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白狐

章节字数:2172  更新时间:12-05-13 10: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雨一直在下,直到天黑时,才渐渐住了,乌云也慢慢撤开去,露出愈发剔透的星空。空气里还带着湿气,夹杂了泥土的味道,很清新,好像把全世界的氧气全都一齐释放出来。

    容萧甩去手心从洞门边树叶上接来的雨滴,转身回到洞里,钻进睡袋闭目养神。奇怪,明明疲倦得很,呵欠连天,可是闭上眼睛,反而又睡不着。

    有一团软软热热的东西,在她躺下后,朝着她拱了拱,挤进了她手臂和身体间的缝隙。她掀开睡袋看了看,白狐闭着眼,蜷着身体,在她臂弯里静静沉睡。它身上的伤口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慢慢愈合了——或许就是从她将它抱在怀里那一刻。它皮毛上的血,她用布沾了雨水擦过,还有些印迹,但已经不再刺目。她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它的额头和耳后。

    不久之前,他们还是生死敌人,可是这时,却像是相依为命的伙伴,互相汲取对方的温度,平静相依相偎。

    也许是暂时的,不过很好。

    容萧重又闭上双眼,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管,就这样躺着,听着洞外水滴的声音,呼吸着风带进来的清新的空气,数天来,第一次觉得好像回到了什么都还没发生的那些平淡寻常的日子,不精彩,但是令人安心。

    不觉间,一夜过去。

    清晨,容萧在阵阵鸟鸣雀啼中醒来,怀里的热源已经不见。她揉揉眼,侧头看向洞口,那白狐就站在那儿,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它的毛有些湿乱,身上的伤已经看不见,墨玉般的眼神采飞扬,显然元气恢复了许多。她瞬间清醒,绷紧了身体,撑在地上的手掌无意识地抓紧,泥土塞进了指甲缝也不觉得痛。然而许久过去,白狐仍是静静不动,眼神轻蔑无比。容萧心里的恐惧和戒备稍淡,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才惊觉指尖的刺痛,本能地收回手低头去看,眼角余光里,洞口的白狐却在这时折身往外走去。

    “你要走了?”容萧脱口而出,语声里的惊惶连自己也吓到。

    白狐停住脚步,回头冷冷看她一眼,随即迈步走出洞去。

    容萧呆坐了一会儿,直到心底一丝无头无绪的憋闷渐渐消褪。耳中听得洞外鸟雀欢鸣,风里已经闻得到阳光的味道,她甩甩头站起身,拿了些用品,走出山洞,去寻那处隔得并不远的溪流洗漱。明明知道也许还有更凶险的境遇等待着自己,她却一派安然,也许是接连几次死里逃生,倒让她把生死的事情看得淡了,总觉得,该来的,反正也逃不开,不如随它。

    这一点上,这样的懦弱和不思进取,并不像那个连老天都不放在眼里的萧至和。她与他,大概只有血缘是唯一承袭的东西。

    清澈的溪水里,映出一头鸡窝乱发。她看看双手手臂上已经愈合的伤口,犹豫许久,还是放弃了去溪水里洗个澡的念头,只洗了洗脸,洗了洗手,理理头发,又在靠上游些的地方打了点水,便折身回去。

    回到山洞,意外地发现,那白狐竟然并不曾离开,正坐在她的睡袋上,懒懒眯着眼。也许是去清洗过了,那一身长毛,白得几乎耀眼。

    见她进来,它微微抬眼,将她的呆滞一览无余,却作不见,垂了眼,淡淡道:“那傀儡呢?”

    容萧被它声音惊醒,下意识应了声:“咦?”

    “那傀儡,”它不耐道,“拿来。”

    “傀儡?”她仍旧不解。

    “那纸做人偶,我见你将它收起。”

    容萧这才知道它说的是圆方,抬手捂住胸口衣兜,心里生出怒意:“他已经死了,你还要怎样?”

    白狐冷冷抬眼:“不过是留在纸符上的一抹神识,法力散尽,自然消亡,又何谈生死。快些拿来,我还有用。”容萧还在迟疑,它更加不耐,语气里有了怒意,“放心,用过自然还你!”

    那墨玉般的眼底,是对弱小的不屑,容萧避开它视线,犹豫着将纸偶从衣兜里拿出来。

    “放下。”白狐道。

    容萧呆了呆,心里还在犹豫,手却已经将纸偶放在地上。

    白狐冷哼一声,嘴唇微动,片刻,隐约一道白光泛起,地上的纸偶竟然动了动。容萧吃了一惊,继而欣喜,隐隐觉得白狐在做的事情,也许是不错的。再过一会儿,纸偶竟然真的饱满起来,慢慢显了人形,道袍、桃木簪、八字眉、大眼睛,只可惜身形不过与原来的纸偶一般大小。

    “圆方……”容萧喃喃唤,怔怔看着那活灵活现的巴掌大小人,不觉眼里湿意泛滥。

    白狐看着小人,沉声道:“那道符咒,是何人所作?”

    小圆方笑嘻嘻的,手在头上挠挠:“殿下明知道,为何还问?能难得住殿下的,又有几人?”说话的声音很低,与身体大小正合。

    白狐又是冷哼,语气更加阴沉:“他有何话说?”

    小圆方抬手一鞠:“师尊对殿下说,天威难测,千万莫要逆天而行。若是殿下能心存善念,必当会有善报。师尊还说,殿下虽然失了法力,身上还有白狐千年修行,符咒解开之前,还请殿下莫让别人拿去了宝物才好。”

    白狐微微眯了眼,眼中寒光四溢,杀气凛然:“打的好算盘……你原本要引了她往何处去?”

    小圆方仍旧笑眯眯,脸色语气却迷惘起来:“小仆忘了。”

    沉默了片刻,白狐闭上眼:“罢了。”话音刚落,白光黯淡,那小圆方慢慢呆滞不动,等到白光消散,重又化作纸偶,轻飘飘落在了地上。几乎同时,白狐身体晃了几晃,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软倒在睡袋上。

    容萧正将纸偶拾起,有些明白了刚才纸偶能够变成圆方的原因,这时看到白狐情形,本已冲到嘴边的质问就没有再出口。她上前朝着它伸出手,它却断然闪躲,怒喝一声:“走开!”她吃了一惊,伸出的手僵在空中。它并不看她,突地冷笑数声,竭力站起来,一步步朝着洞口走,口中低沉而不屑地自语:“原来这才是你的计较……好得很,好得很……”走出数步,话音戛然而止,身体也栽倒在地。

    等了一会儿,容萧才敢上前,却发现白狐早已失去意识。呆怔了半晌,她还是伸手,将它抱起放回睡袋。

    洞外不知何时雷声阵阵,竟又下起雨来了。一场大雨,一直下到傍晚都还不见停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