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月黑风高

章节字数:2474  更新时间:12-05-18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晕眩。

    容萧看着眼前无数闪亮的星星,脑中跑出来的第一个念头,竟是:原来平胸也有好处,因为摔起来不怎么痛。

    “蠢货。”冷冷声音在头顶响起,即使身旁呼啦啦又过去数匹骏马,但是这句话,夹杂在嘈杂的马蹄声中,居然那么震耳欲聋。

    容萧咬牙抬头,瞪着居高临下的狐狸精。你拉人不能再拉得远一些吗?还是故意炫耀你那精确无比的判断力和计算力?可是骏马疾奔卷起的风尘里,他发扬袍荡,眼底黑暮无际又光芒慑人,压迫得她即便再怎么恼羞,也不敢成怒,一口口,将冲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抱歉啦!”头顶上,马蹄声里,又有人丢来一句话,同时还有件东西落下来,晃花了容萧的眼——白澄澄的一锭银子,就在她鼻子前面,骨碌碌打几个滚,停下来,反射着阳光,亮得刺目。将要远去的队伍里,一群武士拥簇纯色神骏的白马。马背上,劲装的美丽少女回过头来,绽开笑容,执着马缰的手朝着这边抱了抱拳。

    一瞬间,仿佛阳光都随之暗淡。

    容萧傻傻呆呆趴着,嘴巴半开,下巴掉下来。

    ——只可惜人家抱拳的对象,明显是旁边已经一脸不耐烦的狐狸精。

    摔倒的到底是谁?

    眼前的银锭,恍惚间,好像裂开了嘴在嘲笑。

    “你要趴到何时?”头顶狐狸精冷声如冰。

    容萧咬牙,憋着一口气,慢吞吞爬起来,拍去新衣上的灰尘,愣了愣,弯腰将银锭捡起来。摔一跤,换来一锭银子,也算不错,既然人家愿意补偿,即便给得这样嚣张,这样瞧不起人,无论如何,不能跟钱过不去。刚好,存银殆尽,就算是有人雪中送炭。这么大的一锭银,该是能用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算是提醒她生活费的问题,总不能等到坐吃山空。她瞥一眼身旁的狐狸精。要想靠他,显然绝无可能;靠她自己,又该从何入手?

    百无一用是书生,可惜她连书生都不是。

    这么一想,身上沾了尘灰的新衣,怎么看怎么觉得奢侈。

    ……

    沿着很快恢复如常的街道,回到那个也叫做平安的客栈,掌柜老远就在招呼饭得了。那只曾被踩到尾巴的大黄狗本来摊开身体在院子里睡觉,一见他们进门,跳起来夹着尾巴朝后院跑,一时惊得客栈里头鸡飞狗跳。

    大堂里一张桌上摆了碗碟,飘来肉香阵阵,小二在一旁笑得五官都聚在一起:“公子可要酒?小店有上好的竹叶青,”压低了声音,“还有我家掌柜酿了二十年的女儿红……”

    靠窗的一张桌前,坐着另一位客人,素衣秀容,手上端了茶一口一口抿,左手桌面上放着一把黑鞘的长剑。一人一剑,冷淡疏离,全然一副闲人勿饶的姿态。

    容萧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女侠客嘛——虽然搁在那个时空,就是一女黑社会。

    这家店看起来不怎么样,厨子的手艺还过得去,几样小菜,也算别具风味。容萧吃得眉开眼笑,只觉得,这是自己被萧至和丢来之后,最幸福的一刻。

    吃到一半,被掌柜遣出去买米的小二出院门时,与一个急着进门的人撞个满怀。对方差点被他撞倒,吓得他惊叫着出手拉住。

    “咦?”容萧含着一嘴菜忘了嚼。跟小二撞在一起的人,是昨晚借宿人家的老妇人。

    老妇人挣脱小二搀扶的手,笑着朝大堂走了过来。

    “公子,小哥,万福。”

    “大娘?”容萧匆忙咽下嘴里的东西,起身迎去,“你怎么——”腰间突然一紧,步子再也迈不动。她低头看看,腰间横着纤细的竹筷,如若千钧,将她稳稳拦住。她侧头看看身边狐狸精,却见他抽回竹筷,随手扔在了一旁。她莫名其妙地撇撇嘴,重新迈步,抬头之际,却又呆住。

    小二正将竖在门口的招牌扶起,掌柜站在大堂门口,骂着“不长眼”、“着急忙慌”之类的话,可是院门内外,哪里又有老妇人的身影?

