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乱马二分之一”

章节字数:2449  更新时间:12-05-28 12: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耳边突然一阵空灵飘渺的歌声,一丝丝,一点点,钻进四肢百骸,只让她觉得全身上下里外,无一不惬意,无处不舒畅,仿佛冬日的清晨,沐浴着暖洋洋的阳光,又仿佛在母亲的怀抱,饮着甜美的乳汁……

    不远处,一株桃花恣意绽放,粉红色的花瓣随风飞舞,在发间、衣角缠绕不休,每每掠过鼻唇间,淡淡清香惹人恍惚。

    容萧浅浅笑着,看着那粉色的雾霭中,花瓣渐渐凝聚成形,化作灵动娇娆的女子,薄纱掩身,眼底流光溢彩,万般风姿地近了。雾气萦绕中,容萧懒懒叹息,望着那女子伸出玉样的指,抚上自己的脸,听着那娇嫩的唇间,吐出动人的歌声,任由那薄纱将她轻笼。

    叹息,消逝在柔润红唇中。女子轻柔地,爱怜地,在她唇上辗转。

    “郎君……”

    “咦?”容萧懵懂懂睁开眼,看那女子水样眼波在流转,看她将莲玉般的身体贴上自己胸口……

    “咦?咦——?”容萧的眼越睁越大,神智一点点回到脑中,尤其,眼角余光瞥见不知何时来到的白狐,冷冷坐在一边,眼睛似笑非笑,仿佛在欣赏一出好戏。对上她的视线,它轻轻一句:“你倒快活。”

    容萧僵直了身体之前,那女子已轻呼一声,柔弱胆怯藏在了她身侧,她下意识推出去的手,就直直推进了空气里。

    白狐慢慢起身,一步一步走过来,每踏出一步,粉色的雾霭便浅上一分,本来浓烈的香气也跟着淡去几丝。而那女子,冰凉颤抖瑟缩,那样的恐惧,连旁边的容萧都好似被感染,侧头看去。视线才刚刚移动,她便如同被数百万伏特的电流击中,全身的血都凝固起来。

    “吓——!”

    她的衣襟大大敞开,露出胸口的肌肤,胸衣变成两半,像两个干瘪的口袋挂着。这也罢了,只要想着不过是被一个女人和一只狐狸看到,自然就不会有心理障碍,问题在于,那暴露在空气中的胸膛,竟然一马平川,视线毫无阻拦地就来到了裤腰上。

    活了十八年才知道,原来她是个男人么?

    呆愣了十秒之后,容萧一把按住双腿之间,然后,全身的血呼啦啦尽数流到了土里去。

    “郎君……?”女子怯懦而娇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容萧猛然惊醒,转身一把抓住了女子的肩,吼:“你——”才开口,当即被自己粗了好几个八度的声音吓到,更是惊怒,五官都扭曲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郎君?”女子受了惊吓,一双眼泫然欲滴。

    “谁是你郎君!!”容萧抓狂,双手猛摇,“快点把我变回来!快点把我变回来——!”

    女子被摇得花枝乱颤,气息羸弱,语不成声。

    “她不过是个下等花妖,”白狐在一旁冷冷开了口,“被年轻男子阳气招惹了来,又怎么会有那些法力。”

    “唉?”容萧一呆,手僵住松开。女子顺着树干软软坐倒在地,哭得委委屈屈、断人肝肠。

    “……你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白狐斜眼看看容萧。

    “吃?”容萧又是一呆,半晌,猛然抽气,“那果子不是你给我的?”这几天,白狐偶尔会发善心,给她些食物。曾经有肉食,可惜没去毛去皮血淋淋一具尸体,她实在连多看一眼的勇气也没有,更别说吃。之后便多是果子,有的淡而无味,有的酸得死人,即便运气好有甜的,却又如同嚼木头,以至于到现在,她几乎到了见果色变的地步。

