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惊梦 一

章节字数:2630  更新时间:10-04-17 14: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天晚上九点,四人才回到招待所。虽说是忙了一天,但收获颇多,大家挺兴奋,吃饭的时候又畅谈了许久,直到快十一点,才回房休息。

     商苏衡回到自己房间,冲了个澡,出来后边擦着头发边翻开自己的笔记,准备稍微整理一下今天记下的各种数据资料。

     下午的时候,那种令人迷惑的感觉消退不少,她比较能专心致志,所以记录了不少数据,并且从各个角度拍了很多照片。

     做完整理,头发也干了,她这才上床。躺下之后还在想着今天见到的那些东西,之后思绪慢慢地转到上午困扰到她的那些奇怪感觉上去。

     真奇怪!为什么她会觉得那座古殿非常熟悉呢?难道只是因为上次在电视里曾见过一眼吗?没道理啊!

     那份熟悉的感觉深刻强烈,不像是错觉。并且现在回想起来,不只是熟悉,殿内似乎还萦绕着一种凄楚哀伤的气息,令她有种想哭的欲·望,只不过后来便叫纪远思给打断了。

     她翻了个身。

     再有就是那声呼唤。

     看样子他们三个都像是没有听到,她也不好问,免得人家说她疑神疑鬼。而且若要说她没有听错的话,那是个女性的声音,并且喊的是纪远思,在那里除了她又没别人,怎么会有个女子的声音在呼唤纪远思?

     要不真是她听错了?可她分明听得真真切切,甚至于她还能感受到那声音所传达的辛酸与怨恨。

     她又翻了个身。

     唉!算了,别想那么多了,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做呢!再不睡的话,明天哪有精神。陈老师他们的进度都比她多,她可不能落后了。

     终于,她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就天亮了?怎么这么快?这里早上的雾还真是大,白茫茫的。对了,她现在回古殿去,抢在他们三个前面,把进度给补上。

     只要穿过这条长廊就到古殿了,明天要跟纪远思他们说说,抄这条近道。就不必把大量时间浪费在路上了。

     也不知道那座昭帝像到哪去了。对哦,她要去后殿找一找,哪个那么大胆,敢将昭帝的神像弄走!

     为什么是昭帝像?不管了,反正是昭帝像就对了,她要找一找。

     殿里怎么就有人了?还一身古装。没搞错,这座古殿还没有完全挖掘出来呢,怎么就会答应让影视公司的人来拍戏,简直是破坏文物。

     吔,也不对,到处亮堂堂,原来已经被完全开发了啊。那他们怎么办?他们的研究工作还没有结束哪!

     算了,不管了,难得亲临拍片现场,看看吧。

     “陛下,今日又又不早朝吗?”

     身穿繁复宫装的女子转过身:“先不要管早朝,告诉朕,他,怎么说?”

     咦?她怎么跟自己长得这么像?不对不对,她就是自己啊!

     “陛下,纪相,纪相他……”

     她是皇帝吗?不是早就取消了帝制?不管不管,眼前的事更急。

     “究竟怎么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纪相将陛下送去的白荷同心扣摔断了。”

     “他怎敢!”

     太过分了,纪远思!他不是一心一意追她吗?怎么现在她愿意了,他竟然敢拒绝她,还把她送去的信物给摔了。

     ……她有送过他什么东西吗?

     “可恨!朕要杀了他!”

     是,她的心好疼!

     “还请陛下三思,此事暂不可行。陛下亲政时日尚短,还有许多尚需仰赖纪相的地方。”

     她不能杀纪远思,纪远思对她真是好,而且怎么可以随便乱杀人。可,那为什么她的心越来越疼,越来越疼,疼得她气也喘不过来……

     “咚咚咚、咚咚咚”

     “苏衡?苏衡!”

     纪远思来找她了,对嘛,这才是他。

     可她动不了了,浑身上下像是被捆住了一样,就是动不了。

     使劲啊!快使劲啊!

     动啊!

     动啊!!

     她终于撑开了双眼。窗外,天色初白。

    

     “苏衡?苏衡?”

