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卷  第二十七章加入

章节字数:3803  更新时间:22-01-20 1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算旁人看起来什么都没有,陈膑之还是觉得头上留有那只渡渡鸟的咬痕,他搓揉了几遍头发,一副难受的表情。现在时间是六月二十五号周五,在会议室内,陈膑之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这让看在眼里的王玉钢很不满;但考虑到这人现在”无家可归”了,王玉钢就什么也没说提前结束了早会。

    陈膑之一大早经过办公室就瞄到了姜丽瑜的身影:“丽姐没事就好!”现在的他安心了很多。因为睡眠不足,他的眼袋比平时显眼了一点,等王玉钢走出门后,心想终于熬到会议结束了。此刻他伸了个懒腰,对身边收拾资料的魏雪问道:“昨晚你怎么没有接我的通讯邀请?”

    只见坐着的这位齐肩短发女人凶狠的瞪了陈膑之一眼:“干嘛?要和我一起吃饭嘛?”

    被这气势吓到的陈膑之摇着头左右挥舞着两只小手:“没有没有!”

    “哼!”魏雪站起身,将公文包夹在腋下,很生气的丢了句:“没有?!以后少招惹我!”然后快速起身走出去了。

    “魏姐,等等我!”陈膑之也夹起公文包起身跟出了会议室,正巧,在公司的走廊碰上了一脸不可思议表情的姜丽瑜。姜丽瑜假装什么也没看见转头就要往办公室里走,她的眼神飘忽不定,行走动作也不自然。

    “丽姐”陈膑之赶忙叫住了姜丽瑜,他走上前去关切道:“知道丽姐没事我就放心了!”

    姜丽瑜走的很急,可听到的是暖心话她停下脚步转个半身温柔的看着陈膑之:“哦,嗯,昨天我是有到百盛公寓去找你,但是看到的是那景象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后来听报道说零伤亡我才安心的合上眼。”

    “我就知道丽姐肯定有来过现场,真好”!陈膑之话锋一转:“我昨天有试着和丽姐通讯,怎么联系不上啊?”

    “有嘛?我昨天晚上确实没有收到过你的通讯请求”!站在阳光之下的姜丽瑜额头上闪现出一道光线:“你昨天在哪休息呢?”

    陈膑之想了一下决定还是保密比较好:“昨天我就随便找家宾馆住下了。”

    “哎,住宾馆太麻烦了;今晚来我家睡吧”!赵雪松嬉笑着走出休息区,绘形绘色的加入了交谈队伍:“我听说整栋楼都飞上天又掉下来很吓人的;喂,膑之,这种壮观的现场”爆破”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呀!”

    姜丽瑜见陈膑之一脸不悦就斥责赵雪松:“你讲的是什么话?想现场重演还不容易。要不今天公司组织下,到街角买点烟花炮仗塞到你的公寓把膑之昨晚的遭遇再演示一遍?”

    “别,可别,我开玩笑呢!”赵雪松连连求饶。

    “小东西!哪有你开这么损的玩笑的……”?说着说着,姜丽瑜白了赵雪松一眼:“快回去上班!别继续污染这里的空气了。”

    “噗、呵哈哈……”陈膑之被这两人逗笑了:“谢谢两位的关怀,现在我的心情舒畅多了。”

    “我这就走”,赵雪松微笑着回应姜丽瑜,然后很认真的对陈膑之重复刚刚说的话:“晚上没事来我家睡觉啊!膑之!”吩咐完后,他就溜回人事部了。

    “小东西你刚刚要是走慢一步我一定锤死你!”姜丽瑜看着人事部办公司的方向开心的咧开了嘴。

    人事部主任范家树像是凑热闹似的也来到休息区冲咖啡,经过陈膑之身边顺便问了句:“哟,听说你住的公寓被炸了”!可他发现此时陈膑之脸都黑了只得赶紧道歉:“嘿嘿!对不起呀。”道歉完也灰溜溜走了。