    但是不久前脚边那个果子,晶莹光滑,看上去极其诱人,吃在嘴里也香甜多汁。她正饿得头晕眼花,几口吃完后还觉得意犹未尽,连手指尖上的汁水都舔了十遍。

    “哼哼,”白狐冷笑,眼底冰寒,“千年之久,竟不能令你改了这贪吃脾性。”

    容萧还在呆滞,白狐慢慢上前,朝她仰首:“弯腰!”等她愣愣低头,它凑上前,靠近闻了闻,眯眼:“传言世间有奇果,千年而熟,称为异生,乃是世间怨气集结而成,服之必有奇变,倒是被你碰上了。”说到后头,那上挑的眼角,掠过她的平胸,隐约带了难抑的笑意。

    “异生……?”容萧渐渐绿了脸。

    白狐却转了身,看似要走:“此物有解。”

    “咦?”容萧跳起来,“有解?”

    “再遇上一个,吃了自然便解。”白狐轻飘飘丢来一句,背对着容萧的眼角眉梢,已满是浅笑,“可惜,恐怕要等上另一个千年。”

    漫长的静寂之后,林中突地响起容萧惊惶、飙高的叫喊:

    “开什么玩笑——?!”

    喊声直响云霄,惊得树梢鸟雀呼啦啦冲天而起……

    “哈哈……”走出老远的白狐终于仰天大笑。

    ……

    ……

    视线的尽头,树木稀疏起来,也多了光亮。

    看似漫无边际的树林,总算走到了头。

    容萧却没有开怀的力气,绿着脸,一步三挨,郁闷得,连始终萦绕于心的生死二字,也丢到了爪哇国。

    走出树林,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没膝高草地,夹杂了浓郁野花香气。白狐已经完全没在草中,从后面只能看到草地里有簇白色的毛,蜿蜒着向前推进。

    光是看着那簇白毛,容萧也能想象出,白狐高高扬着尾巴,一边走一边笑的模样。

    这样让她越发沮丧。

    也许一开始就被它杀了,比现在这样的尴尬,会好受得多。

    它要杀她,应该也是为了那个藏在她身体的东西。可惜,到目前为止,她实在看不出,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具备了令它们趋之若鹜的价值。

    要是真有的话,她又怎么会狼狈地陷入这般境地?

    “你要拖沓到何时!”不远处,草间冒出的那簇白毛停了下来,随之传来的低喝带着明显不耐烦。

    容萧胸口憋着一股气,冷冷踢开了脚边一块石子:“我又没要你跟着我。”听见自己粗粗的声音,怒气越发蒸腾。

    “哦?”白狐挑高了声音,蔑视,“胆子不小。”

    “我还有什么怕的!”容萧几步上前,“大不了,杀了我!”

    “莫急,”白狐淡淡一句,“时辰未到而已。”

    容萧一噎,满腔的怒气咽了个干净,愈发郁闷得脚下灌铅。

    突然静寂下来的天地间,只余风声,然后,微凉的风绵绵推来了一个声音——

    “郎君……”哀戚悲苦,悱恻牵魂。

    容萧咬牙转身:“你要跟到——”眼中不远处,那粉裙婀娜的女子,倚了树干,万分依恋地看过来,泪雨滂沱,好不可怜,于是她剩下半句话便吞了回去,堵得四肢胀痛,半晌,侧头干硬喊了声,“喂!”

    身后并无回应,可是她知道它听到,鼓足勇气,又喊了声:“喂——”

    “莫非你看上那花妖了?”白狐的声音远远地飘来,“你倒是个情种。”

    “你——”容萧切齿,“怎样才能叫她别跟着?”

    “她出不得密林,你安心罢。”白狐淡淡回应,语气中五分凉薄。

    所以女妖跟了一路,这时会突然出声呼唤,留在林边,又不肯再往前。容萧望着那抹身影,心里软下来,有些轻松,又有些愧疚,不敢再看,转身跟上了白狐。走出老远,耳边都还能听见那女子哀哀戚戚的哭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