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我心谁知 二

章节字数:2230  更新时间:10-03-18 09: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话一出口商苏衡便知说错了。纪远思精明细致,她的话不但暴露了乌衣监,更让纪远思误会她不信任他。只是话说出去了,便如泼出的水是收不回的。即使她心底懊恼得半死也是无法,只得再道:“远思一向不爱应酬,为何对袁府如此重视?”这才真的是她好奇在意的地方,只不知纪远思可明白?

     纪远思到底是极善于控制情绪的,怒气来得快,敛得也快,平复了怒火之后便能从容对答:“侯爷第一次入京,于礼亦当拜访,又哪有相请而不至的道理?”

     这是场面话,商苏衡如何不懂?

     于情于理,纪远思不应搪塞她。不过,纪远思虽然脸色没变,但她感觉得到他的恼怒,而推想会让纪远思恼恨的理由,却令她有丝欢喜,对纪远思的自做主张以及他究竟为何去侯府的疑惑全不想再盘根究底。

     不过,她可是得罪了远思呢!想到这点,忍不住有点头痛。制约朝臣本就是帝王心术之一,本来平常之至。以往她从不觉得有何不妥,今日不知怎得便觉得有点愧疚,她性子向来张扬霸道,积极进取。可只要一对上纪远思便总有点缩手缩脚,左右为难。尤其在那件事之后……

    

     想到那件事,便免不了想到那个虽然封了司奉,实质上却是被软禁在宁和宫的高雁行,那个被他鞭了一顿,又划花了颜面的人,想到这人,便如同儿时溜出皇宫,贪嘴吃了外食,结果误吞了只蝇虫,即使后来呕干了苦胆,那份恶心依然数日不去。

     纪远思见商苏衡不知想到什么面色有些古怪,猜不透她究竟要如何,生出几分不安,只是脸上看不出来罢。

     商苏衡默了好一会儿,终于压下烦郁情绪。再一抬眼,便见纪远思拘谨地坐在下首,心头一软,最后一丝不快也散落于浮尘虚空。

     “远思你看,”她指了指案上一份厚厚的卷宗,既然已经不打算再追问袁家的事,便将注意力拉到国事上来,因为这份卷宗,她原本就有意召纪远思入宫,只可惜中途插入了乌衣监的密报,乱了心思,反有些本末倒置了。

     “金遥府郑卿奏请开凿运河,连通青湖与阳河,称此举可将阳河分流,如此一来便可对抗水患。朕记得青湖与阳河之间原就有一条相通的河道,朝廷也曾大力疏通,再开凿新河道是否确有必要?”

     说到政事,纪远思心立刻灵活通透起来。金遥府的卷宗他是看过的,关于连接一湖一水的益处卷宗里写得是极尽详细。阳河的水患问题一直心来都让朝廷饱受困扰,他对此也曾做过比较周详的研究。在他看来,疏通分流的确是解决水患的根本之道,所以开凿运河虽说是工程浩大,但确是长久之计。

     于是他道:“青湖与阳河之间原是有条河道相通,但那条河既浅且窄,虽是反复疏通,遇上大水还是无法积极作用,每每致使下游郡县受损严重。郑伯仁奏请开凿运河,倒也言之有理。”

     “那,将原来的河道再行深挖岂非更方便可行?”

     “臣以为未必如此。”

     “那又是何故?”

     “将原来河道再行深挖工程亦不小,况且臣认为再开新的河道当更有效。”

     “那依远思的意思,运河当修了?”

     “臣以为,当修。”

     商苏衡中指轻叩案几,陷入沉思。

     半炷香的工夫后,她抬起头:“若是确可解阳河水患,这运河的确当修,只是这修河之银由何而出?远思当知,国库内并无多少银两,安昭那边余患未除,朕不可能将库银全拿出来修整河道。再则那几个州府才遭水祸,百姓需得修整家园,此时令彼等出工凿河亦是不妥。”

     这个问题纪远思自然不会可能没有考虑,而且,他也思度过解决之道,此时商苏衡问来,他倒也从容不迫:“前年,织造司收春丝两万担,棉五万担,制得五色锦五百匹,以及数千匹其他织物。去岁遭灾,只得了夏丝,精棉更是不足。臣请将织造司存余的织品抛于市上。臣估算过,此举可换得现银十万两有余……”

     商苏衡打断他:“五色锦向为贡品。”

     纪远思目光灼灼,语含深意:“如此,更是价高难得……”

     商苏衡注视着纪远思光华灿烂的双眼。片刻后,点头。

     纪远思接着往下说:“再有,金遥、湘淄等处因水祸有流民数万,至今仍有不少需得耗费钱粮赈济,陛下可降旨召之前去开凿河道。如此一来,赈灾之银亦可权作河工之银;此外,更卒之法容易引发民愤,的确暂不可行。陛下可再降一道旨意,百姓若有自愿出力河工者,凿河一年,抵税一年,凿河三年,便抵税三年,如此便可引之自愿前来……”

     商苏衡频频点头,果然好办法!如此一来,银有了;人,也有了。

     “此法甚好!既然远思已有周详计划,那这开凿运河之事,朕便交你督办。”

     纪远思离案跪倒:“臣领旨。”

     商苏衡摆摆手:“远思不需多礼,起来罢,坐。”

     “卢州太守奏称辖下白石县堪得一处矿脉,尚无法确定是何矿藏,请旨派专员前往鉴定,远思你看当派何人前去?”

     纪远思对道:“据臣所知,铁官许至安博通五金,让他去当可。”

     ……

     就这般,两人在偌大的御书房里商讨、处理政事,虽然偶尔也有些微争吵,总体来说,当得“融洽”二字。

     戌时渐至。

     冬天的太阳出工迟收工早,戌时,月亮已经挂了好一会了。这时,尚思静悄悄走进来,轻声禀道:“陛下,该用膳了。”

     商苏衡抬起眼,这才发现炉火早已点燃,书案上也搁了两盏琉璃灯。

     “远思,就在宫里陪朕用膳罢。”

     纪远思搁下笔,离案躬身:“多谢陛下恩典。但是臣的叔父下午到府,叔父一直住在老家,多年未见,这一回终于肯进京,臣希望可以回去陪叔父用顿饭。”

     听到纪远思的拒绝,商苏衡心下一冷,怨气又升。刚要开口,忽然记起纪远思的确父母早亡,至于叔父么,似乎真有一个,虽然不知道他此一说是真是假,但是孝敬长辈的确是个理由。

     算了,今日便放过他。“如此,朕就不留你了,远思就回府好好招待你叔父罢。”

     “谢陛下圣思。”纪远思松了口气。回去陪叔父虽是事实,他还是怕商苏衡会执意不允,还好,她没留难他。

     哪知正往外走时,商苏衡又叫住他:“且慢——”

     纪远思打个咯噔,迟疑着慢慢回过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