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凤凰山庄(下)

章节字数:2018  更新时间:09-09-18 1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缥缈,云轻动,天际一抹斜阳如血,染红了大地。

    冷淡痴痴地坐在凤凰台上,遥望着斜阳滴血,满脸的悲怆。辉煌又如何?名利又如何?转眼即空,最终还不是一抷黄土,长埋地下。

    风过竹林,竹梢摇摆,沙沙作响。江无痕和杨柳默默的站在一边,静静的陪着冷淡悲伤,时光一点一滴的流逝看着天色一点一滴变暗。她却像一尊冰冷空洞的石雕,不言不语的坐着,连动都没有动过。

    生与死,仇与恨,悲与痛,绝望与渴望,一直占据着她的身心,溶入血液中,生根发芽,盘根错节,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已经无法自拔!为此,她付出了一生的代价,不堪回首,换来的,依旧只是泡影,她的身份,依旧是她心中的禁忌,别人眼中的猜疑和嘲笑。

    江无痕轻轻一叹,扶着她,道:“走吧!”冷淡凄凉的眼神望着他,呆呆的道:“十八年前,凤凰山庄一夜之间,惨遭灭门,血染凤凰台,那一战,多么惨绝人寰,惊心动魄!”泪珠,一粒粒滴下来,掉在凤凰台上,渗入尘埃,颤抖着声音,道:“可是,十八年的沉冤血案,却一直不了了之。”

    江无痕心在刺痛,握紧了她僵硬扭曲的手,柔声道:“我一直没有放弃过!我一定会帮你查出真相。”冷淡木然,唇边掠过了一丝讥诮的笑意,目光呆滞,道:“可见,所谓的江湖正义,又是什么?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善恶,在人的心中,又如何分清?”

    江无痕心中大惊,为什么她的话中,带着一种可怕的死亡之意?难道,她对生死已没有了眷恋?她想干什么?不禁拥紧了她,道:“人间自有正义,善恶自在人心,你一定要相信人的心。”冷淡置若罔闻,仿佛视若无睹,江无痕道:“天快黑了,我们走吧!”

    冷淡挣扎了一下,黯然道:“我……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江无痕皱起眉头,冷淡突然眼泛杀气,咬紧牙关,喃喃的道:“我恨他……我恨他……”江无痕心中一凛,不由问道:“你恨谁?”冷淡眼中的杀气更炽,木然答道:“我恨他……恨他的绝情绝义……让我和母亲……受尽人间苦楚……受尽耻辱……”

    江无痕顿时明白,她所恨的人,是她的祖父冷重天!他才是潜伏在冷淡内心深处最大的心魔!哀莫大于心死!伤极至恨,她心结难解,恐怕会走火入魔。江无痕轻叹道:“不管他认不认你,可你依然是凤凰山庄的后人!凤凰剑唯一的传人!就算他曾经太无情,可他毕竟已经不在了,再大的仇怨,也该放下了,你知道么?”

    冷淡双手捂住耳朵,瞪着他,目光变得陌生和仇恨,神情激动,尖声叫道:“不,不会!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是他害得我们不容于世!被人唾弃和嘲笑!”江无痕无奈叹气,道:“你太累了!”霍地抬手伸指,点住她的昏睡穴,她顿时眼前一黑,在他怀中睡了过去。

    杨柳吃惊道:“你……对她做什么?”江无痕道:“她伤心过度,让她好好睡一会,希望……醒了之后,会好些。”杨柳看了一眼他抱紧的冷淡,神色变得复杂和落寞。自始至终,她的眼中只留下江无痕的影子,她的心,也只能容纳他的存在,再无他人。

    一灯如豆。江无痕在客房中,守着冷淡,她睡得极不安宁,双手攥紧了身下的被褥,用力扭绞,额上沁满了冷汗,仿佛在睡梦中的噩梦,撕裂着她的神经。

    冷淡倏地翻了个身,抱紧了双膝,无助地坐在床上,面色惨白无血,双眼失神地瞪着摇曳的烛火,茫然无措。江无痕心揪了起来,轻轻拍着她的肩,温言道:“我在你身边,莫要怕。”冷淡身子一僵,暗淡的目光缓缓移向了他,魂不守舍。

    突然,静谧的夜色中,发出一声轻细的响声。江无痕暗叫“不好”,人已从窗口上窜了出去!纵入杨柳的房中,人却停了下来。

    烛火闪烁,被帐整齐,里面却空无一人。杨柳不见了!冷淡呆呆站在房门口,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江无痕回首看她,目光清澈如水,浅浅一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错,杨柳也被百花仙子抓走了!”冷淡握紧了剑柄,心在抽搐着。只要与她有关的人,都会一一的从她身边消失,直至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存在!

    冷淡悲哀的眼眸瞧着他,道:“下一个,会不会是你?”江无痕明了她话中之意,温润如玉的眸光一冷,淡然道:“只怕她们不敢!”冷淡咬着唇,垂首不语。江无痕心念一动,拉起她冰冷的手,纵身掠起,向深深夜色中穿过。

    寂静的黑夜,一地银霜,映着淡淡光华。长长幽暗的街道上,偶有孤灯闪烁,遍地凄凉。冷淡和江无痕默默地走在石街上,彼此沉默。

    偏僻的角落中,一间破旧的酒馆,坐着一个老人。他的衣服褴褛、蓬头垢面,手中拿着一条竹棒,一双眼睛仿佛没睡醒一样半梦半醒,昏沉无力!

    江无痕看到老人,脸上露出了微笑。那老人似乎看到了他们,瞪大了眼睛,像见了鬼魅般撤腿就跑,瞬间跑得无影无踪。冷淡和江无痕的身子轻盈的飘出,追了过去。

    那老人跑进一条阴暗的巷子里,回首望了一下没人才停下来不断的喘气。冷淡在他身后冷冷的看着,道:“你见到我们干什么要跑?”老人吓了一大跳,一看是冷淡,勃然失色,吃吃的道:“我。。。。。。我。。。。。。”拔开杂乱的白发,大声道:“我老头子想怎样跑就跑,与你何干?”

    冷淡冷笑一声,道:“没做亏心事,你跑什么?疯丐前辈。”疯丐难堪的挤出笑容,道:“没做,没做,也不敢做。”说着身子节节后退,想溜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