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密林之外

章节字数:2290  更新时间:12-05-16 1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草地延伸得极远,只是渐渐绿草短了,不知不觉,只及白狐肚腹,再往后,脚下有了人力耕种的痕迹,一条三尺宽窄的小路在绿意盎然中忽隐忽现。日影西斜时,远远地,几棵水桶粗的大树环绕,现出一座简朴的房屋,屋顶炊烟袅袅,伴着声声犬吠鸡鸣,生机昭然。

    容萧抑制不住心底欢欣,脚步加快,胸腔满胀得就快要崩开来。

    被孤零零丢到陌生之地,在密林中苦熬了将近半月,总算能够见到人,那样的踏实安全感觉,此刻再没有别的能够取代。

    古朴简陋的茅屋,围了半人高的土墙。隔着院墙还有数步,院中狗叫的凶,听上去已扑到门边。容萧心惊止步,伸长了脖子往院中张望。很快,屋内有人出来,喝止了吠叫不停的看门狗,隔着院墙打招呼。

    “谁在外头?”声音暗哑,看样貌,是个上了年纪的妇人。

    “你好,”容萧退开一步,让自己完全暴露在对方视线里,按常理编造着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我——”才开口,不觉又愣住。那妇人布衣陋裙,手拄着木杖,头上发髻虽然花白凌乱,但样式古朴……之前白狐和圆方的服色,也是这样,仿佛画中才有。

    到最后,奇装异服的闯入者,似乎竟是她自己。

    她还在发愣,老妇人却已经开了门:“二位可是从西边过来?”

    二位?容萧眨眨眼,不及回应,身侧突然有人越前而出,抬头之际,斜斜射来的阳光已被高大的背影遮蔽。她张口结舌,看着前面的身影。黑袍如夜、长发若瀑,腰间墨玉寒幽,衣袍虽然破损多处,却掩不住一身凛然。

    她几乎忘了白狐曾幻化成人。

    而眼前的这个人,也曾一度杀伐凛冽,如同死神临世,叫人胆寒。

    心头突地一跳,容萧想也不想,手伸出,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你——”他微微侧身,夕阳下,看不清他脸上神情,只觉得那唇角隐约上挑,气息却是冷淡。容萧没出息地缩回了手,嚅嗫:“你……”

    “我若要杀人,”他俯身低语,“你可拦得住?”言毕抬步,将僵立如石的容萧留在了后头。

    不知他说了什么,老妇人紧张的神情放松下来,侧过身让他进了门。

    “小哥。”老妇人还朝着这边招手,“快进屋吧。”而他就站在老妇人身后,微低了头,冷睇脚边瑟缩颤抖、不住呜咽的两条大狗。

    容萧心头又是一跳,忙不迭地抬脚进了门。

    屋内简陋,泛着烟火气。炉灶上方横梁上,吊着的一些肉已被烟熏得发黑。旁边地面散落着少量菜果,其中有的摘捡过,放在了水盆里。一只花猫藏在水缸后,不停地发出呜呜威吓声。

    “公子二人也是洪福齐天,”老妇人送上了两碗清粥,“先垫垫,一会饭就得——西边那座老林自来古怪,人若是误闯,便是有去无回,这方圆百里的人家,从不敢靠近。公子二人竟能走出那林子,定是平日行善积德,有菩萨保佑。”

    容萧一口粥喝在口里,呛得不停咳嗽。

    “这小哥衣饰奇特,”老妇人边说便起身往灶台去,“想必不是本地人吧?”

    “唔?”容萧下意识看向坐在对面的狐狸精,后者垂眸静坐,一副事不关己。老妇人称他公子,却唤她小哥,一定将她当作了随从。“哦,那个,”她搜肠刮肚地找了个解释,“我是公子从海那一边买来的。”

    “嗯,”老妇人在灶台烧水做饭,“难怪言行与本土不同。不知中原饭食,小哥可还吃的习惯?”

    容萧抬头看看梁上的熏肉,又看看地上的蔬果,揣测着:“应该还习惯吧。”即便不习惯,也总比什么都吃不到强,何况,她那个世界,恐怕除了人肉,什么都能搬上桌,适应力算是很强了。

    老妇人应了一声,随后絮絮叨叨地说起家常,天气、庄稼、官府的盘苛、儿子的参军……东一句西一句,等到饭菜香气充满屋内,她拿着碗筷转回了身。

    “饭好——”老妇人怔了一怔,笑起来。容萧半个身体趴在桌上,睡得人事不省。“公子,”老妇人轻轻将碗放下,朝向容萧对面轻声说话,“小哥怕是累极了,若是不嫌弃,不如在我家歇息一晚,明日再去寻亲。我这便去里屋收拾,拾掇出床榻,公子将就住下。”

    他微微抬了眼,嘴角隐约一挑,淡淡道:“全听主人安排。”

    老妇人礼了礼,笑眯眯转进了里屋。

    老妇人身影刚消失在里屋垂落的门帘下,他搁下手里的粥碗,视线移到熟睡的容萧身上,眼底冷漠,黑沉沉不见边际,目中嘴角,再无一丝一毫笑意。水缸边花猫不知怎么惊了,惨叫一声冲出门,撞翻了门边小凳,哐当一声响。容萧嘴里咕噜几句,仍是没醒,皱了眉头翻身,摔到地上之前,一只手臂将她揽住。

    静谧中,他垂眸看着自己揽住容萧摔倒身体的手臂,面上无波,眉宇却微蹙,一时呆住。里屋脚步声朝外走来,他眉宇一展,收手回座。

    被舍弃的容萧啪嗒摔在地上,哎哟着睁开眼。对面狐狸精好生端坐,手上粥碗凑在唇边,一口一口喝着。老妇人掀帘急急走出,来搀她:“哟,看摔着了。”

    “我没事。”容萧脸红,连连摆手,自己爬了起来。

    “床我拾掇好了,小哥若是困,吃些东西便去歇息。”老妇人将饭菜端上桌,“屋后有自家打的水井,稍后烦请小哥担水,熬了热水,替你家公子解乏。”

    “咦?”容萧从饭碗里抬头,被老妇人慈祥恳挚的笑闪花了眼,木木点头,“哦。”

    食物虽不丰盛,却是这段日子以来第一顿真正称得上饭的,容萧差点连桌子一起啃了。老妇人始终笑眯眯看着她,满怀欣慰。到后来,容萧实在不好意思,才讪讪停筷。对面狐狸精始终吃得极文雅,举手投足都是高贵。

    饭后到井边担水,容萧第一次认识到,变作男儿身的好处,那样的一桶水,往常要提起必定十分困难,现在却轻松许多。不过担了几次,屋内水缸渐满时,她突然又被另一个认知击打得斗志全无:为什么她就这么像个小厮?

    洗漱后回房,隔壁的老妇人显然早已睡下,为客人准备的油灯仍然亮着,屋内却不见狐狸的身影,容萧吃惊,继而害怕,跳起来就要往老妇人房中冲,转身之际却看见床上被窝里有处隆起,轻手轻脚掀开一看,白狐蜷缩了身体,脑袋藏在长尾之下,呼吸有些不稳。

    在床边呆了半晌,容萧叹气,脱去外衣钻进被子,白狐立刻挤过来,倚在她臂弯里,头靠着腰,过了一会后,渐渐能睡得平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