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人本无情(下)

章节字数:2001  更新时间:09-10-06 22: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冷淡双手抱着双膝,无助地缩在一角,人已泪如雨下。

    上官寒烟默默注视着她苍白的脸上,那点点绝望的泪痕,像无情的刀刃,无时无刻,在折磨着他的心!眼里不禁泛起了浓浓的悲伤。他与她,共患难,同生死,只为了执守心中的一份永恒,无怨无悔,守护在她的身旁;而她,却始终不肯打开紧闭的心门,毫无保留地将他挡在了外面,空守承诺。

    他终于明白,她为什么,总会一个人悄悄的离开,总会选择一个人孤独,就像天际的一颗寒星,璀灿夺目却又遥不可及。他们经历了太多生死离别,面对着她,已经没有力气强压着自己的埋藏深种的情愫,宛若山洪怒水,哄然爆发。

    他伸手将冷淡拥在了自己温暖的怀中,让她倾听自己急剧狂跳的心,在为她而动,为她而痛。他要让她知道,在他心中,她是多么的重要!

    冷淡任由他紧紧抱住,疲惫得不想挣扎,听着他心跳,仿佛是心碎的声音。她的泪,抑止不住地狂涌滴下,滚烫的感觉,在烧灼着上官寒烟的肌骨,很痛,很痛的感觉。

    漆黑的窗外,月清如水,朦胧间,一抹淡淡的白云飘过,空留下,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

    夜风过处,木叶摇曳。夜色下,空寂的屋顶上,斜靠着一条洁白随意的人影,遥望着一顷碧水,对月独酌。多情而断肠的西湖水,却掩不住他眉间,孤独的寂寞。

    手执酒坛,狂饮而下,上等的佳酿,满嘴的苦涩,一直苦在心底。如果不是错过了彼此,也许今日,他与她,就不会是这种场面;可惜,错过了,就回不了头了,只能一直错下去,眼看着,错得越来越远。他霍地抓起了酒坛,甩手抛进了出去,酒坛划起一道漂亮的弧线,跌落在西湖水中。“扑通”一声沉响,水里激起一层层波纹,渐渐扩散,越来越密。就像他此刻的心事,凌乱又纠结。

    他的唇畔,凝满了苦笑。江无痕,潇洒如你,曾几何时,你自由自在的心中,束缚了世俗的牵绊?变得多愁善感?突然,屋顶另一端,传来一个清柔如风的声音,轻轻的道:“你心痛了,是吗?”话语钻入江无痕的耳畔,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淡漠的目光,看向了那条纤美娇柔的身子。

    武当派名门闺秀!江湖闻名的大美人!他的未婚妻子!沈红萼仙子般的风姿,美艳不可方物。她紧紧盯着他,露出了动人的笑意,温柔的道:“你看到他们情意绻缱,你的心在痛了,是吗?”

    江无痕沉默,不答,背向了她,临风而立,恬淡无波的瞳中,掠过了复杂痛苦之色。沈红萼一旁,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她的心,涌上莫名的刺痛和嫉妒,静静伸出了双手,从他身后,抱住了她,颤抖柔弱的身子,贴着他流云般寂廖的背,黯然销魂。江无痕一僵,没有动。

    沈红萼颤声道:“既然心痛,为什么不放下?”江无痕还是没有动,眼里的痛楚,更深,更甚。沈红萼咬着红唇,楚楚可怜的道:“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痴,都在苦苦追求那可望不可及的东西。就像你和我,这辈子,我便认定了你,就是我的夫婿!不管你心里认不认,始终如一,守候在你身后;而你,却一次次的伤了我的心,默默守候着,那本不属于你的人!”

    江无痕的心像被一根尖针刺入,抽搐起来,对她的痴,不是不懂,只是不能承受,剩下的,也许就是愧疚了。沈红萼泪水盈出双眸,哽咽道:“为什么我们不能试着改变,好好的珍惜彼此?”江无痕脸色立即变了变,用力推开她环紧的双手,退开几步,如避蛇蝎。

    沈红萼美丽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又羞愤又怨恨,一时气在了当场,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咬牙切齿道:“江无痕,你……你是懦夫……”江无痕神色淡然,道:“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英雄!是你一直抬举我了。”

    沈红萼双手握紧,气得花枝乱颤,嘶声道:“好……好……”她急促地喘着气,面容扭曲,道:“我会让你们身败名裂,让所有人都指责你们!让你们永远都不能在一起!”江无痕瞧着她声嘶力竭的样子,愧疚难言,他不想伤害任何人,却又不得不伤害人。尤其是女人。

    沈红萼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如果我得不到的,我就会毁了它!任何人都不会得到!”一字一句的怨述,从齿缝中迸出,充斥着骇人的恨意。江无痕沉默,此时此景,他还能说什么?用苍白虚伪的谎言,去安慰被自己伤害的人?

    天地间,弥漫着深深的寒意,刺激着人的心。江无痕轻轻一叹,道:“其实……江湖儿女……四海为家,从来都没有资格有情。”沈红萼迎风冷笑,目光变幻难测,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江无痕温言道:“你……情绪太激动,也许静一静,对你会好些。”沈红萼冷冷的道:“不必。我已经很冷静!”她盯着他,恶毒的笑了,悠然道:“你记着:最好杀了我!否则,我会像阴魂一样,日夜在暗中缠着她、折磨她!”

    江无痕道:“她不是杀你父亲的凶手!你明明清楚,为什么要这么恨她?这样对她太不公平了!”沈红萼远远眺望着黑暗中的望江楼,星火已黯淡,她格格怪笑,道:“因为我恨她!”

    因为我恨她!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代替这五个字的解释。恨,包括了太多,却只因嫉妒而起,女人的心,往往最狭隘,也最极端。

    江无痕身形陡地飘起,跃入林木中,刹时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沈红萼呆呆瞪着他消失的方向,脸上的倔强和怨恨慢慢褪去,换上了悲绝。她全身冷得簌簌发抖,弓起身子,缩在屋檐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