    难道眼花了?耳朵也“花”了?

    容萧呆呆站着,一股凉意莫名从脚底升腾起来。

    “喂,”她干巴巴地低语,“我刚才看见——”

    狐狸恍若未闻,拿着掌柜新送上的干净竹筷,在肉盘里挑挑拣拣,一副众生不入我眼的拽样。

    容萧问了半句话,后半句怎么也问不下去,呆呆坐回,面对着桌上的美味,再提不起一丝一毫食欲。

    ……

    ……

    夜深人静,容萧始终无法安睡,总是莫名惊醒。又一次睁开眼时,借着手电的光,看见原本在她臂弯熟睡的白狐,不知何时起身,静静蹲坐在床沿,朝着门,背脊上的长毛随着窗缝里吹来的风轻轻飘动。听到动静,它回头看她一眼,淡淡道:“呆在房中。”言毕跃下地,在紧闭的房门前消失。

    容萧再也无法合眼,裹紧了被子,蜷缩在床角,紧紧盯着白狐身影消失的房门,越来越不安。

    时间缓缓流逝,客栈里,仍旧静悄悄不见异常。

    ——只是实在太静了。

    恍惚中,容萧仿佛又回到那些个独自呆在密林中的夜晚,孤独、寒冷,还有恐惧。

    不过才两三天的轻松,她竟然已经忘记了摆在自己面前的残酷事实——

    黑暗,很容易吞噬了她心底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让她清楚地看着那个受到惊吓的自己,缩在角落里悲哀地哭泣喊叫,愤怒着,怨恨将她抛弃的每一个人、将她丢弃在恐怖未知命运里的每一双手。

    怨恨,抑制不住的怨恨,将她一片片地宰割,血淋淋的……她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撕裂,粉碎,变成微粒,最后无声无息消失……

    ——咔嚓一声,四周的寂静骤然被打破,容萧从黑暗中的自我流放里清醒,瞪大了眼,盯住房门,时刻准备着,面对那黝黑的房门后跳出来的妖魔鬼怪。可是,那一声响后,四下里重又陷入寂静,她绷紧了身体,在胸腔胀痛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呼吸,而就在这时,房门伴随着巨大的声响猛然打开,一个黑影撞进屋来。

    容萧倒抽一口气,惊叫就要破口而出,晃动的手电光下,黑影已经来到面前,手腕上微凉的抓握将她冲到嘴边的惊叫压了下去——

    人的手!虽然有着不正常的温度,但那是人的手!

    手电的光稳定下来,站在她面前的,是那个白天在大堂里用饭的女人,此刻紧紧抓住她的手,双眼在微弱的光下,灼灼生辉。

    “跟我走!”女人低声而坚定地命令,手上用力,将容萧从床上提起。容萧不过愣了愣,想要挣脱却已不能。

    “我——”

    “嘘!”女人喝止了她,同时侧首聆听片刻,随后将她拉近自己,击落她的手电,仍旧压低了声音,“这客栈有古怪,我不会害你,出去再同你说。”拽了她毅然迈步。容萧手腕被她握住,竟一点力气也使不出。

    才跨出房门,一阵隐隐夹杂着淡淡血腥味的夜风扑面而来,容萧顿时心跳如鼓。女人紧握着她手腕,借着淡淡月光朝客栈后院奔去。后院有道小门,白天上厕所时,容萧曾见它铁锁紧闭,这时走到跟前,女人手中银芒一闪,金属清脆响声中,小门洞开,女人足下不停,拉着她径直出门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