     原来不是幻觉,真是有人在喊,是纪远思,他正敲着她的房门。

     “马上就来。”她迅速翻身坐起,大声回应。

     “那好,你动作快点,”纪远思在门外喊。“程老师他俩都在等呢!”

     “知道了。”

     门外,脚步声走远。

     商苏衡下了床,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接了捧水,拍在脸上。冰凉的水刺激着皮肤,洗去昏昏然的感觉。她抬起头,看见面前镜子里那张正在滴水的自己的脸,迷迷蒙蒙的。

     她又捧了些水扑在脸上,然后扯下毛巾,用力擦干净。再看镜里的脸,还是平时的样子。

     她闭眼深吸了口气,慢慢吐掉。

     算了,不就是个莫名其妙的梦嘛,不要去想了。

    

     因为觉得自己睡的不踏实,怕影响工作,在车上的时候,商苏衡向纪远思要过那盒清凉油提神。为此还招来程平的取笑,说她不会是还没睡醒吧,又说她年经轻轻的,精神头还没他这上了点年纪的好。

     她只有笑笑。还好,接下来没再出什么岔子,她的精神状态不错,工作进展也比较顺利。

     随后的两天,他们都是这样,早出晚归,颇为辛苦。

     到第五天晚上,四人回来的时候都是一脸疲倦,用餐的时候几个人商议了一下,决定把这次考古活动时间再延长两天,明天则在招待所里休息一天,恢复一下。

     夜里,商苏衡又入了梦,只是这一次,她十分清楚自己在做梦。

     还是那条白雾迷蒙的长廊,她像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所牵引,身不由主地又摸索着走下去,走着,走着,再次来到那座古殿。

     在殿外几步远处静默地立了名宫女模样的人,更远处还有几名宫娥,她们都半低着脑袋,神情很是愁苦。几声细微的,压抑的哭泣传入她的耳朵,若隐若现。她飘飘悠悠地自这些宫女身边经过,走进虚掩的宫门。

     大殿里的确有人在哭。不,她只是咬着衣袖呜咽。

     呜咽的女子背对着她,坐在蒲团之上,纤细的背脊微微颤动。她的面前则是那尊失踪了的神像。神像两旁的青铜烛台上红烛高烧,神像前条案上,供放了瓜果点心,中间则是一只金色香炉,炉上青烟袅袅。

     商苏衡就站在门边,默默地盯着她,只是这样远远看着,她就能感受到女子心里的煎熬无助与苦涩怨恨。她没有再走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她不敢走过去。

     渐渐,女子止了呜咽,抬起头自语:“朕不甘心!朕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你逃不掉的!无论用什么方法,朕一定会得到你!”

     商苏衡听了女子的誓言,不知怎得,心头涌起酸涩情绪。

     这又是何必!

     又歇了片刻,女子自蒲团上起身,仿佛是拭了拭泪,然后整整衣冠,转过身来,现出一张与她九分相似的脸。

     商苏衡其实心底已经有了些准备,但当她再次见到这张与她极其相似并且含怒含怨又强自振作的脸还是十分惊惶。

     她飞快地捂住嘴,免得自己叫出声来。眼睛则紧紧地盯着女子,没有错开半刻。

     女子向外走来,接近大门时忽然收住脚,向商苏衡的方向望来,接着露出惊异的神色,然后她开口:

     “是你?”

     片刻后,她的脸上泛起怒气:“怎么可能是你?!”

     “你竟然会在这里!”

     她一面说,一面大踏步向商苏衡走来。

     商苏衡惊惶失措,不明白自己怎么被发现了,刚才在外面明明没有人能看得见她。眼看那女子越来越近了,她拼命地向边上闪躲。

     女子咄咄逼人地追着她逼问:“凭什么你那么轻易地就得到了他的心?为什么?”

     “为什么对着你,他就总是那副脉脉含情的样子?你可知道朕为了能换取那样的眼光付出多少?这般待朕何其不公!”

     “不许走!”

     “告诉朕!你告诉朕!”

     那女子伸出手向她抓来……

     “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