    姜丽瑜背靠着墙,和陈膑之对视着;她缓缓的抽着烟,眼神迷离悠悠的说:“别再想那些不好的事了,经过了那么多也差不多该转运了。”

    陈膑之轻轻的叹口气:“也许吧,谢丽姐吉言。”他看着走廊的尽头,猛的想起刚刚是追着魏雪出来的,这就拿起通讯设备联系:“你怎么不等我就走了?”虽然那边有接通通讯,可半天都没有回应连接就断开了。

    见陈膑之被断开通讯后,姜丽瑜狠狠的吸了最后一口,她爽快的吐了口大气,用手指掐灭烟头:“王玉钢安排你和魏雪在一起?”

    陈膑之收起了设备:“嗯。”

    姜丽瑜看着越飘越高逐渐变大逐渐暗淡的烟圈:“虽然因工作上的失误让公司的信誉受到了影响”,她白嫩如凝脂的侧脸对着窗外,神情有些疲倦,眼神里有一丝忧伤:“要是没有许景汶来搅局就好了。”

    面对以往任何困难都能游刃有余解决的姜丽瑜如今这番抑郁,陈膑之竟有些怜爱之情;他紧握双拳,愤愤然的低吼:“许景汶这黑心肝,下次要让我碰见定打得他像条狗。”

    姜丽瑜哼哼两声脸上露出悦色:“要是碰见他,记得通知我,我们来个双打一。”

    “嗯”

    “没事了,下次再聊,去上班吧。”姜丽瑜催促着陈膑之,悠悠的点起了第二根香烟。

    陈膑之匆匆赶往地铁站,没有见到魏雪的身影;此时,通讯设备又响了,他取出设备,上面显示沈鸶的连线请求,陈膑之接受道:“喂?”

    “长话嗯短说,咚东海嗯医院里找一名右嗯边脸有火烧伤痕吶老人”

    “找那老人干嘛。”此话还没讲完,沈鸶那边断开连线。陈膑之一脸疑惑,他试着连线沈鸶,可对方拒接。陈膑之内心深处涌现出不好的预感,看来应该是发生什么事了。

    时间已经到了十点十九分,气喘吁吁的陈膑之站在东海医院的大厅扫视着每一处角落。此时,一名检修人员和陈膑之擦肩而过撞了陈膑之一下;不多说,这一下肯定是故意的。

    撞了人还想跑?陈膑之平日里最看不起这类不懂什么叫尊重的人,他追了上去用手搭在检修人员的肩上,冷冰冰的说:“喂!你是不是弄丢了什么东西?”

    检修人员回过头:“什么东西?”

    陈膑之看到眼前是个老人有些失望,总不能对老人发火吧!然而,老人鼻子右边的一片伤疤引起了陈膑之的注意!眼前这人的面部缺陷不正是沈鸶嘱咐要找的人嘛?回想起沈鸶、钟队长这类人从事工作一贯的隐蔽性,陈膑之一时不知要怎么回答:“道…倒没什么,认错人了。”

    老人给了个要求陈膑之跟着他的眼神:“没事就好。”

    “找对人了,这老人很明显认识我!”陈膑之这样想着一路跟上去。从大厅走到手术室外走廊,再走到走廊尽头的拐角;拐角的尽头是一扇门板中央铭着”闲人免进”的电子门。通过视网膜扫描,老人打开门,门后阴暗的空间瞬间亮了,原来那是通往地下的回旋走廊。陈膑之犹豫着是不是要跟进去,他回头看了一眼短短的走道,然后看了看老人和善的眼睛,就走了下去。一阵扫描掠过陈膑之的全身,”哗”的一声,他身后的门关了。

    陈膑之内心咯噔了一下停止了脚步:“我们这是要去哪?”

    老人见陈膑之不走了,想如果现在不解释清楚大概这年轻人也不会往前再走一步了:“上个月中的时候,邯康省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有一人因事故死亡。”老人浑厚有力的话在回旋走廊内回荡。

    陈膑之听到这魔性的声音入了迷一般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然后呢?”

