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回溯

章节字数:2500  更新时间:10-04-19 22: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纪远思又说了两件他以前干的糗事,商苏衡边听边吃,偶尔搭一两句,有时会轻笑出声,不知不觉碗空了。然后才省起纪远思面前的碗早就空了,间或会提筷子不过是往她碗里添菜,他说的那些事更是为了……又记起纪远思摔伤的那天夜里,她帮他丢的那十多个啤酒瓶子……眼底渐渐现出几许复杂之色。

     纪远思似乎对她的表情一无所觉,招手叫了老板过来,付了钱。随意问了句:“是随便走走,还是回去再歇会儿?”

     一顿早饭吃下来,商苏衡的情绪渐渐放松,纪远思问时,便觉得有些困,忍不住掩嘴打了个呵欠。

     “还是回去再睡会儿吧。”纪远思见她这副样子,代她做了选择。

     回去之后,商苏衡躺上床,初时还有些觉得自己未必真能睡的着,不想这一觉睡却睡得非常扎实,直到中午纪远思来喊她吃饭才醒,醒来后觉得自己神清气爽。

     下午,四人聚在一起,依然探讨的是关于那座古殿。

     之后两天基本上没什么可提的,只有一件,那个神秘古怪的梦没有再次造访商苏衡,令她得以安心平静的工作。

     7月20号,四人结束这次考古活动,收拾行李,退了房间,踏上归程。

    

     回程路上,商苏衡接到一个电话,是许魏的。这是自她出行后第二回接他电话,他向她抱怨说这么多天,她都不接他电话,也没想过要给他打电话。

     商苏衡只说她很忙,忘记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有些不高兴,停了一会,很快语气又变了,温柔体贴地问她是不是已经回来了?听商苏衡答还在路上,他又用非常惋惜抱歉的口气告诉她,他恐怕不能去接她了。他目前在香港,在这里遇到位美商,有意与他公司合作,估计接下来至少有半个月他都会在美国……

     商苏衡听了这些心里大大松了口气。

     她早就后悔了与许魏交往,只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提出分手,但又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现在知道暂时可以不用应付许魏,真的挺开心,于是她难得的说了好些鼓励的话,预祝他在美国马到功成。

     纪远思就坐在商苏衡身边的位置,在知道给她打电话的人是许魏之后,他一直有留心。只是越听就越泄气,到后来,虽然表面上还保持着平静,但眼里原本的那份轻松愉快的光彩没了,肩膀也越来越往下垮,最后干脆闭了眼,闭了耳,假作自己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商苏衡挂掉电话之后,用眼角余光偷偷瞄了纪远思一眼,发现他正闭目养神,又松了口气。

     她不想伤害纪远思,虽然她还是觉得他俩不应该在一起,但却越来越失去了坚定的立场。

     她知道,她在软化。但是这种软化同时也带给她一种莫名的疼痛,就如昨夜,当工作上的事已经结束,她用了比较多的心思考虑她与纪远思的关系之时,当她觉得至少应当待他如好朋友之后,生起的那种疼痛——一如此时……

     她抬起手,慢慢地压上自己的胸口。

    

     商苏衡和纪远思回到平大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半。程平和陈敏之两人已先自归家,他俩则将他们的此行收获先送去研究室,然后才一起回宿舍。

     纪远思回到自己宿舍之后洗了个澡,然后睡了一觉。天快黑的时候,他又去敲商苏衡的门,打算请她吃晚饭。奇怪的是屋里却没人回应。他再敲了一次,依然无人回应,这才颇为失望地离去。

     商苏衡在房间里。

     她也如纪远思一样,回宿舍之后先冲了个澡,又将衣服洗了晾上。然后准备弄干头发好歇一会。本来平时她都比较喜欢用毛巾擦干的,今天则心血来潮的从抽屉里拿出电吹风,可是当她将插头插到墙壁的插座上时,不知怎的,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这些天,大衍朝野上下乱了套。

     女皇陛下已有五日未曾早朝,做为当朝首辅的纪远思也破天荒的接连几日不曾踏入官署办公。严格说起来,他根本就不曾出府一步。

     皇帝不上朝,宰相不办公,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第一天还对付,大部分朝臣都去吊唁过纪远思的叔父,见过他大失常态的样子,因而推想他因为痛失叔父,或许伤心太过……又或许卧病在床……

     反正有陛下护着,早不早朝的又有何妨?

     至于陛下,谁知道呢,或许……

     可是第二天,陛下与纪相依然不朝,大伙就有些急了。然后第三天,两人依旧无一人露面,并且从宫里传出一些流言……

     纪远思要辞官……

     陛下发了火,还摔了东西……

     一时,群臣如炸了锅般全乱了。

     以荣清和为首的几个老臣自然非常希望纪远思真的失宠,从此除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特别是荣清和,论制,如果相位空缺,就当是他这个御史大夫递补而上。

     而以吏部简正为首的支持改革的亲纪派官员则甚为焦虑。

     新帝刚刚亲政,朝廷里很多事还未曾完全熟悉。许多改革措施也还处在起步阶段,这些改革都是纪远思一手安排。若是此时撒手,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必然前功尽弃,于国于民都要造成巨大的损失。

     撇开这些不谈,单单这几天,陛下与宰相两人不上朝,不理事,就积下了无数奏章。

     在简正终于想办法从宫里的大总管尚思那里弄清了陛下与纪远思两人僵持在此的原由之后,连夜拜访纪府。

     敲开相府紧闭的大门,见到神色憔悴冷淡的纪远思,他劈头就说:“纪大人,你好糊涂!”

     纪远思默然不语,似是无动于衷。

     简正见纪远思如此神色,不免暗自叹息。他是满朝文武中少数看懂,并能理解纪远思心思的大臣。不过他对纪远思与陛下的关系除了表示同情与无奈别的也无能为力。

     “大人,难道你真舍得让你这些年为之努力的一切付诸东流?”

     纪远思瞟了他一眼,依然一语不发。

     简正在屋里来回踱着步。过了一会,他叹:“大人,下官也不想说什么个人为轻,社稷这重之语,相信这些道理大人比下官更明白。大人为此做出的努力与牺牲下官亦同样明白。”

     纪远思再瞟了他一眼,知道他最后一句暗指他与陛下。

     “因而下官更是佩服大人,在如此压力之下,大人依然能不改本心,不逢迎不退缩,言所当言,行所当行,”说到此处,他再叹,“可是下官不曾想到,最终,大人竟退缩了。”

     纪远思还是没开口。

     简正愈急,再踱了两步,“大人可知,如今朝堂上下议论纷纷,人心摇动。大人如此岂不正是授人以柄?大人的位置荣大人可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呢!”

     再道:“大人哪,你即便不念如今,也当念先帝知遇之恩哪!”

     纪远思还是面无表情,不作任何反应。

     简正怒叫:“大人!”

     纪远思还是不语。

     “罢了罢了,原来是下官看错人了!下官不打扰大人,就此告辞!”说罢,他拂袖就走,临出门的时候,又突然回头,“下官以为,大人虽然请辞,但陛下一日未允,大人便一日还是宰相,身为宰相,却对国事放任不理,任由朝野上下一团混乱,实在有失臣子之道!”

     说完,他怒冲冲去了。

     当天夜里,纪远思一人在房里坐了很久,很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