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我心谁知 一

章节字数:2160  更新时间:10-03-17 14: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和殿,乌衣监暗探正报告从侯府探回来的消息,商苏衡听罢,似问非问地低语:“都请遍了?”

     这名乌衣密探应了句:“是。能入殿的大人们都请了,去的有七成以上。”

     商苏衡忖道:乔迁之宴遍请大臣,袁诚武的动作不小哪!他就这般急切地想入朝参政么?不过,这般动作流于明处,是说他太有城府还是心思不重才好呢?罢了,就先放着,观察观察再说罢。

     想了想,再问:“纪大人呢?”

     “纪大人也去了。”

     商苏衡皱了皱眉,远思在搞什么鬼?袁诚武会请纪远思她一点也不奇怪,但是一向不喜应酬的纪远思会去她就不能不感到意外了,难道他还真打算扶植袁家么?

     “侯府要一直差人盯着,若有异动再报。”

     “是。”

     挥手打发了乌衣探,默了片刻,商苏衡又招手将内侍总领尚思叫至近前:“去相府传个口谕,让纪大人入宫一趟。”

     尚思领命正要离开,商苏衡又叫住她:“等等,不必即刻前来,将口谕传与管家,让他待纪卿回来之后告诉他就是。”

     尚思领旨而去。

    

     一等侯府

     侯府之宴方兴未艾。坐中有举杯邀酒的,也有大啖美食的。纪远思坐在主桌上位,正慢条斯理地夹了筷翡翠银丝送入口中,细细嚼着。比之有些一脸通红、眼睛发直、口齿不清几近失态的人,冠玉般的面颊上只敷了层淡淡粉色的他实在要从容许多。

     他喝的并不少。

     主位上的袁诚武不住地向他劝酒,再加上坐中的一些同僚也时不时来敬酒,算起来,少说也喝了两壶下去了。好在他身居高位,向来冷脸,来敬酒的从来只喝第一杯,再敬便会被他推了,而且他也从不向旁人敬酒,因而较之旁人还是要轻松很多,也因此无人知道他其实有千杯不醉的海量。

     也因这无底洞似的酒量,他才能于酒桌上悠闲从容的观察别人。这是他的秘密,从来也无人知晓。这也是他今日会来赴侯府之宴主要原因。

     酒桌之上酩酊之时,人最容易放松警惕,便会泄露一些平时决不会吐露的信息。他要想稳坐相位,掌握百官动态极为重要。为免有人说他结党营私,三五人的私宴几不涉足,这种大宴,他却是很喜欢的。

     他不曾想到的是,正当他不着痕迹观察别人的时候,有人也在偷窥他。

     那窥探他的人此刻正隐在假山之后。

     “爹身边的怎么坐了个布衣?不说今日宴请的都是朝中大臣么?那个穿青布衣衫的人是谁,怎会坐在爹爹身旁,爹爹对他好像还甚是看重?”

     “小姐,那人就是史上最年轻的宰相纪远思纪大人啊!”

     “他就是纪远思?”

     “是啊。奴婢听人说,这位纪大人贵为当朝一品,却甚是清廉,只要不上朝,穿的必如普通百姓,出门也仅坐二人小轿,可不像其他大人,仆役过百,前呼后拥地大显威风。”

     郡主袁双玉听罢,细细打量了纪远思一番,道:“他手握重权,执掌朝堂,即使没有仆役前呼后拥,也必不会减了一分威势,难怪他虽然只着布衣,气度却远胜于其他锦袍玉带的家伙呢!”

     说罢,再一次眯细了一双眼角上挑,水波荡漾的明媚眼眸盯住纪远思一看再看。

     侍立在侧的小丫环玉儿,自小就跟着她家郡主,这时见了自家郡主的神情,猜到了她的心思,忍不住用绣帕捂住嘴无声地笑了。

     “这人相貌也是不错呢。”袁又玉忍不住又赞了句。

     “正是。听说,纪大人不但是最年轻的宰相,也是有史以来最俊的宰相。”

     袁双玉回头瞥了玉儿一眼:“你又知道了?怎得咱们才进京这个把子月,你这丫头就打听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消息?”

     “哪里是乱七八糟的消息?奴婢可是为了郡主您着想呢!”

     袁双玉被人窥去了潜藏的心思,大羞,顺手扯了天上云霞挡在脸上,只是此时霞光正艳,倒更是露馅了,只有跺脚嗔道:“小丫头不许胡说!”

     玉儿悄声笑道:“奴婢可没胡说。还有啊,奴婢可听说了,这位纪大人可是至今未娶呢!”

    

     申时,纪远思由东侧门入皇城,来见新帝商苏衡。

     小内侍不须新君发话便取来椅子,放在书案之侧,商苏衡招呼他坐下:“远思坐罢。”

     纪远思不想离她太近,推却道:“臣不敢。”

     商苏衡眼里现出三分恼意:“先帝也曾赐坐,怎么到了朕这里,远思便坐不得了?”

     “臣绝无此意。”纪远思立时否认,为了表示他没有不尊重新君的意思,他三步两步走上前,坐在椅上。

     商苏衡见目的达到,心底欢喜,眼里泄出浅浅情意。她想的一直不过就是如此,远思就坐在她身边,不论家国天下大事小情,她与他共同面对。他的才华她不会埋没,她要他辅佐她共同开创盛世华年。

     她要他相伴一世……

    

     不用看商苏衡的表情,坐于书案之侧的纪远思亦感受到气氛发生微妙变化,更觉芒刺在背,不得已,咳了声:“嗯哼!不知陛下召臣来所为何事?”

     商苏衡回过了神,微微有些窘,心思一乱,原本没打算直说的问题冲口而出:“朕听说远思今日赴了侯府之宴?”

     纪远思心头暗凛,他一直隐约知道陛下手中有一支秘密部队,专司监察天下百官。只不过先帝在位的时候做的极为隐蔽,他虽然猜到一些,却始终没有实据来佐证自己的推测。而今天,商苏衡这一问终于让他证实了自己的怀疑。

     从自家管家那里知道陛下让他宴罢后再入宫,因为是口谕,又无要事,他便只当传旨的尚思揣摩圣意示惠于他,如今商苏衡这一回,他突然反应过来,尚思是先皇留下的人,向来严谨,又如何会做此延误圣旨之事?他必是得了陛下的明示。由此可知,商苏衡早就知道了他赴宴之事。

     顿时,强烈的不满涌入心头。帝王毕竟是帝王,再有情有意又能如何?便是连起码的尊重与信任都没有!这股子怒气来得又快又猛,使他一时间不及细思,先帝在位时,他便已经对密探之事有所觉察,那时他还觉得这是帝王家掌控人心的手段之一,只要他身正影直,对此事实在不必过虑。而如今听到商苏衡监视他却为何会如此愤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