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再起风波 二

章节字数:2408  更新时间:10-03-22 14: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还是御书房。

     纪远思觉察出商苏衡似乎有点坐不住。

     果然,不久之后,内侍通传:禁军都统风从龙求见。

     商苏衡眼一亮:“宣。”

     风从龙入内,单膝落地,拱手道:“陛下,臣已经安排好了。”

     商苏衡大喜,站起身,下了金阶,虚扶了风从龙一把,笑道:“有劳爱卿了。”风从龙顺势站起,低声道:“臣的本分。”

     商苏衡转首,恰好纪远思抬眼向他们望来,商苏衡颇为得意,寻思这一回的举动必定合他心意:“远思,且住。此间剩下的都不是紧要事,不急一时,先搁一搁罢,从龙已经安排好了,咱们今日也去芝兰馆,听听看名动京城的‘芝兰双绝’究竟如何?”

     “陛下要出宫听戏?”纪远思一呆,放下笔,眼底渐渐凝聚起怒意。现在已是一国之君的身份了,她行事还如当初做公主时般的肆意任性!出宫听戏?戏园酒坊正是人多眼杂的地方,这万一要出了点差错,如何得了?谁敢担待又谁能担待?

     并且这么大的事他事前竟然一点风声也不知道!纪远思冷冷看向侍立一侧的风从龙,对于这位禁军大统领不知轻重地纵容陛下任性感到异常愤怒。

     风从龙虽说有点心虚,对着纪远思的怒目奉上的却是略带挑衅的眼神。

     商苏衡招手让内侍更衣,并未留意他两人眼神交锋,轻快地解释道:“远思近日与朕都忙狠了,听说这满朝文武都去听过。也只有朕与远思还一无所知呢!朕已经让从龙全安排好了,咱们即刻前去。”

     “陛下不可!”

     “嗯?”笑意僵在脸上。

     纪远思知道会触怒商苏衡,还是面不改色的说下去:“陛下身为一国之君,却置安危于不顾,冒然出宫嬉戏,此举大为不妥,先帝……”

     “够了!”商苏衡愤然喝止,“朕今日不是要听你说教的,你只要回我一句,去,还是不去?”

     “臣不能去,陛下亦不可去。”

     “你!”商苏衡愤怒又失望,以指点向纪远思,指尖轻颤,你字过罢,竟续不下话去。

     纪远思见了撩衣袍跪倒,叩了个响头,而后直起上半身,神情郑重而恳切:“陛下安危关乎社稷,臣请陛下不要去。”

     商苏衡随手将桌边的砚台挥了出去,恰恰擦过纪远思的额头,然后掉在地上,裂成两段,墨汁四溅。纪远思首当其冲,溅了一身一脸。

     他却保持着跪姿,文丝不动,未避分毫。

     商苏衡抓着只玉镇纸正举到半空,见纪远思如此模样,顿住,片刻后又重重地砸在脚下。

     “从龙,走,听戏去!”说罢,拂袖便走。

     纪远思急急挪动双转身、冲着商苏衡的背影肯切道:“陛下,您若真想听戏,臣这就着礼部安排,恳请陛下顾惜金体,不要出宫啊!”

     商苏衡头也不回:“朕业已安排妥当。不敢有劳卿家费心!”言毕,摔门而去。

     风从龙匆匆跟上,跨出殿门的时候,回过头,怒瞪纪远思一眼,“纪大人可知,陛下也是听说大人一直操心国事,不曾去过芝兰馆,才特意邀了大人,可是你,哼!”说完,再瞪了纪远思一眼,也走了。

     内侍与女官们随之悄悄离开。空荡荡地殿堂里,只余纪远思。他面无表情地收回投向宫门的目光,不巧撞见方桌一角上的描花点心盒,想起了那日的桂花金糕……

     帝心莫测!

