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斯人憔悴(上)

章节字数:2008  更新时间:09-10-12 12: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上官寒烟别过头,漠然不理江无痕,锐利的双眼,紧紧盯着冷淡,呼吸急促,道:“我。。。。。。我不会吃的,否则,还不如。。。。。。不如死了的好!”冷淡咬着唇,静静的道:“我答应你!”上官寒烟顿时目泛异彩,紧紧抓住她的手,怔怔的道:“你。。。。。。你不骗我。。。。。。”

    冷淡眼波如水温柔,坚定点头道:“你两次舍身救我,这份恩情,我铭记于心。纵然可以骗天下人,绝不骗你。”上官寒烟惨白的脸色一黯,露出了苦涩的笑意,道:“恩情?恩情!好,好!我吃!”他把还魂丹,一口吃了下去。

    江无痕一直没有说话,默默地帮他包扎伤口,尔后,暗运内力为他全身疗伤,自始至终,将心事隐藏在最深处,不让旁人看透。冷淡静静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男人,心,在悲伤。

    他们,不知不觉间,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已经不知该如何取舍,如何选择!无论是谁,都会伤了另一个人,她不能这样做。既然无法选择,那么,就伤自己吧,伤到底,伤透心!

    黎明的第一缕曙光照在窗棱上,明亮又寒冷。

    上官寒烟沉睡着,冷淡守着床边不敢离开,注视着他黯淡苍白的脸,黯然无语;他会不会醒来?他会不会就这样的死去?她不知道,也不敢想,满腹的忧丝,在纠结。

    江无痕站在窗前,看着亮眼的光线,心里充满了阴霾;他从不愿意伤害人,更不会轻易的喜欢一个人,特别是女人。他对冷淡的情,以及和上官寒烟的十年之谊,永远不会变;今天二人竟然为了情,为了这个冷漠孤独的女子,他们之间有了微妙的矛盾!他听完刚才冷淡与上官寒烟的对话已经知道他们许下了承诺,就明白了。像当初自己曾经应允了沈红萼的婚约一样,即使心里不愿意,却再也不能改变。

    江无痕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道:“你也歇会吧。”冷淡看着他,道:“我不敢睡,我怕他醒来。。。。。。找不到我。”江无痕心里涌起涩涩的酸楚,目光定定瞧着她的脸,道:“如果受伤的。。。。。。是我,你会怎样?”冷淡低下了头,缓缓的道:“你不会受伤的,因为你是神剑公子。”江无痕脸上掠过一丝凄凉的笑意,喃喃的道:“对,我不会受伤,也不会死!”

    冷淡的心像被尖针刺了一下痛入骨髓,心想:如果你死了,我会跟着你去的。但是她没有说什么,就这样彼此沉默,彼此伤感。江无痕走了出去,他的背影笔直、洒脱,更多的是落寞。冷淡没有转身看他,她没有勇气看他的背影。

    江无痕独自坐在屋檐上,衣袂当风,神色平淡,看着城里的人来人往,一片繁华热闹;而他的世界,却一片空白!他拿出竹笛吹了起来,笛声幽怨,欲说还休,蕴含着丝丝惆怅。

    冷淡倚在窗台,遥望着他专注的神情,修长的手指变换着不同的音律,她的心揪了起来,一股难言的痛楚,撕裂开来;江无痕目光转动,亦在深深的凝视着她,四目相对,却相顾无言。

    这时,院子里俏立着一位红衣女郎,瞧着二人,格格的笑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一句真是好诗!我现在才明白这句诗的意义。”语气中带着幸灾乐祸;江无痕停下笛声,冷淡冷漠地看她,正是美如天仙的沈红萼,淡淡的晨光下更是明媚动人。冷淡冷冷的道:“你又来了。”

    沈红萼露出美丽的笑容,脆声道:“对,我来看看你们,是不是真如书上所写的‘有情人终成眷属’!”江无痕飘身跃下,淡然道:“你怎么变得这么刻薄?”沈红萼恶毒的笑道:“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是不是?江郎。”冷淡听了,泛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江无痕哭笑不得,无奈道:“你来干什么?”沈红萼娇笑道:“我来看医仙死了没有,我姑姑的剑法,是不是很厉害呀?”冷淡沉下脸来,道:“他当然不会死,你省省这份心吧。”

    沈红萼悠悠地斜视一眼上官寒烟的房间,道:“他本来是不会死的,不过恐怕要被你们气得口吐鲜血而死。”冷淡瞪视她,冷漠的眸光里,掠过了怒色;江无痕淡淡一笑,道:“你放心,他不会死。”沈红萼微笑道:“是吗?不过我看他的样子,恐怕难说得很!”冷淡心中一紧,她的话,像一根尖针,直刺在她的要穴上!沈红萼冷冷一笑,道:“看来,医仙也不过是俗人,逃不过死之一劫!”

    冷淡的心,抽得更紧,哑声道:“你来,又想怎样?”沈红萼负手抬头,傲然道:“我没怎样,只是来看看自己的夫婿而已。”江无痕叹气道:“我不是你的夫婿,我来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不要到处乱说,只会坏了你自己的名声。”沈红萼眼波变得幽怨,哀伤的道:“是吗?”尔后,神色一变,变得诡谲,啧啧冷笑,道:“当初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我就是名正言顺的江家未婚妻子!以你的聪明,不会忘了吧?我不解除婚约,你们就一辈子不能在一起,知道吗?”

    冷淡冷冷一笑,道:“我与他本来就不在一起,是你自己疑心病重,胡说八道,自己不要自己的面子!”江无痕凝目看她,眼底的悲哀,一闪而逝。她是在暗示自己,还是在暗示他?

    沈红萼脸色一沉,阴冷地看着她,道:“是不是胡说八道,你们自己心里明白。”冷淡不屑一哼,漠然道:“我不想跟你这种疯子说话。”沈红萼神情立即变得激动,跺脚大声道:“你说我是疯子?我告诉你,我姑姑学会了至高无上的剑法,如今,你的凤凰剑根本不算什么,你等着受死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