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苦果难尝

章节字数:2447  更新时间:10-03-23 0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衡儿,不要再念着纪远思,朕要你近期之内就选定王夫。”

     “不!”

     “这是你身为储君的责任,由不得你任性!”

     “朕近日便会替你安排大婚。”

     话音刚落,女皇陛下便消失无踪,任商苏衡怎么唤也唤不回头。

     再一转脸,纪远思于眼前出现。

     “公主,……”

     她一喜,“远思,来,”伸出手去,发现手中正攥着只杯子,自然而然道,“陪本宫喝酒。”

     “公主,别再喝了……”

     “满上!”

     “……是。”

     杯满上,她接过来一口饮尽。放一杯子,见到桌上金壶,抓过来豪气十足地扬首灌入口中。

     “再来……”无人回应。

     远思呢?怎么也不见了?商苏衡茫茫然起身,四下寻找,耳中隐约听到管弦声细细。为什么有鼓乐?她抬起头,处处都是金红色的光芒,旋转晃动。

     她已经大婚了?那王夫呢?是了,刚才远思在,必定是大婚了。商苏衡迫不及待迈着蹒跚地步子晃当当地向外行去,出了门,冷风一吹,打了个颤,寻思不对,如何走出来了?应当去寝宫才是。

     她转过身往西偏殿方向而去。推开殿门的那一刻,不悦地眯细了眸子,“灯怎么就都熄了?值日女官呢?”看来,平日她真是太纵容身边的这些侍从女官了!她的寝殿里的烛火竟然昏暗如斯!

     “远思?”

     无人应答。

     “远思?”她边喊边向里走,诧异地发现人已躺下了。

     “远思?”怎么就睡了?很累么?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笑了:“是了,大婚仪程的确很累人的,不过,远思,虽说是文人,但你的体力可真是不怎么样,本宫可都还没觉得累呢!快起来,别睡,方才的合卺酒你还未喝!”

     伸出手大力摇着床上那人的胳膊,终于见他张眼开声:“公主,你醉了!”

     “醉了?”她抬起手来嗅了嗅自己的衣袖,一笑,“是喝了点,那也是因为高兴嘛,但我真的没醉。”

     话才说完,就打了个嗝,浓郁的酒气喷出,迷蒙了双眼,恍惚间见到纪远思无奈恼怒地皱起了眉。

     “公主,你真的醉了。”

     “说了就只是多喝了点!今日可是咱们的大喜之日啊,本宫高兴嘛!”说着,又打了个嗝,她晃了晃晕呼呼的脑袋,试图令自己清醒些。只可惜房梁木柱、锦凳方桌还是不停在她眼前打转,令她再撑不住发软的身子,也无力顾得其它。

     罢了,且先休息一下罢。

     她一手掩嘴打了个呵欠,一手伸出去推纪远思:“远思,睡过去点,不然本宫就没位置了。”

     “你不可以上来!”

     商苏衡怔怔然,动作迟缓地停下手:“怎么了?”

     纪远思一脸戒备:“不许上来!”

     商苏衡努力运转混沌地大脑,隐约记起纪远思平素的冷淡态度,忍不住生出几许怨气,迟疑道:“远思,你,……难道是反悔了?”

     纪远思怒道:“反悔什么?我根本就见鬼的什么也没答应!”

     说完这句,又愤愤咕哝:“该死的!我跟个醉鬼分辩什么?有理说不清!”

     商苏衡酒气上涌:“你竟然说你没答应!你,你,那今日这大婚何来?”

     “哪来的什么大婚?你真是醉糊涂了!”

     商苏衡跳上床,揪他的前襟:“你竟然敢反悔?本宫绝不允许!没有大婚是么?哼哼!只要过了今夜,大婚便是铁板一样的事实!”

     她全没注意到被扑倒的那一刻,那纪远思抽了口冷气,眉头拧起,脸上划过一丝痛楚,“别做傻事,你会后悔的!”

     酒血交融,携着激昂热意,在商苏衡的血管里横冲直撞,直逼脑门。她大声道:“本宫做事,绝不后悔!”

     “来人!快……”

     “闭嘴!”眼见纪远思竟然张嘴唤人,商苏衡又羞又怒,一手捂住了他的嘴巴,顺手扯了块丝巾迅速塞进他嘴里。

     纪远思伸手去扯丝巾,商苏衡压上去,使劲地掰开他的双手,两人扭在了一起。

     纪远思手劲不小,商苏衡只靠双手制服不了他,仗着身处上方的优势,整个人爬上去,用两条小腿压住他一只胳膊,双手加上半身之力,终于摁住了另一只胳膊。

     顺手解了纪远思的腰带,三下两下将他的两只手都绑在床柱之上,才想松口气,一眼看到他蹬动双腿,干脆又从幔帐上扯了两根丝绦下来,将他的双脚也分别绑定,然后大大地喘了口气,转首略带得意与挑衅地向他看去。

     果然,床上人一脸焦急与愤怒,头颅不停地左右扭动试图甩出口里的丝巾,而双手奋力挣动想脱开束缚。

     商苏衡又打个嗝,再次迷蒙了双眼,她隐约记得自己还从来不曾真正地强迫过他,而今夜……挥去心底的难受与不舍,她低语:“远思,这是你逼我的。”

     对,她没有错!这都是被纪远思逼的!她不能心软,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若她现在心软,她和远思就真的完了。

     她定住纪远思的脸颊,先安抚地在他唇上啄了两口,喷了他一脸酒香,而后喃喃道:“远思,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也不理纪远思怒目,顺着他的下巴一路亲了下去……

     这究竟是什么见鬼的衣裳?为什么会缠成一团一团的,解也解不开?拉了了半天也解不开身下人的衣裳,商苏衡困扰地跨坐在纪远思身上,颇有些无措。

     哼!远思以为他将自己包了起来,她就拿他无法了么?

     “远思,是你逼我的!”

     才因失措慌张摔下床榻,便对上闯进殿内的侍女们一脸惊恐不信,再望了眼榻上那张鲜血淋漓的脸,商苏衡狂叫了一声,“不——!”扭头冲了出去。

     “公主?公主——”

     “快,快将公主追回来!”

     “风侍卫呢?快去,找他来让他将公主追回来!”

     追人的追人去了,报信的报信去了,剩下的对着可怕的案发现场哆哆嗦嗦,手足发软不知如何收场。

     此时,本该护卫商苏衡的风从龙却并不在宫里,他更没想到的是,他将因这一次的擅离职守,追悔终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