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异变

章节字数:2131  更新时间:12-05-23 11: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平安客栈里,官府衙役来来往往,亲属友人围在外面哀伤哭泣。旁边城隍庙外,一对夫妇守着被白布掩盖的尸体,又是惊惶又是悲伤。

    只不过远远看了眼,容萧就再也没有勇气走过去,软软地跌坐在路边石阶上。

    老妇人被妖刀所杀,而客栈里的人,死在偷袭狐狸的熊精手下……

    正午的阳光,竟然冰冷。

    “公子?”殷乙上前轻唤。

    容萧浑身都在发抖,埋头在臂中,闷声道:“我没事。”

    旁边有老百姓驻足,凑在一起低声议论着——

    “……真惨,一个活的也没剩下……”

    “……可是惹了什么祸事罢?仇家寻上了门……”

    “……竟连鸡狗也不放过……

    “……城隍庙那边可看见?骇人啊,那老妇死的蹊跷,莫不是遇见妖怪……”

    “……县衙的大人门都惊动了,在里边查案呢……”

    ……

    容萧猛然起身,朝着来路狂奔,跑了数十米,突地停下,垂头发呆,半晌,折回来,停在一脸不屑的狐狸面前。

    “你能不能救活这些人?”她低着头,不敢去看狐狸的眼。

    “……你以为?”狐狸淡淡道。

    心里一搅,容萧顿时没了再问下去的勇气,眼泪就这么从刺痛的眼里夺眶而出,滴滴答答落在地面,一圈一圈,像是大地的伤痕。

    狐狸冷哼,侧头遥望天际,良久,语气凉薄地轻语:“这世上万千生灵,个个你要管,管得了么?”

    容萧仍旧低头,仍旧无声哭泣。

    一旁殷乙原本试图劝慰,渐渐也若有所思,沉默不语,只是眉际桃花越发艳丽,好似要脱出皮肤一般。

    这时,远处客栈大门涌出一群身着制服的人,纷纷上马乘轿散去。围在外头的人们随后进门为亲人收敛。

    容萧抬起头来,红着双眼看了一会儿,哑着声说:“我的包还在里头。”

    “我去,”殷乙垂首,“不会惊动旁人。”

    “……麻烦你。”容萧想扯出个笑容,结果笑得极为难看,“我包袱里有锭银子,你替我给了那位大娘的亲人罢。”

    “好。”殷乙答应离去。

    容萧静静站着,许久,咬咬牙,喃喃道:“有人曾说,我身边总会有危险,开始是偶然,可是会变成必然。我现在有些明白这句话了。”她抬眼看着狐狸,“我就像个灾星,把不好的事情带给身边的亲人朋友,对不对?都是因为我身体里的那个东西,对不对?如果我死了,会不会变好?”

    狐狸回头,眼底风云翻涌。他看着她,一股凌厉的气息开始一点点将她的身体笼罩,不得脱离。然后,他微微倾身,在她耳边,一字一字道:“你放心,那东西,我迟早会得到,你的命,也迟早是我的。在此之前,你最好将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给我捏死在肚中,莫再让我听见一丝半点!”

    容萧咬紧牙,片刻后倔强别开了眼。

    很快,殷乙的身影自客栈闪出,快步来到眼前,手中却没有背包。

    “公子,”她低声道,“公子房中的东西,被衙门的人带走了。”

    容萧吃惊抬头。她那个背包,在血案的现场,的确是很惹眼。

    “那怎么办?”她急急道,“那个包——”那个包,是另外的时空,留给她唯一的纪念。

    “公子莫急,”殷乙又说,“我来回了公子,这便去县衙将东西寻回。”

    “等等,”容萧拉住了殷乙的手臂,“我同你一起去吧。”说着,也不理会狐狸,径直随着殷乙,往先前那群官府的人离去的方向赶去。

    穿过几条街道,一座略显朴素的府衙坐落在街道尽头,门外有持刀的衙役守卫。

    “怎么办?”容萧望着远处县衙,不安无措。

    “你在此稍等,”殷乙握握她手臂,询问了背包的外观,“我偷偷潜入。不过是小城县衙,并非龙潭虎穴,你不必担心。”说着,将容萧推到街角,独自前去。

    容萧躲在街角,看着殷乙绕往县衙侧面,四下看了看,然后轻轻一跃,翻过墙头不见。

    接下来的时间,容萧仿佛被扔进滚水里熬煮,焦虑、慌张、担忧,几乎要将衣袖揉搓出洞来,仿佛过了半生,总算见殷乙翻出墙头,朝自己奔来。

    “公子,”殷乙将背包递给容萧,“快快离开。”

    “哦。”容萧将背包背上,跟着殷乙就要走。这时,县衙方向忽然一阵喧嚣传来,伴随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容萧霎时软了腿,反射性地回头去看,只见县衙里涌出许多人来,个个神色异常,如临大敌,却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公子,信我。”殷乙低声道,语气中有毋庸置疑的坚定。

    容萧看她一眼,点点头,随后忍不住又看向县衙方向。看那些人的表现,的确不像是被殷乙惊动,那么这样慌张,又会是为了什么?尤其是,离开的人群里,还有三四个身着军服的士兵。联想起昨夜的一场变故,难道是,还有别的怪物作乱?这个念头一起,容萧就再也按捺不住,回头看殷乙:“我想跟去看看。”

    “是。”殷乙垂首,又说,“不过,是否告知九公子知道?”

    “九公子?”容萧一愣,“谁?”

    殷乙没说话,只是侧侧身。容萧顺着她让开的方向,看到不远处,施然而来的黑袍男子,衣袍狼狈却难掩气势,走到两米之外,突然幻化为白狐,朝她跃来。她下意识地伸手,白狐就跃进她怀里,将头埋进了她颈中。

    白狐的毛顺滑柔软,窝在她臂中的身体,暖暖和和的。容萧呆住,半晌回过神来惊慌心虚地环顾四周,看是否有人注意到狐狸刚才这惊世骇俗的举动,却被狐狸有些含糊的语声惊住。

    “我元气受损,如要动手,此刻正好。”

    容萧莫名奇妙抬头,看见殷乙诧异稍纵即逝,继而古潭无波、目不斜视的眼,还有她眉际暗淡了几分的桃花。

    “那个——”容萧嚅嗫。对面殷乙已经单膝跪地,道:“在下不敢。”容萧一愣想让开,随即醒悟殷乙面对的并非自己,而是怀里的白狐。

    这算什么?被收服的妖刀仍旧不甘心的蠢蠢欲动么?

    片刻沉默之后,殷乙起身,眉际的桃花已经如初鲜艳。她眼看着发呆的容萧:“公子?”

    “咦?哦。”容萧点头,“走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