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夫妻之间 一

章节字数:2902  更新时间:10-04-05 10: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打那一次郊外偶遇,袁双玉与纪祖达拉近了关系,隔几日便会来串串门子,说是探望纪叔。纪远思公务繁忙,难得在府中,前些时候好容易连续在府里歇了三日却又是因为受罚,府门紧闭,并不容人探视。使得她想借机好好安慰表现一番都找不到门路。因为能见到纪远思的机会实在很少,她难免感到失落,好在这一番动作也不能说毫无所获。

     纪祖达很喜欢她,而且,从纪祖达的口中,也听出他有意撮合她与纪远思。得知这一点令她欣喜不已,越发着意讨好纪祖达。

     这日下午,袁双玉带了些说是亲手做的点心来看纪祖达。得知纪远思又尚未回府甚是失望,不肯死心,一直坐到日薄西山,还是没盼到想见的人,只得难掩惆怅地离去。纪祖达见此情况,觉得时机成熟,是时候跟侄儿谈一谈了。

     直近亥时,纪远思才一身疲惫地返回府中。

     “叔父,您怎么还没休息?”纪远思见到纪祖达枯坐在堂前,十分惊讶,“出什么事了么?还是叔父哪里不舒服?纪伯呢?怎么就让您一人坐在这?他为何也不来伺候您歇息去?”

     一连串的问题由纪远思口中发出,人也连忙走到叔父身边,忧心地上上下下打量他。

     “叔叔没事,纪伯是我打发他歇着去的。远思你来,叔叔有话要跟你说。”

     纪远思顺从地走上前,坐在纪祖达下首:“是,叔父请讲,侄儿听着。”

     “远思,你可知道你已经有几日不曾好好地在府里用过一顿饭了?”

     “侄儿惭愧,慢待了叔父。”他真的是又有好几天没有好好陪陪叔父了,他上朝的时候叔父尚未起身,回府时月已西斜,加上自打听进了尚思的话后,又试图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努力破除与陛下之间的摩擦,更是耗神耗力。别说是用饭,请个安问候一声都属不易。他也就是每次回到府里之时会到叔父房里去看看,看他睡得可好,有时会伸手探探他的体温,再帮他掖个被角。

     “唉,”纪祖达叹了口气,“叔叔不是那个意思。”

     “你可还记得?叔叔曾要你不要操劳过度,要爱惜身体,你也答应叔叔了,可是远思,你根本就不曾做到啊!”

     “侄儿日后定会注意。”纪远思忙再次保证。

     “叔叔是个老粗,就算是看着心疼,其实也帮不了你多少。你看这府里啊,人丁单薄,冷冷清清的,也难怪你记不得回来,叔叔在想,如果府里能添几个人,热闹起来了,你也就肯回来了。”

     纪远思心里打鼓,叔父不会是那个意思吧?如果真要是那样,那可就麻烦了。

     果然,纪祖达接下去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按说,早就该成亲了。大哥大嫂去的早,你自己又公务忙,把这事给耽搁了。说起来也是怪叔叔糊涂!来京里这些日子也丝毫没有想到这事上去。唉!叔叔我愧对兄嫂哪!”边说边拍着自己的大腿连连叹息。

     “叔叔决定了,必定要为远思你寻一门合适的亲事,不然到了九泉之下叔叔可没脸去见大哥大嫂了。”

     “叔父……”纪远思想要开口,被摆摆手给纪祖达打断了。

     “远思别急,听叔叔把话说完。叔叔不会罔顾你的心意,硬要迫你娶不喜欢的女子,远思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尽可以告诉叔叔,若是有哪家中意的姑娘也可以说出来,叔叔帮你去上门说亲。”

     “侄儿并无意中人。”纪远思连忙摇头。

     纪祖达听了不恼反喜:“那叔叔这里倒有个合适的人选,就是那袁家小郡主袁双玉。双玉你也见过了,家世样貌都是上选。叔叔也知道,这些都不是最紧要的,做夫妻最要紧的还是彼此适合。双玉这孩子这些日子时常府里走动,叔叔仔细看过了,觉得这孩子性子活泼,心又很细,思虑周到,遇事得体。远思你性子淡,话也不多,若是再娶一个文静少语的姑娘回来,镇日里相对无言不是夫妻之道。依叔叔看来,双玉的性子正好适合你。叔叔觉得,若有她帮你打理府中内务,照顾你的身体,肯定不错。这样一来叔叔也不用再担心远思你不知顾惜自己,于百年之后更有面目去见兄嫂。远思,你看怎样?”最后一问,满怀期待。

