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君臣之道 二

章节字数:2483  更新时间:10-03-22 14: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尚思将盖了玉印的圣旨捧出,交到纪远思手中。

     商苏衡在大殿中说的话其实纪远思已经听到了,心里有所准备,平静地磕过头,接下那道明黄色的卷轴,淡漠从容地站起身,向宫门行去。

     走出不远,尚思突然追上几步,低声叫住他:“纪大人,奴婢有句话不知纪大人可愿意听?”

     纪远思停下脚,转回身,“尚总管有话请讲。”

     尚思没开口。刚才冲上前叫住纪远思只是一时冲动,真的叫下了,又觉得不知该不该说。

     “尚总管究竟想对本相说什么?”

     纪远思她犹豫迟疑的样子,直觉她要说的估计又是什么陛下心情之类的,他现在没心思听这个,陛下发火,要他闭门思过。金遥的事他是插不上手了,他得要设法通知吏部的简大人,让他联合朝中几位持重的大人于明日的朝会上阻止陛下采取武力镇压方式解决争端。

     “尚总管若没什么事,本相要回府了。”

     尚思冲口而出:“纪大人错了!”

     纪远思面无表情,“错了?本相错在何处?”

     既已经说了,就不怕再说清楚些,尚思解释:“奴婢的意思是纪大人在陛下面前用错了方法。”

     纪远思不作声。

     尚思接着说:“纪大人可觉得,近来与陛下的关系愈加紧张,时有争执?”这个纪远思自然知道。可是要他为了迎合圣意,不能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主张,他做不到。

     尚思又接下去,“纪大人一心为国原没有错,纪大人敢于直言也没有错。但纪大人,您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陛下。时时顶撞陛下终非臣子之道。”

     纪远思不语。

     尚思见他似是听进自己的话去,略松了口气,续道:“奴婢以为达到自己的目的的方法并非只有一种,纪大人以为然否?”

     难道要让他阿谀奉承吗?光想,他就忍不住要皱眉了。

     “陛下并非说不得理的人,若不是纪大人无论大事小情都不肯稍有让步,大人与陛下的关系又何至于此?”

     这话又是意有所指……

     “陛下留您用膳,您不肯;邀您赏花,你也不去。这些按理可都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荣宠。纪大人,您扪心自问,若不是您自己太顾及那些风言风语,而愿以平常心待之,这些是否都可视作是陛下关爱臣子的表现?”

     纪远思若有所动,眼眸中现出深思。

     是。

     是他太在乎那些闲言碎语,是他太过着意抗拒陛下,所以不允许自己接受陛下于国事外的一点点善意。

     他错了。

     与陛下间的关系会弄到如今这种紧张的地步是他的错。先皇就曾担心,他与陛下日后会出现这种因私人因素而导致怠误国家大事的情况,言犹在耳,他就已犯下大错!他竟然把推拒陛下的一切善意当作是向世人证明自己并非依仗宠信的佞臣的方法手段。他以先帝的宠信为荣,以陛下的宠爱为耻。更可耻的是,或许他私心底知道陛下她——不敢继续深挖自己的内心,他怕自己真的挖到什么可怕的念头,那真的唯有三尺白绫吊死自己才能洗去羞惭!

     尚思知道纪远思已经完全听进去了,剩下的,该怎样斟酌把握与陛下的相处之道,那些就不用她来操心了。于是曲膝轻福,又道:“奴婢失言,纪大人莫怪。”

     纪远思冲着她揖了一礼,“多谢尚总管,本相受教。”

     尚思侧身避过这一揖,“不敢。”

    

     商苏衡一怒之下罚了纪远思,旨意传下之后,又觉得甚是没趣。再想想终是不能因为与纪远思斗气,置社稷天下于不顾。又想到若不是因为海大成贪渎,自己也不会与纪远思起了争执。于是乎憋在肚子里的这股尚未完全发·泄的无名之火便全数转嫁到海大成的身上。

     她连夜下旨,命金遥府乌衣局执玉牌将海大成与黄立军拘了,然后又命郑伯仁暂代海大成负责监管,并让郑伯仁对那几名被黄立军打死的无辜河工家属给与一定补偿,对其他的河工则安抚与威吓并重,重塑朝廷威信。

     然后她再又拟旨,从兵部重新指派一名将军奔赴金遥督掌当地驻军。并要他于到任之时派人押解海大成入京听审。

     安排好这一切,再由女官们伺候着洗浴过罢,已近三更。她从尚思手中接过安神的参汤,饮下,倒在龙床之上,阖起了眼。

     自母亲病危以来,她的睡眠便一直不是太好。主因当然是因为突然之间重担在肩操劳过甚,有些不适应,再者便是因为纪远思了。

     记得初识纪远思是因为母亲拿给她看的一篇春闱答卷。听母亲口气极是欣赏,动了好奇心,殿试的时候藏身于金銮殿上,听到纪远思论述他的治国之策。

     当时,她便动了心。

     她欣赏他的才华,更对他在天子百官面前神色从容,侃侃而言,挥洒自如的动人姿态一见倾心。那时,她就知道自己最终必会爱上这个人。

     她总在不自觉地寻找他的身影。有一段日子母亲总是召纪远思入宫商谈改革,而她在那段日子里,也特别的勤奋,太傅布置下的考题,她也完成的最为认真,而且从来不会等到第二日拿给太傅去看,却总是闯入御书房要母亲亲自检查,实际是为了去看纪远思。

     母亲那时大约就揣测到了她的心意,于是总将她的答卷交与纪远思,让他给指点评断。哪怕被薄责指正,她也满心欢喜。似乎纪远思从来就没有因为她的公主身份而不敢直言她的错漏。母亲也很欣赏他的直言不讳的态度,以至于后来还会令他出题考教于她。

     “小商,我打算在今年让你再增开现代史课程,大一的,怎么样?”

     远思是这样唤她的么?她有些糊涂,不过,没关系,她喜欢呢,感觉很是亲昵。

     “喔,好的,我知道了。”

     “小商,这个周末我们去月湖山庄玩玩好不?听说哪里新开发了个漂流活动项目,很刺激、很有意思,咱们也去试试怎样?”

     为什么远思的话她似乎听不太懂?月湖山庄?京师附近有这么样的一个地方么?为何她一无所知?

     “对不起,这个周末我已经约了朋友……”

     ……

     “小商,今晚去听演唱会……”

     “……今晚我没空……”

     “小商,我请你看电影……”

     “对不起……”

     ……

     不对不对!为什么全都不对?!她惊异地发现她与纪远思仿佛交换了角色,他总是情意绵绵地望着她,而她总是淡漠疏离。

     远思满面痛苦不解:“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

     我没有!我没有!她拼命追着纪远思远去的身影,努力想要解释清楚,却越拉越远,怎么也追不上。蓦得,脚下一空,直坠下去……

     “啊!”商苏衡猛地弹起,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喘气。

     “陛下,陛下?您怎么了?”尚思慌张张冲进来。

     商苏衡一手抚着胸口定了定神,另一只手轻轻摆了摆:“朕无事,出去。”

     “是。”尚思又悄悄退下。

     看着殿内熟悉无比的摆设,商苏衡才恍悟方才不过入了梦。

     纪远思……若现实中他也能如梦里那般情深意重,那该多好!想到这,忍不住再次细细回味纪远思含情的模样,原来他的脸上也可以有那般温柔似水的神色……

     只不过,梦里的她,是她,又似乎不是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