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少女

章节字数:2580  更新时间:12-05-26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浮在空中的零星草叶飘落在地,那人的阔嘴已经不见,模样恢复了之前憨厚平凡,只是肚子明显鼓起来许多,像是个偏瘦的人,长了个油肚那样突兀。

    殷乙冷眼看着一切。对上她的视线,那人忙弯弯腰,语气诚恳道:“我兄弟几人,实在并无歹意,只图平安脱困而已。”说着,又侧身,朝着容萧这边一礼,“上神得罪。”

    容萧一愣,醒过神低头往怀里看看。白狐动也不动,呼吸稳稳,好似睡得极为香甜。

    殷乙开口:“你们身有数百年修为,与寻常凡人遭遇,又何谈脱困二字?”

    那人憨憨一笑,笑中有为难之意:“我兄弟几个在人间已久,诸事习惯,若是轻易施为暴露身份,便不能自在生活。”

    片刻沉寂后,殷乙点头:“你们走罢。”

    那人弯腰一礼,与同伴一起沿着树林边缘往北而去。

    “走罢。”殷乙迈步,踏上刚刚被拔去了植物的新鲜土地。

    新鲜的泥土,松软如棉,但略微潮湿,很快便在鞋底积了一层。跟在殷乙后头,容萧一边走,一边跳踢踏舞一样甩着鞋底的泥土,走得好不费力。怀里白狐似乎被颠簸得不耐烦,抬头便在她手臂上一口。容萧吃痛,惊呼着,差点将白狐扔了出去,一时间倒把纷杂的心事忘记个精光。正在这时,手臂突然被殷乙抓住,整个人被拖往一边。

    “怎——”

    “嘘。”殷乙竖指在唇边,满眼警戒。容萧住口,乖乖靠站在大树之后,看殷乙悄无声息地,朝着前方掠去。

    过了许久,不见殷乙回转,容萧站得腿酸,又担心是不是殷乙遇到什么,几次犹豫后,终究忍不住试探着往她离开的方向轻步走去。走了大概百来米远,忽然听见不远处阵阵金石碰撞和阵阵叱喝声,其中明显夹杂了女人声音。容萧吃惊,加快步伐,也顾不得脚步沉重,直直朝前疾奔。很快,从树木间空隙,能看见前方有人影倏忽来去,再走近些,不远处开阔地里,两方人马交战,如同战场,隔着老远就感受到那股激越杀气。

    而正前方几米之外,素衣的殷乙,正同一个褐袍中年男人战在一起。如今的殷乙,以半妖之身,那中年人竟能与之斗个平手;两人赤手空拳,却有搅动风云变色的气势,时时有断枝落石飞溅,比起更远处数十人的交战更加惊心动魄。

    容萧的脚步声,惊动了左侧前方安全范围外观战的一群人。其中一人回转马头,手中的长弓饱满,箭头牢牢指住她所在的位置。容萧被那暗光凛人的箭头惊得僵直,但视线随即却被骑士身后的人引去。那扬弓待战的骑士身后,严密防卫的中央,一个少女端坐于白色骏马背上,刀光剑影中,却如同偶然堕入凡尘,无比引人瞩目。

    ——容萧的背包里,还放着那时这少女侍从留下的一锭白银。

    这时近处看去,少女更是美得惊人,肤如白玉,五官绝伦,一双眼明丽无瑕,顾盼神飞,且锦衣玉冠,姿容高贵,令人怯生亵渎之心。

    这样绝世独立的女子,古往今来,多少霸主枭雄、文人墨客趋之若鹜,求而不得。此刻真真切切现身眼前,同为女性的容萧,止都止不住地,发自心底地暗暗自卑。

    身旁的骑士转身展弓之际,少女也朝这边看来,视线在容萧身上掠过,很快又回转,再看她一眼,随后侧头,嘴唇微动,似乎说了什么,那骑士随即收弓回身,不再戒备。

    容萧这时也才能转开眼,仰头看殷乙和那中年人在林中穿梭腾跃,可惜目光完全跟不上急速转换的身影,只看了一会儿,已经头晕脑胀,而被两人卷得稀薄的空气,又压得她胸口闷疼,几乎不能喘气。她被迫低头宁神呼吸,远处却骤然传来殷乙近乎惊恐的喊声:“公子小心!”同一时刻,耳边响起白狐耳语的一句:“往前一步。”

