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围城

章节字数:2594  更新时间:12-05-27 08: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果然,没有多久,少女展颜一笑,点了点头,身旁中年人随即扬声道:“收。”

    话音一落,那十来人立刻有了变化,出招致命,一时间四下里只剩鲜血喷溅,惨嘶不断。

    虽然隔了好一段距离,可眼睁睁看着残肢断臂在半空飞舞,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顷刻间从世上消失,竟比亲身经历险境时更加无法承受。容萧双腿发软,站立不稳却又挪不开视线,能看能听在此刻竟然变成一种煎熬。下意识地,她伸手抓住前面殷乙的衣袖。

    “救……”一个字出口,然而声音低弱得连自己也觉得无力。

    殷乙回头看她一眼,再次移动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

    很快,前方战斗平息,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

    “北人自来尚武,”中年人的声音伴随着获胜战士回归的脚步响起,“无论老幼皆上得战场,尤其远途奔袭、阵法千变,远胜我族。方才儿郎们险胜,不过得益于敌方受形势所制,不得全力施展,又是军前斥候,正面迎敌非其所长之故。小主人日后若在战场与之精锐相遇,万万莫要轻敌。”

    少女点头:“先生教诲,绾儿记下了。”

    两人几句话说得随意寻常,听在有心人耳中却是如晴空惊雷,远胜于适才血肉纷飞的厮杀场面。容萧看着少女美丽的侧影,心里更是震动,只觉得自己与她,仿佛横亘了万里沟壑,不能跨越。

    待伤者简单处理伤势上马归队,中年人遂发令整队离开。片刻之后,这支不过二三十人的队伍,留下遍地的尸首,朝南方绝尘而去。

    空气里泛着越发浓烈的血腥味,头顶半空中,有许多大鸟盘旋不停,声声啼叫,令人毛骨悚然。容萧视线里只有殷乙背影,可是前方空地里的恐怖景象却好似能够穿透殷乙的身体,直直钻进她眼里,攥紧她的心脏,夺去她的呼吸……

    “公子,走罢。”殷乙扶住她手肘,引她转身离开。

    离开老远,空气里的异味才似乎淡了些,容萧终于一点点拿回对身体的控制权,这时,殷乙一侧身,单膝跪在了她面前,紧接着,低声而清晰道:“公子,那人所说刺客,的确是我……那时的伤,便是行刺时所致。”容萧瞪眼无语,又见她拉开衣领,露出白皙光滑的肩颈,“原本伤口便在此处,方才那人出手,招招试探,若非伤已痊愈,绝难逃出那人双眼。”

    寻常人受伤,又怎么会一夜之间痊愈?而殷乙,若非附身的妖力,恐怕早已死了。

    容萧还在发呆,殷乙却将头更加低下去,几乎碰到地面:“过去的殷乙已死。若有因我旧往之故牵连公子之时,我必定以死谢罪——”

    “等一下!”容萧终于爆发,吼过之后却又气竭,膝盖发软,后退着坐倒在大树暴露的粗壮根茎上,“你等一下……等一下,等我喘口气……”她低头闭眼,平息着混乱激突的思绪,然而一旦闭眼,开阔地里遍地血迹尸体、浓烈的血腥气息,便朝她眼前、鼻中奔涌而来,竭力也无法阻挡。

    “……那些人,”她抬头,看向远处。那里是数十个年轻士兵失去生命的地方,“就这样不理会么?”这么说的时候,不由得突然对那已经离去的,面对杀戮仍旧从容高贵的少女生出许多愤恨:她为何就那样冷血无情地,任由属下夺走无数人的生命?然而脑子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轻而有力地分辩,你的怨恨,不过是对自己的无能生出的气愤和责备。

    两种声音不停地在脑中交战对抗,令她一度焦躁不堪,几次想要跳起来朝着天空嘶吼发泄,可是身体始终沉重如千钧,每一处关节、每一根经脉,都好像凝滞不通,无法控制。

    “公子,还是快离开罢。”殷乙抬头,“那些人并非我国士兵,是敌国斥候。他们既已到此,大军亦不远,再停留,恐怕届时难以脱身。”

