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风云渐涌1

章节字数:1573  更新时间:09-09-07 15: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皓然凄凉一笑,前程?希望?他不想要,得到了这些东西,自己就要付出一生惨痛的代价,甚至是幸福与自由,变成一个永远孤独的人!帝王又如何?王孙又怎样?都不过是权欲的傀儡,一生一世被它驭驾,挣不开那可怕的枷锁。

    “儿臣别无它求,临死前请父王答应儿臣最后一个要求。”皓然平淡的眼波瞧着永祯帝,饱含了深深的请求;永祯帝坐在龙椅上,目光如炬,冷哼着等待他要说的请求。皓然望向了一旁惊骇的无忆,柔弱的样子像待宰的羔羊一样,楚楚可怜,“请父王放过这个女子,她是个身世孤苦的人,这样做,太残忍。”

    永祯帝的脸色立时暴怒,额上的青筋在急剧的跳跃起来,冷冷的道:“你跟朕讲的条件是为了她?那么你今晚甘冒死罪闯朕的寝宫也是为了她,对不对?”最后三个字,声音变成了怒斥;“是的,父王!请您放了她,这是儿臣最后一个请求。”

    无忆的心突然像被无形的重锤敲了一下,痛入骨髓,泪,终于流了下来!他冒着杀头的大罪,深夜闯进宫来,居然是为了救她!他为什么这么傻,不值得,不值得!

    她只是一个不祥人,一生只为仇恨而活,为了报仇不择手段,白白葬送了自己最美好的人生,活得太痛苦,太悲惨;阴错阳差,却被他们父子三人喜欢,父子因此而反目成仇,兄弟暗中较量,这是不是老天的作弄?

    永祯帝看着她流泪的脸,悲伤的眼神,那是为自己儿子流的;他心中升起一股怒气,冷冷一笑:“朕从不与死人讲条件!”声音残酷之极。无忆的心凉了半截,呆呆的走到皓然面前,泣不成声:“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你不该这样做,傻子。”

    “别哭!”皓然露出了恬淡动人的笑容,心却在酸楚,无忆咬着唇,坚定的望着他,哑声道:“你死了,我陪着你去!”皓然听了惊喜交集,怔怔的注视着她。

    永祯帝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嘿嘿冷笑:“好!朕就成全你们!”皓然黯然,从怀里拿出一只艳红如滴血的玉凤凰,在烛光下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妖艳,显得凄美动人,晶莹熣灿。

    永祯帝的脸色变了,“父王,您不会忘了曾经答应过母后的话了吧?”皓然静静的望着他,静静的说着,永祯帝的神情变得痛苦,眼角的肌肉在抽搐,皓然黯然道:“这只血玉,就是母后最后的遗愿:就算往后儿臣犯再大的错误,都得免了死罪!”

    “儿臣愿意一死,请父王赦免她的罪!”皓然平静的说出最后一个请求;无忆拼命的摇头:“不!不要!”永祯帝紧紧的盯着皓然手中的血玉,许久许久,他渐渐平息心中的怒气,冷冷的道:“为了你的母后,朕不跟你计较今晚之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你带着她立刻离开,莫要叫朕再遇到她!”

    皓然怔住,仿佛听错了,父王饶过自己所犯的罪了?“还愣着干什么?等着朕来砍你的头吗?”永祯帝喝斥他,无情的声音又响起来:“今晚之事,如若敢泄露半字,提头来见!”

    “谢父王!”皓然急忙用厚厚的披风裹起无忆单薄的身子,叩头退下,只留下长生殿一地清冷。

    安逸王府。

    夜阑人静,王府上下寂静如水。

    皓然温柔的抱着无忆回到自己的寝宫,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感觉;无忆望着满室温暖,恍若昨世;“你重新回来,我的心也踏实了。”他拥着她,在她耳边呵气如兰,声音柔得腻人,“你走之后,我每天都睡不安稳,睡不踏实,总是牵肠挂肚!”

    如此深情的言语,如此感人的情意,就算无情之人听了也会动容心软,何况是与他经历一番生死的无忆,她垂着头,哽咽难语,他扳正她的身子,四目相对,他笑容满面,柔声道:“留下来,不要再走了,只会把我的心带走!”

    无忆脸上掠过一层暗色,她可以留下来吗?她的心事该如何了却?如何面对师父那盼望的神情?她一定会受到惩罚的!她打了个寒噤。皓然感觉到了,拥紧了她,道:“不要害怕,你心中的冤屈,我一定会还你清白,相信我。”

    他抱她轻放在床上,淡香似麝,无忆涨红了脸,迅速的坐了起来,吃吃的道:“我。。。。。。我。。。。。。”“怎么?你想到了什么?”他好笑的看着她不安的样子,故意逗她;她跳下床,退到小榻旁,羞赧的不敢看他的眼神,“我。。。。。。我睡这里就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