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黯然离索(上)

章节字数:1451  更新时间:09-09-08 13: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冷淡触及那骇人的黑血,心中一惊,道:“他怎样?”上官寒烟不慌不忙,漠然置之,缓缓的道:“这就是断肠毒,慢慢变成红色之后,他的毒就解了。”冷淡放下心来,暗中不禁佩服他的医术,妙绝天下,果然不假。

    上官寒烟似笑非笑地瞧着她,道:“想赞扬我,就说出来,不必压在心底难受。”冷淡瞪了他一眼,正待说话,马云娘笑着进来,道:“医仙的本领,老身是见识过了!名不虚传!”冷淡与上官寒烟看到她身后的江无痕和沈红萼,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闭上了嘴。

    江无痕轻轻走到床前,伸手探了探杨柳的鼻息,叹气道:“没事就好!”上官寒烟冷冷一笑,道:“你在这里,没事也会有事!”话中有话,江无痕仿佛没有听到一样,淡淡的笑了笑,道:“那就莫要砸了医仙的招牌!”上官寒烟冷淳一声,不再理睬他,转身出了房。

    冷淡一动不动,房内寂静无声,空气变得压抑郁闷,马云娘尴尬地笑了笑,拉着沈红萼的袖子,道:“沈姑娘,老婆婆与令尊多年不见了,私底下还有些话想问问你,叙叙旧,不知方不方便?”沈红萼一僵,望着淡然处之的江无痕,心下恼怒,这老太婆想支开我,意欲何为?

    马云娘含笑道:“沈姑娘不愿意?还是不给面子我老婆子?”沈红萼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不敢,婆婆请问就是。”她心有不甘,却又毫无办法,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江无痕与冷淡独处一室。

    江无痕温柔如熙的眼神凝视着冷淡苍白冷漠的脸,在红色霞光下,娇艳夺目,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从前,小木屋中短暂的回忆!他微微一笑,道:“昨晚喝醉了酒,今日头痛不痛?”冷淡神情僵硬,心底升起淡淡的忧伤,江无痕又道:“不会喝酒,为什么要喝?”

    冷淡依旧不言不语,江无痕眼里掠过了心疼,道:“你为了救杨柳,一定吃了不少苦,对不对?医仙一定用最难的法子刁难于你,对不对?”冷淡轻轻咳嗽起来,冷冷的道:“他因我而伤,我当然要救他,才不欠于他!”

    江无痕心在刺痛,静静地望着她,傻丫头,你为何要在我面前假装坚强?为何不肯在我面前缷去伪装的面具?冷淡垂下了头,目光在变,江无痕道:“医仙脾气古怪,你如何请得动他?”冷淡冷笑,漠然道:“如果你跳进了碧水寒潭之中,你说,他会不会随你出潭救人?”

    江无痕面上变色,寒潭之水,何其奇冷?任谁跳下去,都必死无疑!而她,竟然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冷淡按住隐隐作痛的胸口,道:“我跳了下去,他自然实践诺言,随我出潭救人!”江无痕怔怔地看着她,不能置信,她还可以活着上来?

    冷淡冷冷的道:“如果没其它之事,你出去吧,免得被人说闲话!”看不见的隔阂,在他与她之间慢慢衍生,他的身不由已,全因她而起,却又是自己心甘情愿的,不应有悔!

    江无痕黯然一笑,轻轻的道:“只要你活得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冷淡的心霍然抽搐,痛,蔓延在每一条血管中,血液仿佛在抽离!她瞧着他那潇洒如仙的背影,渐行渐远,远得从记忆中遗失!

    深夜,一盏烛火通明,火芯跳跃不定,冷淡望着火焰失神,却化不开她眼底深沉的冷漠。她怔怔地看着床榻上不醒的杨柳,明日,他应该会醒了吧?痊愈之后,一如既往的健壮,那么自己应该离开了,一切随之划上句号,不再有任何瓜葛!依然是孤独一人,去完成未完的任务,了却母亲的心愿!

    漆黑的苍穹下,无星无月,空城寂巷,疏灯闪动,透着深深的寒意。

    冷淡握紧了剑柄,寂寥的身影长长地投在庭院中,她没有回首,头也不回地掠过高墙,悄然离开了!

    她仰望了望浓如墨水的天色,心下泛起了悲哀,母亲无情的声音,在她耳边告诫:“你这一生,只有剑,除了剑,你不配再拥有其它东西,甚至是感情!剑就是你,你就是剑,人剑归一,用你的生命,挥出绝世无双之剑!血洗你身上背负的仇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