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寂寂深宫1

章节字数:1551  更新时间:09-08-19 13: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得安逸王府,已是夜色渐深时。

    夜,冷得彻骨,雪落满阶。

    一粒明珠,亮如白昼。皓然吩咐宫女侍婢在寝室里烧旺了炉火,使得空旷冰冷的寝室里平添了一丝暖意;然后叫侍女将烧好的热水抬起来,就遣她们全部退出去。

    寝室里只剩下他和无忆二人,静得只有冷风在轻敲窗台;无忆脱下太监的衣服,坐在窗前犹自发呆;皓然看着她,笑了笑:“这个。。。。。我。。。。。”他想说自己要洗澡了!面对着一个待字闺中、冰清玉洁的少女,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

    无忆明白,复又穿好太监的衣服,轻轻的走了出去;四周清冷寂静,偶有一二盏灯火在风中闪烁不定,她坐在冰冷的台阶上,托腮望着漆黑的夜空,诺大一个王府,除了寒冷还是寒冷,又仿佛像自己一样的孤寂与无助。

    她轻扯一下嘴角,一缕讥诮的嘲讽,静静的等待;脑子里突然涌出一种大胆又可怕的想法,她的双眼顿时放光,就这么决定!她心下说着。

    皓然穿着月白色的丝绸内衣,凝视着她纤瘦孤独的背影,很柔弱,很揪心,低声叫她:“进来吧,外面很冷!”她望了望他神清气爽的样子,有一种吸引女人心醉的魔力;可惜,她不是其中的一个。这样的男人,对于她,是毒药,要远远的避开才是。

    二人互不说话的躺在软床上,心里都有一丝很怪异的感觉;无忆翻了一个身,背对着他,闭上了眼睛;皓然突然无声的笑了,他感到非常的滑稽,他是尊贵的王爷,帝王之子,多少女人不是想尽办法的想高攀于他?想他的容貌,想他的地位,想他的财富和名誉。

    只要他愿意,又有多少女人主动的投怀送抱?主动送上门而想得到他的宠幸!而她,唯一的一个对自己身上的光环视而不见的人!冷淡得像一缕轻风,眼里没有一丝属于人的感情!

    她的心里只有仇恨与痛楚,那无休止的恨与痛,像刀一样剐割她的心,一片片,一块块,碎成千万片。

    “你笑什么?”不知何时,无忆回过了身,戒备的瞪着他,眼里有些怒气,他收住笑,“我们像夫妻一样同床共枕了七天,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所以觉得自己很好笑。”她冷冷一笑:“我们只是过客,有一天会各自离开,也许永远不会再相见,还是不要知道名字的好。”

    皓然听了,他的心有一丝难受的感觉,她又漠然的道:“还有,我与你什么都不是,彼此互不干涉!”她跳了起来,赤脚走在屏风边的小榻卧下。

    第二天清早,她醒来时,发觉自己又睡在床上,她心里知道,是他半夜抱她回去的;他已笑盈盈的看她,春风般的温暖,“起来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暗中叹气,面对着他温暖动人的笑容,连一点拒绝的力气都没有,居然乖乖的屈服在他的笑意中,乖乖的起床,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凝香阁。这是一座远离了世俗繁华的明轩,隐匿在偏避的角落中,宁静、孤寂,像迟暮的美人,静静等待着年华的老去。

    暗香盈动!庭前一株梅树盛开了花,白雪红梅,分外娇艳夺目,后山种满了修竹,密密的叶子在寒风中婆娑,别有一番韵味。

    热闹中的寂静,寂静中的清冷,无忆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这样的居室,适合她这样的人。皓然没有漏过她眼中闪过的笑意,熣灿的光芒,绝美而神秘!“这里是离皇宫最遥远,而又最近的禁地,宫中任何人都不能擅自进来,无论是谁,只要敢进来,都不能活着回去。”

    她的心在收缩,禁地?皓然从容的笑意里掠过一丝悲痛,低声道:“我的生母——贤德皇后生前一直住在此处,尔后,父王因思念母后,下旨将这里禁封了起来,除了我,谁都不能玷污母后的仙尘!”无忆感到寒冷,这是死人的禁地,他带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皓然轻抚着朱漆大门,脸上写满了思念,推开门,里面却并没有皇宫的奢华和气派,简洁、雅致、一尘不染;应该就像他的母后,抛下尘世中的虚有的华丽,回归自然的人生。

    他轻轻在叹:“母后生性恬淡如水,厌恶所有虚名,执意要在这里终老,过那种宁静而又没有是是非非的日子。”无忆的心也染上淡淡的伤感,“你的母后是个伟大的女人!”他脸上露出了笑意,道:“母后听到了你这句话,一定很高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