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秘闻

章节字数:2443  更新时间:10-03-22 14: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那两人继续他们对开光铁的探讨之时,商苏衡离了宁和宫。回程中,她的脸色冷凝。

     风从龙待高雁行的态度令她不快。

     风从龙若只是寻常关心高雁行也就罢了。可是在两回旁听中感到他的言语中隐隐有对她的不敬之处。似乎此事是她之过,他对高雁行的关怀有很大一部分竟然是在替她补偿。这一点令她十分恼怒。

     若非高雁行言语不敬,她又怎么捉他入宫?更又怎会做下那荒唐之事?风从龙痛心高雁行被困于宫中,而她又何尝不被他毁了美好期待?她的委曲何人痛惜?若此人不是风从龙——

     看来,风从龙这个禁军统领的确是太清闲了,她当另外找些事给他做做,也免得他总有闲情代她关怀她的司奉。

     至于高雁行——刚刚在窗外窥见的那单薄苍白的身影,她也微微吃了一惊。不能不承认他这样子比起当初的确差远了!——罢罢,若留他在宫中,见一回便要被他戳痛一回,倒不如放出宫去眼前干净。

     定下决心放高雁行出宫,商苏顿时觉得移除了长久压在胸口的块垒,感觉说不出的轻松。

     商苏衡因为自己的决定而感到轻松,袁双玉却因为别人的决定愤怒异常。

     在外头,多少还顾及形象,回到家,袁双玉开始拼命砸东西。

     “乒乒乓乓!”“稀里哗啦!”胭脂香粉、珠玉首饰还有屋里的摆设摔了一地。

     “郡主?郡主?您消消气,消消气吧,可别气坏了身子哪!”小玉一边躲避四溅的碎屑,一边不迭地劝。

     “该死的!那纪远思竟然一点也没把我放在眼里,枉我费心费力,处处着意讨好!”

     袁双玉摔了一阵子东西,尤不解气,恨恨地怒骂。

     “郡主,既然他那么没眼光,不识得我家郡主的好,那郡主您再别理会他就是了,京里这许多名门公子,郡主您随便挑一个都比他强!”小玉信口雌黄只为了哄她家郡主高兴。

     真要是那样就好了!袁双玉不是滋味的想。纪远思……他为什么就看不上她呢!当今天纪祖达委婉又十分隐晦地表示了纪远思无意于她的意思时,若非她极力克制,差点掀桌子走人。

     纪远思!

     该死的!袁双玉忍不住又咒了句,顺手将还握在手里的玉如意又摔了出去。

     “啪!”

     “哎哟!这是怎么啦?”身着彩绣锦袍的袁擎宇跳脚避开玉如意,跨进门,扫了一眼狼藉一片的地板,“啧啧!天哪,小妹,咱侯府就是再有银子也经不起你这般砸哪!”

     “不用你管!”

     “好好好,哥哥不管,小妹别气了,来,告诉哥哥,究竟是谁那么大胆,敢欺侮我家小妹?”

     “不要你管。”袁双玉又回一句。

     袁擎宇一点也不介意她无礼的态度,嘻笑着靠过去,揽住袁双玉的肩,“小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说,哥哥根本就摸不着头脑啊,又怎么好帮你呢?”

     袁双玉别扭了半天,还是不肯说。

     “哪,你再不说哥哥可就走罗!”袁擎宇摆出要走的架势。

     “哥——”袁双玉连忙拽住他。

     纪远思是男人,哥哥也是男人,男人或许更懂男人,指不定哥哥真能帮上忙。想到这,她扯住哥哥的衣袖撒起娇来,“哥,这回,你可一定要帮我。”

     “好好,帮,帮,哥哥我一定帮!”

     满口应承之后,袁擎宇稳当当坐下,撑起下巴,懒洋洋看着他的妹子,“这下总该说来听听了吧?”

     “我要纪远思!”