    下意识的,容萧头也没抬便往前方挪了一步,然后,轰然巨响中,一棵大树凭空而落,砸在她所在的位置。她抱着白狐,呆呆站在树杈间刚好能容纳一个人的空隙,暴露在外的皮肤被树叶划得生疼。好半天,直到被灰尘眯了眼、呛得咳嗽,她总算意识到自己刚才已在鬼门关转了一转。一阵风过,背心凉凉的,胸腔里的心脏也后知后觉地战鼓般擂动起来。如果真有三魂七魄之说,那么此刻她最多能剩下一魂一魄放在身体里,其余的,应该都随着泛起的灰尘飘上天去。

    手臂被人抓住,将容萧从树枝间拉开,远离那被人力击断,仍动摇不息的大树。她费力睁眼去看,看到殷乙惊恐的脸和她眉际艳丽的桃花。

    “公子无事罢?”殷乙的声音不大,可是紧张分明。

    “没事。”容萧摇头,后怕地看一眼怀中白狐。只是一步之差,她和它可能就变成了树干下的肉泥。哪怕她有一丝的迟疑,此刻也不能这样好好站着。它就那样笃定——

    它笃定的,是大树砸下来,她即便没躲开,它也不会有事罢?

    容萧咬牙,几乎就要冲动甩手将它丢开,却可惜念头转了无数次,无论她如何焦躁愤怒,白狐终归仍是安稳闭眼窝在她臂中。

    远处数十人的战斗仍在继续,殷乙和那中年人却似乎告一段落,各据一端,相对而立。中年人负手看着殷乙,眼光锐利如刀,好似任何隐秘也不能躲藏。半晌,他语气平淡地开口:“我家小主人昨日遇袭,虽有惊无险,但刺客身手不错,竟能带伤逃离,若是放任不理,总是隐患。”

    他说到这里,殷乙没有反应,容萧却是一愣,看了殷乙一眼。昨夜在客栈,殷乙找到她时,身上已经带了伤,且伤得不轻——或者只是凑巧么?

    中年人抬抬手,拨去随风飘落的一片树叶,又道:“姑娘身体无恙,自然并非刺客。方才是鄙人眼拙莽撞,误会姑娘身份。不过,姑娘身法武艺,却与刺客有几分相似,鄙人职责所在,却还是要问上一问,不知姑娘师出何处?”

    殷乙目光直视,面无表情吐出一句:“我没有师父。”

    “噢?”中年人微眯双眼,棱角分明的脸上神色如常,可是周身却渐渐散发危险意味。站得老远的容萧好像整个人被丢到高压仓里,皮肤疼痛,呼吸困难。身旁的殷乙迈了一步,挡在她身前,压力这才消减。

    中年人目光越过殷乙,移到低头调整着呼吸的容萧身上。殷乙又迈了一步,将容萧挡得严严实实,道:“在下也是职责所在,莫再相逼。”

    许久,那中年人收回目光,点头:“得罪。”回身一跃,转瞬间人已在少女身旁马背上端坐。少女面色柔和地看向他,微微一笑:“先生辛苦。”

    “属下不敢。”中年人恭敬颔首,随后与少女一起转头,看向前方激战场中。

    容萧从殷乙肩头看去,前方交战的双方,人数并不均等。一边身着军服的士兵,大概数十人,另一边与少女属从服色相同的,不过十来人,却能与数十人相持不下,而观战的少女一行,似乎并无意出阵相助。相反,那中年人回到少女身边后,便不时对少女说着话,手上偶尔简单比划,似在指点。

    连容萧也能看出,交战双方,狼狈的,反倒是人数占优势的一方。他们被那十来人牵引,仿佛线控的木偶,明明早已没有斗志,偏偏欲罢不能,逃也逃不开。

    似乎,少女一行,倒是借与敌人交手,研究对方武技阵法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