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终于花开 二

章节字数:3027  更新时间:10-08-04 08: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一夜之后,确实有什么不一样了。工作时间纪远思不再有事无事就到商苏衡的办公室走动,但到了夜里,他却是商苏衡房间里理所当然的坐客。

     有时,两人也会相约逛街或看场电影,在晚上,或是周末,特别是——现在,在这个国庆七日假里。

     国人历来崇尚秋日登高,特别是在这么一个难得的长假,更是卯起了劲安排好满登登的行程,简直恨不得七天里便能爬遍千山万水,纪远思与商苏衡二人亦未能免俗。只有一点,鉴于太出名的景点人肯定爆满,他两人选了省内一座不算顶有名的山峰。

     行程住宿这一切都是纪远思安排的,他在好几天前便已经做了充足准备。说来,他虽然觉出他与商苏衡的关系前进了一步,不过,对于她会否答应与他作这次二人旅行还是拿不准,所以当商苏衡点头同意和他一起去爬山的时候真是高兴坏了,因而,他细心规划了这次行程,务求要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因为火车班次的问题,他们抵达时近傍晚,于是便先行入宿,两人的下榻处定在半山腰的云泉山庄。会选在这是因为这里客房有大片大片的落地窗,窗前正对着郁郁山林与清溪流泉,沙沙的风吹林木的声音伴着叮叮咚咚的流水声,实在是绝妙享受。

     果然,商苏衡几乎是一住进来,便爱上了这里。

     本来纪远思打算放下东西就赶上云台去看日落的,不过这里的服务生却说,看日落不必跑那么远,在他们住的这层楼阳台上就可以看,一样很有特色。于是两人干脆将晚餐摆到了阳台之上。

     不足三平米的阳台上摆了张咖啡色玻璃圆几,一左一右两张编花藤椅,纪远思与商苏衡一人各执了杯清酒,靠在藤椅上。

     太阳已经西沉,飘荡在山岭间的云朵一点一滴地被夜色染黑,直至与那些青山、松柏一样,化为一片模糊不清的深黛色。流淌于山林间的洁净清澈的山泉也隐匿在这深黛色里,不过,还能听得到声音,尤其是在这秀美宁静的夜里,那叮叮咚咚的声音愈显得清脆悦耳。

     “我以为你说爬山是指市郊的山。”商苏衡抿了口酒,将杯子放回几上。

     纪远思偏过头,“怎么,你不喜欢这里?”

     “那倒没有,不过——”商苏衡顿了顿,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的。”

     他当然知道他有误导之嫌,连忙转移话题:“你闻到了没,这风里有桂花的味道。”

     商苏衡眯起眼吸了口气:“嗯,是有,还有竹香。”

     片刻后,她突然幽幽一叹,“算起来,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好好享受过了。”——从她称帝之后。这个念头在她脑子里一闪便被她甩于脑后,她不愿意回忆那些事。

     “这不正好,趁这几天好好放松放松。”纪远思接嘴。

     商苏衡微微一笑,“是正好。”

     “对了,明天,你打算先上哪里看风景?”

     “不是说你都安排的好了吗?”商苏衡有些稀奇地看着他。

     “我想听听你有什么意见。”

     “现在问这个会不会有点迟啊?”商苏衡有点啼笑皆非。

     “那,去旭光台看日出?”纪远思建议,稍后又迟疑道,“你起得来吧?”

     “既然日落能在这里看,日出应该也可以吧?”

     商苏衡拒绝了他的提议,她不是很愿意去。不必去她便可以想见,那叫什么旭光台的地方明天一大早必会挤满了人。虽说她已经很适应这世界了,但有些与生俱来的习惯还是改不了的,她不喜欢和人挤,与陌生人挨靠在一起的感觉总让她很不舒服。所以,若非跟纪远思在一起,她一人出门都会选择叫出租,而不是坐公交车。

     “我想和你一起看呢。”纪远思有丝失望。

     “你过来一起看就是了,要不你晚上别回去不就行了。”商苏衡正拿起酒啜饮,听到他的低语,不以为意地回应。

     纪远思猛抽了口气,坐直身子,瞪着她:“苏衡,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说什么,不是你说要看日出吗?“商苏衡完全不明白他干嘛这么紧绷。

     纪远思站起身,绕过圆几,来到她面前半蹲下身子,慢慢抽走她手中的酒杯,口气古怪地反问:“只是日出?”

     商苏衡没注意到他说什么,她已经被某种奇妙的力量蛊惑了。

     纪远思眼中有一种她从未见过的光华,灿烂,浓郁,仿佛前两天,她才在电视上的科学片中看过的那绚丽明亮的太空星云如今正在她眼前,啊不是,它变成了涡流,可以吞尽一切的太空涡流,围绕着她不停地旋转旋转,令她身不由主地栽了进去。

     “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

     耳边传来一道干痖的嗓音,熟悉又不太熟悉。商苏衡迷迷糊糊的想,是谁?谁在看谁?