     他再次收回目光,默然跪着。阳光透过巨大的窗棂,投射在他身上,黑的墨汁,白的脸,额角一块淡红印迹,狼狈凄惨。

     身后,暗淡的影子拖曳于地面,随着日光远离而逐渐拉长,拉长……

    

     傍晚,商苏衡与风从龙返回皇城后,直接入了寝宫,正舒展双臂由女官伺候着更衣之时,尚思进来禀告:

     “陛下,晚膳已备妥,可要现在用膳?”

     “嗯。”商苏衡随意哼了一句算是回答。

     尚思再问:“可要唤纪大人一起用膳?”

     商苏衡脸色一沉,复又重重一哼:“他自有叔父陪着,何苦又招之来气朕!”

     尚思诧异地抬眼看了看商苏衡,顿时明了陛下她还不知道纪大人尚未离宫。

     她赶忙补充了句:“纪大人尚未回府。”

     商苏衡微怔,迅速偏过头看着尚思:“你说他还在宫里?”

     “是。纪大人还跪在御书房。”

     商苏衡慢慢垂下双手,帮她整理衣襟的女官曲了曲膝,悄悄退去。

     “自朕出宫,他,便一直跪在那?”

     “是。”

     心窝有些疼……

     商苏衡伸手摁上了自己的左胸,蹙起了眉。

     尚思见她如此,忙问:“陛下,可是有哪里不适?奴婢去唤太医来……”

     “不必。”商苏衡摆摆手止住尚思,扶椅而坐,缓缓阖起了双目。尚思不敢多问,静候一旁。

     殿里静悄悄地,唯见红烛轻摇,偶尔“啪”地一闪,炸出一朵灯花。

     “尚思,”商苏衡突开金口,眼却依旧阖着,“传朕口谕,让他回府休息去罢。”

     “是。”尚思躬身欲退。

     “还有,”尚思止步。

     “送杯清酒与他,跪了多时……”倏地住口,挥手,“去罢。”

    

     御书房

     纪远思面无表情依旧跪着。他已跪了整整两个时辰。

     “吱呀”一声,虚掩的殿门大开,尚思手里捧了个金漆托盘,领着两个小内侍走了进来。两个内侍一人手中端着只铜盆,一人手捧布巾。

     “纪大人,陛下让您回府休息。”说着,示意跟在身后的内侍扶纪远思起身。

     “谢陛下。”

     纪远思叩了头,然后支起腿,打算站起来,可实在是跪得久了,两只脚全木了,虽说有内侍扶着,可依旧双膝打颤,稳不住身子。

     内侍忙端了只锦墩扶他坐下,然后跪在他脚边,替他按摩揉·捏双腿,助他肌肉放松,血流通畅。另一人将用温水打湿的手巾双手奉上。

     纪远思擦过脸,净了手,尚思递上盘中金樽:“这是陛下赏的,此酒可活血通络,大人快喝了罢。”

     纪远思盯着那澄清碧绿的酒液,半天也不伸手。

     这是打一巴掌再赏颗甜枣罢?

     “臣冲撞陛下,使龙颜震怒,本就当罚,此酒,臣愧不敢领!”

     说罢,站起身,推开伸手扶持的内侍,一步一晃地出殿而去。

     尚思捧着金樽目送他远去,看着他明明步履不稳,却强撑着不要人扶,脊背更是绷得笔直,不由悠悠叹了口气。

     唉!

     这个纪大人哪!

     在御书房冲撞了陛下在他尚思看来并没有错,做臣子的理当如纪远思敢于忠言直谏。只是纪远思他跪求未果,陛下摔门而去,他也就真的直直跪在那里再不肯起身。

     虽说论理冲撞了陛下,陛下不发话,做臣下的只有跪死为止,但他不是别人,是纪远思哪!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陛下待他的心意?

     陛下分明不过是使性子,气过也就罢了,难道还真会因他擅自起身离去而罚他不成?可他偏就长跪不起了。

     如今陛下后悔了,心疼了,怕他跪伤了身子,特地赏了活血化瘀的清酒,这个奇倔的纪大人偏要硬扛着,就不领情。

     唉!这两个人哪!

     这般下去,往后可如何是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