    好一会儿,容萧才将殷乙的话消化下去,惊恐睁大了双眼:“你是说,平安城已经……”

    “是,”殷乙起身,“平安城已是瓮中之鳖,守不住了。”

    听着殷乙的话,容萧惶然往平安城方向看看,再回头望望上方鸦雀盘旋的树林,良久,又低头盯着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喘口气,她用力闭上眼。

    “如果我只是在做梦该有多好……”

    “公子?”

    容萧抬头,看进殷乙关切的眼。四周凉风拂动,林木婆娑声声,她渐渐能静下心来,脑子里那些混乱的、纷杂的思绪虽然还在纠结,可是理智已开始一点一点重建。

    “那女孩子——”她看向殷乙,“那女孩是什么人?看她的气度风范,身份一定不普通。她既然带人截杀了敌国的士兵,应该也会——援救平安城的军队也许已经在路上了……”她的声音,在殷乙始终沉重的表情里渐渐低弱,最后再也说不下去,“怎么……?”

    “那少女——我只管行刺,不管缘由,”殷乙低头,“目标行踪背景,有他人查探,我只知,她是南国贵族,即便此刻截杀围困平安城敌军,应当并非为保城而战。反而,依我猜想,他们隐瞒身份来到我国边陲,其心可诛。”

    容萧张张嘴,半晌:“我弄糊涂了……这世上,究竟有几个国家?我究竟是在哪里?”

    殷乙抬头,目中有诧异,但随后还是俯身拾起树枝,在身前地面比划:“平安城,是我国北方边城,国都在平安西南,据此千里。围困平安城的,是北方魏国,如同那先生所说,魏人尚武,天下闻名的武将皆在其土。那少女,应是南方梁国人。梁国地势优越,国力雄厚,尽揽世间名士。东边有齐国,都城阳,是名镇四方的商都。我国,”殷乙看一眼容萧,“国力最弱,国号秦。”

    容萧听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词语,竟比得知自己被丢到一个怪物环伺、不见边际的密林还要茫然惶恐。

    “秦……么?”她喃喃道,愣愣看着殷乙在地面划出蜿蜒线条,置身于另一个时空的感觉,前所未有的鲜明起来。秦,耳熟能详的字眼,所代表的,远不止一个国号那样简单。可是如今再次听到,却已是陌生。同样的字眼,全然不同的含义。她发着呆,不觉间手上用力,直到臂上尖锐刺痛才回过神,看着白狐慢条斯理从她手臂上收回尖牙,飘散的思绪倒也因此收回。她轻揉着被白狐咬痛皮肉,目光落在地上那代表“秦”的线条上。

    “……人类的征战好斗,到哪里都是一样。”她喃喃道,语气间不经意带着厌烦。话才出口,忽然警醒,抬头望向来时方向,“……平安城守不住,那城里的百姓怎么办?”

    “若是侥幸混战中不死,”殷乙顿了顿,才道,“只盼魏人不要屠城立威。”

    容萧震惊站起,膝上白狐因此掉落。她本能伸手搂住,重新坐回去。

    “——屠城?”

    城中老幼妇孺、无辜生灵……

    她喘气,惶惶然只是悲凉。

    殷乙上前一步,微弯腰:“公子,不能再久留。若是大军入城,混战之中,我怕不能保护公子平安。”

    是了,还有她身体里的所谓宝贝。混乱之中,还有无数藏在暗中,也许修为胜过此时殷乙的非人,正在虎视眈眈……这才是她此刻应该担心的事情。已经努力了这么些天,总不能现在放弃。

    “公子?”殷乙又催。

    容萧眨眨眼,却排挤不掉眼里的干涩和刺痛。她抬头,看看远方,又看看平安城的方向,再闭眼,许久睁开:“殷乙,我要回平安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