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轩辕

章节字数:2505  更新时间:12-05-12 17: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元方!”容萧骇然大叫,抬手举枪扣动扳机。枪声响起,那人刚刚坐起的身体又是一晃,却没有倒下,片刻之后,站起身一步步朝她走,每一步踏出,便有一股凌厉杀气向她压过来。她再次扣动扳机,枪却哑了。

    没子弹了吗?容萧看一眼手中的枪,心下一片茫然。

    突然,那人前行的脚步被阻隔,却是元方死死抱住了他的腿。

    “快!”元方不顾那人频频重击,朝着容萧喊,“包里——白纸——符咒——”每说一字,鲜血便从嘴里迸出。

    不明白元方说的什么,容萧不过是溺水之人一样,本能在背包里找寻浮草,几下翻弄,萧至和的那张信笺躺在了她的掌心。

    是它么?容萧拿着信纸,看它在风中舞动。

    “念——”元方竭力嘶喊,“念——”

    念什么?

    容萧愣愣抬头,看见那人残忍挥出毁灭一击,看见元方眼中神采归于暗淡,也听见自己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

    “轩辕。”

    不知是真是幻,从她嘴里吐出的两个字,恍若化作有形,泛着淡淡银芒,极缓地,如慢镜头,印上那人胸口。那人满面惊愕难信,竟然不能躲避,身体柳絮一般轻飘飘飞起,砰然落在数米之外,再也不动。

    呆滞半晌,容萧脱力跌坐在地,茫然看着眼前一切。信纸从她指间飞离,落在草叶间,纸上洁白一片,哪里还有半个字,就像纸上有字,其实不过是她的错觉。

    不远处,元方和那人都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四周只剩下了风声、鸟鸣,和容萧自己的心跳声。

    好像被针刺了一下,容萧猛然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冲过去,扑到元方身边。元方静静躺在地上,了无生气,大眼里蒙上了一层白雾,嘴角的酒窝也已不见。他满身满面的血,映衬着惨白的皮肤,看起来像个坏了的人偶娃娃。

    容萧呆呆看着他,心里又是悲伤又是茫然,伸出手想要将他眼睛合上,手指刚刚触及他面上皮肤,就听见闷闷“嘭”地一声,他的身体突然消失,满地鲜血也不见,只剩下一张巴掌大人形白纸飘落,白纸中央写着两个字:圆方。

    圆方,原来是这两个字么?她一直以为是元方。想起那时他说自己名字,让她唤他小圆。小圆,小圆,听上去好像幼儿园小朋友。她笑出来,眼泪也流出来,伸手拾起纸偶,仔细看。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时时像是想不起许多事,难怪他纯真如婴孩。

    她认真将纸偶叠好,将这个来到陌生世界遇到的第一个朋友放进衣服口袋好好收藏,做完这些,不觉惘然四顾,只是片刻之间,这空阔的天地,似乎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风来,冷汗浸湿的衣服冰凉激得容萧回神。一刹那,心里涌起无尽的愤怒,她抬起头,望着夺走她圆方生命的祸首,却看见,远处那人黑袍被风吹起,衣袍轻盈翻动,里面竟像是空的。

    她下意识抓紧了那支已经没有子弹的手枪,死死盯着风中翻舞的黑袍。黑袍飘呀飘,舞啊舞,终于扬起,落到了一边,而黑袍之下,看不见了人的身体。

    经历了那一夜的“魔兽世界”和刚才圆方的消失,容萧以为自己应该不会再为什么奇异的事情惊诧,却仍是在看到黑袍下的东西时惊呼出声。

    黑袍之下,被风吹乱的衣服里,一只雪白如玉的动物,紧闭了双眼,一动不动地蜷缩着。

    那个谪仙一样的人,怎么却变成了一只狗?

    容萧想起蛋糕店隔壁花店老板娘养的那条纯白色的萨摩耶——她曾经存了两年的压岁钱,想要买一只那样的狗,却在最后一刻,被老妈以期末考挂了两科为由收缴,最终变成了自家仓库里的N袋面粉。

    容萧紧握着没有子弹的手枪,站起身,慢慢走过去,抿嘴低头看那动物。

    ——原来不是狗,是只狐,白色的狐,《动物世界》里见过,可是《动物世界》里却没有任何一只能够比得上眼前这一只的美丽。

    狐狸精?

    也许,萧至和真的把她丢来了西游记。

    这白狐气息全无,肩上和胸口各有一处伤口,仍在汩汩流血,鲜红的血和纯白的毛,都愈发刺目惊心。是枪伤吧……容萧任由枪从无力的指间滑落,掉进长长的草叶间,突然间感到一阵疲倦,对着那安静无害的身体,再也恨不起来。她抬起头,看着依旧明媚的天空,用力吐出一口气,转身离开。

    不过片刻之间,这个陌生的世界,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毫无预警地,就在她转身之际,那白狐忽然睁开了眼。

    容萧的动作停下来,只一眼,就呆怔在了原地,只觉得自己就这样往着深渊里一直坠落,一直坠落,几乎溺毙在那池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白狐的眼,漆黑如墨玉,像是万年的冰湖,像是幽邃的深海,又像是静夜天幕上璀璨的星辰,清冷地,无边际地,就这样笼罩过来,令人无法抗拒,挣脱不开。

    过了一会儿,那眼中添上几分厌烦和疲倦,它不再看她,动了动身体,挣扎着,想要站起,努力数次,却徒劳无功。

    容萧静静看着它挣扎,既没有上前,也没有逃开。

    不知是第几次,白狐积蓄了力气,终于站起,踉跄走开两步又砰然倒地。这回,它没再努力,躺在地上,像是放弃了,望着天空,冷笑不住,笑声中的悲凉,连炙热阳光也没能驱散开。

    容萧俯视着它,意外地,竟然觉得领会了它的悲哀和嘲讽。她怔怔站立,看着它玉石的眼中渐渐神采黯淡,看着它不曾停止的血流,于是,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地,她矮下身,伸出手轻轻抚在了它的额头。

    她对美丽的事物,总是容易失去戒心,羲和国际的小保安是,萧至和是,眼前的动物也是,而在她抚上它额头的那一刻,一种深刻的熟悉感油然而生,就仿佛,曾经某个时候,她也这样轻轻抚弄它的额头。

    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白狐原本黯淡下去的眼,在额头覆上她的手后,迅速地明亮起来。它有些惊惶、有些被冒犯的愤怒,直直地看向她,想要挣脱她的手,却没有力气,于是惊惶愤怒背后,又多了更重的烦躁。

    风突然大了,远方天际隐隐有滚雷阵阵,本来明媚的天空,转眼间乌云密布。容萧站起来,望望天空,转身走到背包旁边,将散落的东西重新整理、装好,合上包盖前,又回身到白狐旁边,将草里的枪拾起放了进去,背上包,迈步离开。走出几步,脚步渐渐沉重,最后停了下来,她垂着头,呆呆看着脚边随风摇晃的草叶,许久不动。

    头顶一声炸雷,空气中夹杂了浓浓的水气。容萧抬头眯眼看着远方。没有了阳光,远处的万物都仿佛笼罩了一层灰色的雾,沉闷,且令人窒息。她闭了闭眼,再睁开,呼一口气,转身回到白狐身边,用它的衣物裹住,将它抱在怀里,然后迈步朝前走去。

    走了一段,听不太真切地,白狐似乎说了一句话,容萧惊讶地低头,白狐却再也不见动静,软软地缩在衣服里,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你此刻救我,我却仍是要杀你的。”

    容萧呆怔了半晌,醒神继续前行。

    这句话,仿佛许久许久以前,也曾有人说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