     纪远思耳中听着叔父细诉他的种种谋划,桩桩件件都是为了他。感动之余更不知如何向叔父开口,告诉他他无意成亲。

     叔叔一人在府里,他虽然不能时时陪伴,但都要向纪伯询问叔父的情况。袁双玉时常来府里探望叔父的事情,他自然知道,并且也遇到过一两回。他不是傻瓜,袁双玉究竟为什么而来,他那一回没猜到,不等于始终不知道。何况关于这一点,她也没多小心地去遮掩。

     当他明了袁双玉的真正目的的时候,便留上心了。后来的每次袁双玉来访他总不在府中,并不都是因为他忙,而是他小心回避的结果。

     他不想成亲。

     他不成亲不单是因为商苏衡。先帝临终前脱口而出的话,也不算是一时冲动,而是他反复思量后的而准备做出的选择。只不过,若不是先帝临终前授与他那一份旨意,对于这一选择,他并不打算宣之于口。

     他是个有雄心的人。从小他醉心史籍,看多了前朝兴衰。及至稍长,便一心想于朝堂上建功立业,想在他手上开创出一个遗惠百代的盛世。当然,这并不表示他野心大到想改朝换代,他只是想通过他的手,修改朝廷里一些古旧失时的法典,重整朝堂秩序,为天下百姓谋求更多公平以及更好的生活环境。

     令他感到幸运的是,先皇目光远大,勇于创新求变,对他的一些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大逆不道的改革措施十分支持,让他能一展所长。

     唯一的变数是公主商苏衡看上了他。

     商苏衡任性霸道的性子他不很喜欢,不过,这并不是他一心抗拒的理由。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她是公主,更是将来的帝王。

     一旦成了王夫,他便再不是一国宰相,再不能直接插手政事。虽然他还能提出建议,但那与直接参与是完全不同的。若他身在朝堂,他要反对什么不合理的政见,可以与百官在朝堂上当面论辩。而他若是王夫……便是连意见也不能多提的,以免别人说他干涉朝政。

     虽然,他还是可以私下里与陛下讨论,提出自己的政见,但,那又怎会一样呢?他决不允许自己默默无闻的埋葬在深宫里。

     还有一个不便明言的理由,或者换句话说,是他的夫妻观。他期待的是平等的夫妻关系,千百年来,一直是男子当权,于女子,地位较之男子自然要差许多。而今女皇当政,女子的地位虽然大大提升,但终究还是不能与男子相论,特别是夫妻之间。对此,他决不称许,且向不苟同。只是他再大度,再豁达也无法接受自己低妻子一等。

     于朝堂上跪拜帝王是一回事,于家中跪拜妻子则是另一回事。普通人家的夫妻,妻子再如何地位低下也有面上的平等,而在帝王家则只有绝对的尊卑。即使他是王夫,在帝王面前首先还是臣子。甚至帝王的一喜一怒都可以操纵他的生死。

     这样的生活实在太可怕,他,不能接受。他渴望的夫妻关系里关系里更绝对不包括这个。

     他父母早亡,没有长辈催促,他自己也并无子息观念,又有个独善其身的叔叔做榜样,再加上在他还没有对夫·妻、生、活生出憧憬的时候就遇上了任性霸道,并且握有绝对权利的商苏衡,让他对成亲更没了期待。

     应付陛下就已经够他累的,实在没什么精力再应付其他女子了。

     独身对他来说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原本他以为叔父自己便是独身,对他这个侄子选择独身一事必定不会介意。所以对于袁双玉借探望叔父之名拉拢关系之举并不在意。因为毕竟他时常不在府中,能有个人来探望陪伴叔父他也是很欢迎的。然而没想到,叔父竟然是有意撮合他与袁双玉的。

     面对叔父一腔热诚,他真不知道怎么对叔父说他无意婚姻,并且若叔父追问理由,他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这世上有些事是做得,说不得的。陛下有意于他,而他无意于陛下,这个不便说,他有先皇密旨,可使陛下不得威逼于他,这一条关乎皇室颜面,更万万不是能拿来说嘴的。

     所以,即使是叔父,他也无法多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