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武当山顶(下)

章节字数:1461  更新时间:09-09-11 13: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冷淡僵在原地,心仿佛撕裂般的刺痛,蔓延在骨骼里;她凄凉一笑,就算如此又能怎样?她与他,各守一份心中的执着,今生注定,只是无缘。

    沈浪涛眼里的杀气一闪而过,咬紧了牙关,道:“果真如此?”沈红萼凄然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隐藏得多深!”她黯然神伤,喃喃的道:“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的一场痴梦罢了,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

    沈浪涛沉默着,脸上既恼怒又无奈,情之一字,犹如镜花水月,似真似假,在世人眼里,有谁能懂?又有几人能看透?良久,他才叹息一声,道:“萼儿,你莫要忘了,他们之间,还有一个人存在。”沈红萼怔住了,神色迷惑,沈浪涛阴沉沉地笑了起来,道:“恃才傲世的医仙上官寒烟!”

    沈红萼没有作声,沈浪涛恨恨地道:“那妖女一心要杀爹爹,将爹爹往死里逼,害得我终日提心吊胆过日子!”沈红萼直直地瞧着他,道:“爹爹,您真的与那妖女没有结怨吗?如果没有,您为什么要怕她?”沈浪涛沉下了脸,冷声道:“爹爹怎么会与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妖女有仇怨?爹爹真正害怕的,是她背后的身份!”语气中,带着一种深深的畏惧。

    沈红萼问道:“什么身份?”沈浪涛叹息着,道:“江湖上太多恩恩怨怨,说不清楚,你莫要问了,好生照顾好自己就行了。”看着女儿,似乎欲言又止,难于开口,只得强笑了笑,又道:“走吧!”

    父女二人转过身,顿时变了脸色,充满骇然的目光停在了一株树下。萧索的大树下,静静立着一位紫衣少女,就像一把出鞘的悬天剑,散着凛冽的剑气,锐利、夺魄;沈浪涛的瞳孔骤然收缩,紧紧盯着她,一股寒意抑止不住地从背上渐渐爬起,一寸寸,渗入血液里。

    冷淡冰冷的眼中泛起浓浓的杀机,盯着沈浪涛,一字字的道:“你要怪只能怪你的师父,将我留在了武当山!”沈浪涛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寒意更甚,冷汗从额上滚滚而落!沈红萼拦在父亲面前,神情怨恨悲愤,娇喝道:“妖女,你要杀就杀我,不许杀我爹爹!”

    冷淡讥诮的目光移向了沈红萼,淡淡的道:“我不会杀你的。”沈红萼心下发冷,难道今日父亲是在劫难逃,避不过去了?当真要死在妖女剑下?她又惊又怕,瞪着冷淡,嘶声道:“妖女,你想怎样?”冷淡冷冷的道:“你说呢?”沈红萼骇得花容失色,颤抖无语,狠狠地咬着唇,强自镇定下来,没有让开自己纤弱的身子。

    沈浪涛目光闪动,变得深不可测,咬牙沉声道:“不错,只怪师父的仁慈,反而累了我的性命!”冷淡冷笑,道:“你躲得了一时,难道躲得过一世?就像现在,你如何能躲?”沈浪涛脸色铁青,死死盯着冷淡手中的剑,露出了恐惧,哑声道:“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死死逼我?我与你从未有过深仇大恨,你定要非杀我不可?”

    冷淡冷冷一笑,缓缓的道:“你早在十八年前,就该死!难道你忘了?”沈浪涛的手轻轻一抖,目光在变幻不定。十八年前,傲睨江湖的凤凰山庄,一夜之间,变为灰烬,至今冤案未明!却震惊了整个江湖人!

    在江湖中,凤凰山庄是一个忌,犹自谈起色变,任谁都不敢去揭开这索命的忌,否则,带来的,只有死亡。

    寒光乍起,一剑东来,剑风带起片片落叶,电掣般刺向沈浪涛的咽喉!沈浪涛猝然不妨,剑到眼前,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胜在名门弟子,根基极好,疾然移身滑步,避开了这凶险一剑!饶是如此,却躲得章法全无,甚是狼狈。沈红萼惊呼起来:“爹爹。。。。。。不要。。。。。。”急切无助的声音,穿过寂寥空林,幽幽不绝地传了出去。

    沈浪涛身形未定,寒气侵肌,吹起肌上粒粒寒栗,无情似雪的剑光,已在喉间!他大惊之下,竟忘了避开来势,一瞬间,心底涌上无尽的凄凉和绝望,纵然自己苦练半生,赢得江湖半分美名,却终输在一个默默无闻而又年纪轻轻的少女手上,输得彻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