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杨柳孤岸(上)

章节字数:2020  更新时间:09-10-06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杨柳岸,晓风残月。

    夜色西湖上,淡淡残月微光,。

    上官寒烟和冷淡站在湖畔,默默眺望着如斯寂夜,相互无语。上官寒烟仰望天际,道:“天黑了,我们……住一晚,明天再上路?”冷淡沉默,眉间笼罩着一层忧伤。上官寒烟清澈的眼睛注视着她,无限怜惜,道:“如果你心里很着急的找你母亲,我们连夜赶路也可以。”

    冷淡淡然道:“不用了。”她仿佛想起了什么,道:“你怎么也一个人离开了?马婆婆和杨柳他们呢?”上官寒烟道:“唐老头年老体虚,和杨柳一起回了马家庄,江无痕帮唐老头运功疗伤逼毒后也离开了,也许……他也在找你。”说完紧紧盯着冷淡的脸色,似笑非笑。冷淡木无表情,道:“他自然有他的事情要做,为什么一定是找我?”

    上官寒烟默然,冷淡道:“刚才在西湖边,我遇到了百花仙子和沈红萼,与她们过招,我居然……不想杀她们!”上官寒烟道:“因为你的心比谁都善良。”冷淡心却在苦涩,道:“不,因为我看到百花仙子的眼睛,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上官寒烟淡然一笑,道:“那她很幸运,可以逢凶化吉。”冷淡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居然下不了杀手。”

    上官寒烟看着她,轻轻叹息。倔强如她,不想杀人,为什么还要找个牵强的理由,来欺骗她自己的心?

    杭州城。万籁俱静,偶尔有一二盏疏灯,在黑夜中闪动;冷淡淡淡的道:“回客栈吧!”上官寒烟点点头,别后重逢,她似乎对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慢慢变了。他满心的愉悦,心中积压的阴霾,刹时烟消云散;满湖风景,在他眼里,却不及眼前人的半分颜色。

    忽然,柳岸旁,传来一声低沉抑郁的呜咽,极轻极哑,显然是极力隐忍着。冷淡和上官寒烟对视一眼,泛起了疑惑。半夜三更,寒意深深,是什么人,独留在西湖畔,伤心哭泣?二人纵身飞起,向呜咽的方向掠去。

    一株垂柳下,斜靠着一个衣着落魄潦倒的年轻人,头发散乱,随意绾着,一双明亮如星的眼眸,此刻却比残月更黯淡,蒙上了深深的哀伤。说不出的颓废,说不出的彷徨。

    冷淡顿时僵在原地,脱口道:“杨柳!”那年轻人身子一震,霍然回首,瞪向了不远处,脸色在凝结。是梦?非梦?她怎么会出现在西湖?直直盯着冷淡冷漠而苍白的脸,伸手揉了揉眼睛,他害怕,这是一个梦,眨眼之间,就会一片空白。

    冷淡道:“三更半夜,你怎么会在这里?”杨柳轻轻扫了一眼上官寒烟,嘴边噙着一丝嘲弄的笑,抓起身边的酒坛,对饮起来。冷淡劈手夺下,蹙紧了眉,道:“你这是干什么!你应该和马婆婆他们一起!”

    杨柳瞧着她夺下的酒坛,哈哈大笑起来,道:“不该在这里?”他眼里泛起了悲愤之色,摇摇晃晃站起身,嘶声道:“你忘了吗?我生在杭州,几个月前,我的父亲,就死在这里!”冷淡的心,像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沉了下去!

    杨柳停住笑,满脸怨恨,冷冷的道:“你应该不会忘记!因为你,我成了一无所有!”上官寒烟望着冷淡渐渐发白的脸色,心中怒气上升,正欲开口说他,被冷淡暗中扯了扯衣袖,才没有说出来。

    杨柳用力捶着头,眼神复杂而痛苦,哑声道:“难道我回来祭奠我父亲,都不可以吗?他已经死了,你还想怎样?”冷淡一动不动,默默无声。杨柳又道:“我知道不是你!而父亲却因为你而死,我该恨你的!可我……”他呼吸急促,神色更痛苦,颤声道:“我连恨你的力气都没有……”

    冷淡怔住,他……话中之意,是什么意思?上官寒烟听得明明白白,杨柳的心事,他也早就知晓!只有她不懂。却不知是真不懂,还是在装糊涂。

    杨柳冷冷看着冷淡,道:“从今后,我和你,再无关系,不再相见!”狠下心,向夜色中走去。

    纵然心不死,有不舍,又能如何?自己只是她生命里的一名过客,从不会为他贮留,只会徒增他的悲伤。掐断了心中难舍的妄想,不再奢望。

    冷淡瞧着他的身影,渐渐与漆黑的夜溶在了一起,越来越遥远。她黯然一笑,道:“跟上去吧。”上官寒烟道:“跟着去?”冷淡点头,道:“只要与我有关的人,都会受到牵连……”甚至是生命!心在抽搐,身子已向杨柳追去。

    望江楼已安静。杨柳一个人,抱着酒坛,独自坐在空旷的大堂角落中,狂饮着酒,醉得一塌糊涂。冷淡和上官寒烟站在楼廊上,恰好的视角,一览无余。

    上官寒烟轻轻一叹,如果自己也可以这样,被她暗中关心,未尝不是幸福。他咳一声,道:“他……在自我放逐……其实也是自暴自弃!”

    冷淡转身不再看杨柳,淡然道:“回房歇息去吧。”上官寒烟迟疑地道:“那他……”冷淡冷哼道:“他那么喜欢醉,就让他醉。”醉成那样,想走都没有力气了。

    幽黑阴暗的房中,冷淡坐在床上,毫无睡意。她习惯了黑暗,只有在黑夜里,她感觉,是一个活着的人!不用伪装,不用掩饰,活得如此辛苦。

    忽然,一条黑影电射般掠过屋檐,瞬间即逝。冷淡心念一动,想也不想,飘身窜出,挡住了那条黑影。方才看清楚是沈红萼!沈红萼陡然看到冷淡,好像在意料中,并不感到意外,格格一笑,道:“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冷淡冷漠地盯着她,道:“你为什么老是跟着我?想干什么?”沈红萼古怪的笑道:“我不想干什么!”冷淡冷冷的道:“你半夜三更不去睡觉,鬼鬼遂遂跑到这里不会干好事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