上了等待他许久的沈鸶;沈鸶一把抓住他的左手,走进了地铁站的休息区。沈鸶见四周没有其他人,便像是恋人一般紧紧挨着陈膑之,在他耳边说到:“你呢认识钟楚唔雄钟队长是嗯吧!”

    陈膑之听到”钟队长”这个令他莫名恶心的名号从沈鸶嘴里讲出来后心底一凉直接挣脱开牵在一起的手。那一夜在运输车内遭遇就像昨天才发生过似的,而眼前的人竟然和那噩梦有联系!陈膑之全身乏力、四肢冰凉、额头冒出冷汗,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沈鸶的第六感告诉她,事到如今只能全盘托出说出真相:“哎!我呢和钟队长是同事吶,你不要紧张,我呢嗯在未来的几天吶负责保护你的呀!”

    一阵阵寒意让陈膑之蹲在墙角卷缩成一团,他的讲话有些哆嗦:“原来你…你并不是我表妹啊!我…我要怎么办?之前对于钟…钟队长的承诺是我大意了?我本没有那么大本事啊!”

    沈鸶慢慢的走到陈膑之跟前按住自己的膝盖蹲了下来,她轻轻的说:“你呢要退出嘛?”

    陈膑之虽热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但是他还是可以进行思考的:“是…是我被盯上了,怎…怎么可能退得出去!”

    沈鸶见陈膑之能抓住事情的重点,轻轻一笑站起身来”啪、啪”拍了两下手。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打开休息区的储物室走了出来,他举目四望,在沈鸶的指示下才发现正蹲在墙角的陈膑之:“你好,我名叫张进涛。”

    陈膑之微微抬头,在他眼前的并不是其他人,而是十二号凌晨和钟队长在一起的美男子。原来他叫张进涛啊!陈膑之将最近的事情回溯了一遍,发觉自己处于两个势力的斗争中心;一个势力要置他于死地,一个势力在尽可能的保护他;眼前的这些人,就是要保护他的人啊!想到这陈膑之心底那股恶寒也消失了,这时候应该向对方打招呼才是,陈膑之站起身来伸出右手握住了张进涛伸过来的右手:“你好,我叫陈膑之。”

    基本礼节结束后,张进涛扶了一下他的眼镜,他坐在休息区设立的公共座椅上,然后邀请陈膑之在他身边坐下:“我也不说废话了,如果没有保护的情况下,你在未来三天内的死亡概率会是百分之一百。”

    “怎么可能!”陈膑之的回答虽然是那么果断,但是他现在正冒着冷汗。

    张进涛哼的一声看着陈膑之的眼睛问道:“你认为昨天你在餐厅的遭遇只是个意外?”

    “那是嗯冷饮店啊,进涛哥哥!”沈鸶这时候插了一嘴。

    张进涛的眉毛皱了两下,他面无表情,也不对沈鸶的话做出其他反应,继续说:“我们通过助民中心系统的监控发现可疑人员跳入河道逃跑,消失得一点痕迹也没有。”

    陈膑之想起昨日在冷饮店内他的冰茶确实被人动过,可无论如何他都记不起那人的容貌来;他越想越不对:“你们就不能把我直接关在助民中心里保护起来?”

    “嗯…哼…”张进涛强忍着不笑:“把你关起来保护要关一辈子嘛?上面的人告知钟队长那些人已经犯了很多条案子,可这些案子只存在于某具无名尸体遗留下来的大脑芯片所获得的记忆碎片经过推理而获得的结论;包括提前得知你可能会是下一个受害者也是经过那些记忆片段的推理而得知;除此之外,那些人现在的活动范围、来历、成员、等等一切全都不知道。现阶段,部门通过你这个”饵”来引”鱼”上钩算是最具有可行性的方法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和什么?”陈膑之听得一脸雾水。

    “哈哈,进涛哥哥说话呢又让人呢听不懂咯呀!”沈鸶在一旁笑嘻嘻。

    张进涛的脸拉了下来,对沈鸶的玩笑话他一点都不想理会:“总而言之,你现在想保住性命的话就听从沈鸶的话,不要搞一些多余的事情了。”

    “那我工作怎么办?”陈膑之站起身来:“不止工作,我还有很多事情得去做完…”

    “是不是优化针打多了?你这人不懂得什么叫主次啊”!张进涛站起身:“是工作重要还是命重要?”

    陈膑之想了想:“当然是命比较重要!”

    “沈鸶,你看这人,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想!负责人到底看上这人什么了”?张进涛对有点愣住的沈鸶吐槽后接着对陈膑之说:“既然知道命重要,这几天上班时间就请帮帮忙先躲起来!”

    陈膑之感到自己被冒犯了,可考虑在对方有真心为他的生命安全着想的份上,他压住了怒火,很不情愿的点点头。

    张进涛看陈膑之是这样一个态度睁大眼睛火冒三丈跺起脚来:“怎么?你这人怎么回事?”