    “我们边走边聊吧!”见陈膑之点头,老人顺着走廊往下走着继续说:“死者身上的线索只有他破损的信号接口和芯片,装这种东西的人身份一般不简单。当地的交通指挥中心小心翼翼的将信号接口和芯片转移到省份的脑芯资料分析中心,可中心哪里有办法解析里面的资料?所幸,上云城上云大学的脑机实验室教授接受了信号接口和芯片并且分析获取死者断断续续的近期记忆资料!”

    连上了!老人的说的事情和张进涛所说的连上了,所说的教授说不定是公孙教授!陈膑之两眼放光,他想知道其他他不知道的事情,可目前,他要分析老人和张进涛说的事情重合度有多少:“接下去呢?”

    老人看陈膑之来了兴趣,他说得更有劲了:“记忆影像里没有找到死者本人的信息,但发现了死者本人或许参与了有关于人口绑架的案子。没有受害者资料,全国统计里近期也没有异常失踪人口,只有你和另外一个名叫刘阁心的人的影像出现频率最多。由于死者资料的敏感诡异性,大学教授将资料交给了我们。”老人看陈膑之毫无反应,很疑惑的停了一下,见陈膑之没有要表达什么继续说:“我们经过调查和接触刘阁心这人,除了发现死者可能是死于刘阁心所参与的社团赛车活动外,暂时还没有找到其他有用的东西。只有你,身边一直有事情发生!不得已只能在你身上植入跟踪监听装置,还有你以前的公寓也安装了很多隐蔽像头。”老人发现,陈膑之现在已经不出所料的陷入烦恼和焦虑之中:“我们做了那么多,包括沈鸶的保护,你的身边还是隐藏着危险,所以我今天通过联系沈鸶,要求你来这里找我!加入我们。”

    “加入你们?我有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我的交际圈!为了个人安危加入你们?”陈膑之满是疑问,他不想稀里糊涂的就加入一个什么莫名其妙的组织!更何况该组织还偷偷给自己的身体进行“改造”;但他也确实为自己目前的处境担心。

    老人知道陈膑之现在正犹豫摇摆,他要爆更多的料来说服眼前这个年轻人:“要你加入的不是什么奇怪的团体,脑芯违规运用的预防与处理机构,你应该没听说过。在这里面可以获得最新的分析资料,比如我们提前计算出你会在自己的公寓遭受攻击,所以提前疏散了公寓里的住户,还引开了你,最终做到保护所有人;追踪对你下毒和绑架你的人,目前也已经大致确认他们的巢穴在什么区域。”

    “你们事情都快解决了,加入你们,我闲自己事少嘛?”

    “我就说件实际好处吧!加入脑芯违规运用的预防与处理机构就能直接做脑芯接口手术!”老人说得铿锵有力,仿佛吃定了陈膑之。

    陈膑之睁大眼一愣,他现在非常想接受老人的条件!可尊严这种东西偏偏在不该表现的时候能表现得非常好。陈膑之忍耐着把想说的话吞回去,他现在只希望老人再开出一个让他觉得体面的条件,好让他可以很有尊严的加入。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答应的!”老人很高兴的拍拍陈膑之的背。

    陈膑之很困惑,直到他发现自己的右手早已不听使唤的比了个赞,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能说误会,因为太想做那个手术了!此刻不知道要恨那右手还是要喜欢那右手。

    他们走到螺旋走廊的底部,老人双眼含泪的看着陈膑之:“我姓高,名庆初”,他拥抱着毫无准备的陈膑之:“欢迎你的加入!”之后,他打开了通往密室的那扇电子门。

    陈膑之被注射了药物,他安静的趴在一张特殊的床上进入了睡眠,进行了他想要的手术。

    作者闲话:

    本章爆料的情报略多,如果之前看不清作品所藏暗线的,现在也能窥探一角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