     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抚上了她的下颌,之后托起它,暖暖的鼻息拂上她的脸,她不自主地打了个颤。

     “苏衡。”

     低痖的声音又响起,她下意识地应了声,“嗯?”

     一声温柔地、嘎然的叹息钻入耳鼓,之后她感觉唇上似乎被露水轻沾了一下,她反射性地伸出舌一舔,下一刻她的唇、她的舌被吞没。

     柔软的、火热的唇舌洗扫着她的口腔,牙齿舌苔、上颚下颚,举凡那条灵舌能到达的深度全不放过,一遍遍反反复复,直至呼吸不继……

     纪远思像是穿越沙漠饥渴已久的旅人,终于饮上了盼望已久的甘霖,执拗地占据着商苏衡的双唇,轻咬、吮弄,碾磨,无所不用其极,许久许久之后,当他终于获得些许满足,慢慢退开身子,才发现商苏衡的眼睛虽然还是睁着的,却早已失了焦距。

     “天,该死的,你让我觉得是个色狼。”他咕哝。

     又片刻,商苏衡才像是离水太久的鱼儿大力喘了喘,再眨眨眼,那模样仿佛终于追了回离体的魂灵。然后,她在纪远思的瞳仁里看到了一个满脸晕红,双唇水润,眼如秋水的美丽女人,她一时还反应不过来这个女人是谁,只能够根据大脑里残留的脑汁所捕捉到的最后一个词汇涅呆呆提出一个愚蠢问题:

     “色狼是谁?”

     刚刚还觉得已经稍获满足的纪远思看到她这副娇憨动人模样又是一阵焦渴,他含混地咕哝了一句听不懂的话,探身向前,扣住商苏衡的脑袋,再一次吻上那水光潋滟的丰润红唇。

     当纪远思火热灵巧的舌又一次钻进她的口腔,商苏衡终于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个吻。

     他的舌从牙关探入搜寻到她的舌之后,热情地勾缠上来,执意要带它一起跳舞。它竭尽所能地深入每一处,缠绕着,卷吸着,搅拌着,时轻时重,扫荡它所渴望的一切,占有它,吞没它,反复再反复,直至她被这令人窒息的吻带入开满绚烂火花的瑰丽世界……

     当商苏衡再次有意识之时,纪远思正蹲跪在她身前,静静地凝视她,眼底依稀残留着尚未消退的火苗。

     “还好吗?”

     “好……”她漫应,浑身上下像被抽了骨头似的软·绵·绵,但却感觉舒服得不得了。

     听到这声慵懒妩媚的回应,纪远思眼底本待熄灭的火苗猛得又窜了上来,他深吸了口气,艰难地移开眼:“别,我在很努力地试图保持君子风度,你可不要火上浇油。”

     商苏衡眨眼,再眨眨眼,终于理解他在说什么,呆怔了半晌,猛然暴起一串银铃般的脆笑:“君子风度,在你差点吞了我之后?”

     纪远思的脸瞬间红如关公,满是震惊不信的眼光呆怔地看向商苏衡,他压根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白无忌。

     见他这副样子,商苏衡愈发笑得放肆,直笑得本就绵软无力的身子更如一汪秋水。

     纪远思呢喃地抱怨了句什么,之后叹息着拉起瘫软在藤椅上抖个不停的人儿,抱入怀里,再一次将唇贴了上去。

     这次,他没再给她一个浓郁火辣的舌吻,只是温柔地在她唇上啄了啄,随后上行移到鼻尖,又轻啄了两下,随着他的动作,商苏衡再次发出一声短促轻笑。之后,他的唇来到眉心,在这里停留了数秒,再到眼睑。商苏衡慢慢将双手圈上他的脖子,感到他的唇慢慢滑行至粉颊,再一路向下,到耳垂,她身不由主地打了个颤,为那吹入耳孔里热辣辣的鼻息。他的舌卷上圆润小巧的耳珠,仔细品尝许久终于放开它,再次下行,来到锁骨,在这个美丽的小坑里徘徊逗留了许久,然后慢慢地将整个脸庞贴上去,磨了又磨,蹭了再蹭,才渐渐停下。

     “苏衡。”脸孔还埋在肩窝里的纪远思低低叫了声。

     “嗯?”商苏衡再次一颤。

     纪远思收拢双手,紧紧地,紧紧地抱住她。

     “苏衡,苏衡……”

     所有的爱恋,所有的情意,藉由这一声声直接倾吐在肌·肤上的反复低喃,缓缓渗入,直达商苏衡心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