    见张进涛先进入了狂怒状态,陈膑之突然火起,他没控制好自己,一拳头打坏眼镜砸在张进涛脑门上——张进涛直挺挺的就倒地了。沈鸶见状快速抓住陈膑之的手臂,一套流利的动作,陈膑之如同小鸡一般被擒住了。

    “哈哈…哈哈哈…你这人怎么打人啊”?张进涛扶着公共座椅坐立起身来,对着陈膑之扶住自己受伤的额头和眼睛哈哈笑。

    陈膑之挣扎着抬起头,他想看看那个笑的有点魔怔的男人现在怎么回事;不看还好,一看就得意了:“你额头肿了,眉心有道口子,破相了!”

    张进涛摸了摸鼻子上滴下来的血,看了一眼,还是一脸高兴的表情,他站起身抬高音量,用豁达的语气讲到:“好了,好了!我算是想清楚了,你这人不好惹!我们讲和吧!”说完他对着陈膑之伸出右手。

    陈膑之逼不得已,只能说道:“好”。沈鸶知道气氛已经发生变化,便松开手让陈膑之摆脱束缚好于张进涛握手言和。

    张进涛握住陈膑之的手,见对方没有完全释怀,他低头诚恳的道歉:“小看你是我的不对,原谅我吧!”

    站在陈膑之身后的沈鸶看这两人就像是妹妹看到两个哥哥吵架干傻事又无能为力似的,不由自主的闭眼叹气摇了摇头。

    因张进涛的一连串行为,陈膑之反倒觉得自己太过分了。把一个帅哥打到破相还让对方先道歉,难道不过分?况且为什么要打破相?难道是因为嫉妒对方的神貌?陈膑之确信自己有这样的小鸡肠子羞得无地自容:“对不起,我做得太过了!”

    张进涛收敛笑容,他放开陈膑之的手走到近处轻轻拍了拍陈膑之的肩膀在他耳边温和的说:“请务必听沈鸶的话!还有,不要向人和人透露关于我们的任何信息。”随即,他往后推了两步,拿出纸巾对着玻璃大门的镜面抹干净脸上的血迹,对着陈膑之和沈鸶微笑了一下走了出去,消失在进站的人群里。

    正当陈膑之还在反思自己过错时,沈鸶把地上的公文包捡起来交给他:“也就呢,进涛哥哥想得出来吶;这里呢,才嗯没有引发骚乱哩。”

    听完沈鸶的话,陈膑之这才拨云见日茅塞顿开,他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摇晃:“沈鸶,带我去找张进涛,我光是这样道歉还远远不够!我刚刚的行为太不成熟了!那不成熟的行为让我好难受啊!,沈鸶。”

    “你呀这人怎么呢这样”?沈鸶挣脱开陈膑之的双手:“男女有别吶你知道吗”?她往后退了一步,瞪着陈膑之,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一脸嫌弃:“家里呢就没个姐妹呀?”

    “哎呀!呸呸呸……我这大猪蹄子”!陈膑之一边拍打着自己的两只爪子一边道歉:“沈鸶,对不起。”

    见陈膑之一副认真的表情,沈鸶不生气了,反而有点被逗乐:“你看你呀,现在嗯这样呢,进涛哥哥的嗯苦心都呢白费啦!”

    “那你快说,我要怎么办?”

    看陈膑之着急的言行沈鸶有点想松口,可总觉得眼前的人嘴比她还松靠不住沈鸶决定只能先瞒住事情的重点:“进涛哥哥嗯忙的,并嗯不是想见就能见呢。我嗯看你呢应该也没心情去上班了,干脆直接回公寓消遣时间!三颠嗯一锅进涛哥哥就嗯有时间联系你咯。”

    “以前听她讲话还觉得口癖、口齿不清有点可爱,怎么现在越听越累了;说到要保护我”!陈膑之心里不由自主的暗暗唠叨:“明明觉得心里难受,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搞清楚,现在怎么想这个去了”?陈膑之对沈鸶接着说:“可是……”

    见陈膑之没完没了的还想说,沈鸶噘嘴侧脸用批评的眼神瞪着他。

    陈膑之知道是时候走人了,他独自走出休息区,一回首见沈鸶还在瞪他。陈膑之不觉得生气,无奈之下,他将手举过头顶对沈鸶挥挥手告别。

    没过多久,陈膑之已经回到自己的公寓;经过简单的洗漱,他侧身躺在床上。“心慌得睡不着啊!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天晚上肯定挨子弹了。烦死人,是不是得去趟《虚拟人生》痛快一下?”

    陈膑之翻身下床,看着墙角的一堆设备喃喃自语:“哎!要是能做个脑芯手术就好了!最近被那群”开挂”的虐得不能自理。话说,这游戏模拟的是地球另一边的世界,货币这东西在那个世界真是那么神奇嘛?”这微不足道的疑问马上被阵阵不安感吹得灰都没有,陈膑之拿起桌子上的公文包走出公寓:“如果有危险跑哪里都躲不过,去上班还能忘掉点烦恼,烦恼少了心也比较踏实。”

    作者闲话:

    说实话,我挺烦写沈鸶这号人物的;说话结巴又带口癖和小尾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