     “什么?!”袁擎宇手一滑,脑袋向前栽,差点一跟头,“小妹,你说什么,哥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嫁纪远思。”

     袁擎宇眼珠子瞪得溜圆,嘴巴张得足以塞下鸵鸟蛋,半天,才探个身靠近袁双玉,结结巴巴开口,满脸希冀之色,“小妹,你说的纪远思,不会是我心里想的那个吧?”

     刚才哥哥一脸震惊就已经让袁双玉很不高兴了,哪知道她说得更明白一点,却换来哥哥一副呆瓜般的蠢相!极度不满地怒瞪了他一眼,怎么着,她喜欢上纪远思就这么令他吃惊?

     把下巴壳一抬,她挑衅地看着哥哥,“就是他,怎么,不可以么?!”

     “当然不可以!”回过神来的袁擎宇想也不想地驳斥,末了还追加了句,“小妹,你向天借胆了不成?纪远思你也敢要?”

     “为什么?!”袁双玉一脸不服,把手往腰上一叉,头一昂,“就算他是大权在握的当朝宰相,我好歹也是侯爷之女,堂堂郡主,难道还辱没了他?”

     袁擎宇刚要开口,眼角却瞄到小玉抱着膀子蹲缩在一侧,开口斥了句:“出去!”小玉忙不迭地站起身,一溜烟跑了。

     斥退了小玉,袁擎宇得又坐下,“小妹啊,这话你以后再也休提,连想都不要去想!今天也得亏是我听着,要是让爹爹听见了,怕不打死你!”

     哥哥不同寻常的表现让袁双玉有些惊讶狐疑,可惜并不足以令她断念,反倒让她更加不服气了,于是她再问了一遍:“为什么?”

     袁擎宇白了小妹一眼,他家小妹性子执拗,是个认死理的,若他不说清楚的话,她是不会死心的,真要让她一意孤行的弄出什么事来,只怕大家全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招招手,示意袁双玉走近些,然后才小声开口:“小妹,你记住了,今天,哥哥我跟你说的事你最好听过就忘了,不然就烂在肚子里,可绝对不许拿出去说嘴!”

     究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啊?这么神神秘秘地!袁双玉有些不以为然,再想到这事是有关纪远思的,又不由生出一丝窥知心上人秘密的得意与紧张。

     “你知道纪远思是当朝宰相吧?”袁擎宇开口第一句简直就是废话,袁双玉听了立刻就丢了个白眼给他。

     “想必你也打听过了,这京里有多少名门闺秀思慕于他吧?”

     袁双玉再丢了个白眼给哥哥。

     袁擎宇点点头,“我就知道你必定是听过了,小妹啊,你想想,纪远思年纪轻轻就坐上当朝一品的宰相之位,想要巴结攀附他的多了去了,为什么他到现在还会没成家?别说成家,甚至是连侍妾也没有一个?”

     这个她当然知道,那是因为纪远思不看中那些养在深闺、娇里娇气的小姐,至于侍妾,哥哥当纪远思跟他一样风·流滥性啊?真是的!不过,听哥哥话里的意思,莫不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袁擎宇见自家妹妹眯着眸、拧起眉,像是有在动脑筋的模样,补充道:“那,小妹,我再跟你说一点,纪远思差不多隔个三五日就会被宣进宫去陪王伴驾。好了,余下的,我就不多说了,妹妹你自己慢慢想吧。”说着,袁擎宇掸掸衣袍站起身,向外走去,跨出门时,不放心,又回过头,再嘱咐了一回,“记住了,千万不许出去碎嘴!”

     什么意思,哥哥那是什么意思?纪远思是宰相,进宫伴驾就伴驾嘛,那不是很普通的事么,哥哥干什么那副诡秘嘴脸?,伴驾,伴驾!咝——袁双玉突然捂住嘴倒抽了口凉气,瞪大了眼睛。

     哥哥的意思该不会是说纪远思和,和,和宫里那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