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妙手飞针(下)

章节字数:2009  更新时间:09-09-22 13: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江无痕道:“我是真拿你没办法,学医道救人怎么可以说喜欢跟不喜欢来相提并论?”上官寒烟瞪着他,道:“少啰嗦,你若惹得我不高兴我就撤手走人。”

    江无痕淡淡一笑道:“你以身拭剑,救了她的命,在她的心中,你比任何人都重要。但是,有些事情你我二人都作不了主,要她自己选择!”平和的眼里泛起了淡淡的忧伤,三个人,不知不觉中变得复杂,变得微妙。

    上官寒烟冷笑几下,道:“你已经有了未婚妻子,这辈子你都不能给她幸福!你已经没有了选择!”江无痕见他撕开自己最不愿面对的事实,心里有气,微愠道:“你不要拿这件事来挖苦我,当时之事,冷淡她心里明白得很。”上官寒烟道:“你不会因为一个女子,而……毁了我们之间十年友谊吧?”江无痕长长的叹了一声,无奈道:“不会,这辈子我只有你这个朋友。”上官寒烟眼里泛起狡黠的笑意,道:“但愿如此。”

    马云娘静立窗前,看着江无痕二人四目相对,久久不语,她不禁吃吃的笑道:“姑娘,江公子温柔体贴,上官公子外表冰冷,心里却火一般的热情,这二人人品非凡,难于取舍,真不知该如何去选!”她轻轻瞥了冷淡一眼,叹气道:“只是……苦了杨柳的一番心意了!”冷淡神色一怔,道:“此话何意?”马婆婆怎么又扯上了杨柳了?马云娘想笑却笑不出来,三个男人的心事,她怎么感觉不出来?是明知?亦或是故作不懂?而杨柳,注定是无缘了。

    冷淡见她似笑非笑之色,欲语还休,顿时沉下了脸,冷冷的道:“马婆婆,你在胡说些什么!”马云娘收住笑意,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道:“他们怎样对你,难道姑娘心里不知道?”冷淡怔了怔,终于明白马云娘言下之意,默默垂头,黯然道:“我这辈子,注定孤独一生,生命中只有母亲,只有剑,其它的,都不可以拥有。”马云娘叹息道:“姑娘,你是凤凰山庄的少主人,身份尊贵,配得上你的也只有江公子和上官公子,你怎么不好好的珍惜选择?错过了一段好的姻缘,你一辈子都会后悔。”

    冷淡的心在抽动,刺痛起来,可惜,她只有选择逃避。冷眼看着马云娘,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吗?后悔不后悔,我没有资格去选择!”马云娘顿时呆住,满心的复杂纠结,为之酸楚;她没有资格?谁会有?冷淡已冷冷的道:“你不要再说了。”

    苍穹漆黑,一地霜白。

    杨柳独坐角落,满脸失落,开怀畅饮着酒。酒香冷冽,刺激着他冰冷的神经,仿佛被一把烈火,燃烧起来,活生生的撕裂着他疲惫的身心。

    心中念念不忘的人,就在眼前,如此近,又如此远,他只有默默地站在最不起眼的地方,默默的注视着她,就算只是偶尔的停留,他都觉得满足。他知道,她不属于他,不属于任何人,她,永远只属于凤凰山庄!

    他无声苦笑,在她身边,他是最无用的一个人。没有江无痕的剑绝天下,没有上官寒烟的孤傲洒脱,昔日的风光,已随着家变,而变得一无所有。

    酒入愁肠,更添凄怆。杨柳只觉满口的美酒,比黄莲更苦涩,难于下咽。呆呆望着杯中酒出神,黯然失笑,人生太多遗憾,太多错过,独独没有悔恨。

    冷淡静静站在他的身边,伸出了手,按下了他的酒樽,冷声道:“一个人,为何喝闷酒?”杨柳迷醉的双眼瞪着她,顿时一亮,瞬间暗淡下去,唇边泛起一抹讥诮的苦笑,因何而喝酒,难道她真的不懂?他扔下酒樽,不理冷淡,转身走了。

    冷淡看着他拂然而去的背影,僵住了神色,他这是何意?心念转动间,有种不安之感,无声袭来,她不及细想,人已追了出去。

    清冷的院子里,静谧安宁。杨柳独坐在亭中,遥遥望着夜空,眉间无尽的寂寥。这时,一盏孤灯,一条长长的影子,在寒风中摇曳,覆在了他的身上,飘忽不定。

    杨柳回眸看着烛火下的人影,神色淡漠,缓缓的道:“江兄!”江无痕微微笑了,将灯轻轻放在石桌上,人坐了下来,手中多了一坛酒!杨柳眼里掠过诧异,道:“你这是干什么?”

    江无痕不语,空气中,却平添了一丝酸涩,杨柳感觉得到,其实,江无痕活着并不开心!只是他向来善于掩饰,从不表露出来。而现在,难道是因为冷淡,他也和自己一样,成了失落之人?

    江无痕默默倒了两杯酒,微笑道:“独醉不如众醉,一醉解千愁!”杨柳脸上,不经意露出了讥笑,道:“你有何愁意?在江湖中,你的名气,你的身份,你的地位,谁人能及?谁人不羡慕?你还不满足?”江无痕轻嗤一声,笑得讽刺,淡然道:“我要的,并不是这些。”

    杨柳心下明了,却忍不住问道:“名利不希罕,你想要的,又是什么?”江无痕沉默,恬淡的眼波中,泛起了淡淡的痛楚,他想要的,只想和喜欢的人,不再分开,不再错过,相守终生!可惜,这个愿望,对他而言,太奢侈了;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实现!

    杨柳垂下眼睑,心在抽痛,抬手一杯饮尽,沉默无言;他喃喃的道:“你知道吗?我本应该很恨她才对!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恨不得她死了才解恨!可是。。。。。。”他用力握紧了杯椽,手在轻抖,啵的一声,杯碎裂开,尖锐的碎片深刺入肉,掌心中的鲜血顿时溢出,滴滴滚落,染红了衣袖。

    痛,不及心痛。杨柳毫无知觉,反而握得更紧,掌心上的痛,带给他一种自虐的快感;深吸了一口气,哑声道:“我却一点都不恨她,一点都不恨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