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难民”

章节字数:2087  更新时间:12-05-31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路出城,除去初时几次与魏军的冲突,再无阻拦,渐渐离城远了,呼喝喧嚣淡去,却仍旧令人心惊。

    入夜,殷乙找到一处农人贮存草料农具的木屋,简单收拾了,给三人休息。

    夜风有些凉,容萧抱着膝头,靠坐在墙壁边,缩在一堆厚厚的干草中,安静得好似不存在。狐狸意外地没有化作狐形靠她入睡,而是半躺在木屋的另一头,夜色里,只看得到比周围更加深沉的模糊的一团人影。拒绝了殷乙拿来的干粮,只是喝了些水,容萧依旧保持原来的姿势,在逐渐静谧的夜里沉沉熟睡过去。

    次日清晨,霜露很重,能见度不过百米,但是一旦稍后霜露退去,这一天又将是艳阳高照。

    容萧被殷乙叫醒时,浓雾还没散。她看着已经没人的木屋里都似乎被雾气晕染,整个人懒懒地不想动。殷乙领她去屋后,用一个石缸里沉积多时的雨水清洗。冰凉的,泛着淡淡腥气的水捧在脸上,竟有着冬天才有的刺痛。等她回到屋里,殷乙重又递上干粮,只是,本应冷硬的食物,却冒着热气,而且酥软。

    “我烤过了。”殷乙指指屋外一堆火,“好歹吃一些。”

    “谢谢。”容萧捧着食物走到火边坐下,一口口咬着,看着火苗发呆。

    浓雾渐渐淡了些,抬头就能够看见天空里比其他地方要明亮,但是并不刺眼的太阳。狐狸不知从哪里出现,看也不看容萧,径直离去。

    “公子走罢。”殷乙轻道。

    容萧将最后一口干粮塞进嘴里,起身拿过殷乙手里的背包背上,迈步。殷乙走在最后,经过那堆火时,随意扬一扬袖,“嘭”地一声,火堆霎时熄灭,只余青烟阵阵,混入雾中不见。

    走出大概两个小时,雾气更淡,阳光的温度明显让人暖和起来。远远地,能看见南下的路上,人影渐渐密集,从偶尔一两个,到数十人,上百人,汇聚成一支队伍,朝着南方浩荡而下。许多人扶老携幼,还有人拖着自家的牛羊。人人脸上见不到笑容,有的愁云满布,有的麻木无神,有的带着伤,露出痛苦之色。

    家园在身后,可惜再不能回头。

    有孩子在哭,哭声凄厉,惹了容萧侧头。不远处。年轻的母亲坐在牛车上,怀里的孩子张大了嘴哭得伤心,哭得母亲也泪水涟涟,不住地低声抚慰,拿衣袖轻轻触碰孩子额头的青紫……容萧猛然别开眼,喉间梗阻得几乎不能喘气。

    “上……公子,姑娘。”一个略带欣喜的声音响起,有人穿过人群凑到面前。

    狐狸视而不见,容萧木然垂头,只有殷乙回应:“原来是你。”

    “是我。”叫子车旬的妖怪先是谦恭地朝着狐狸颔首,然后才跟殷乙说话。他怀里抱着个两三岁的幼儿。那孩子满眼盈泪,瘪着嘴,却没有哭,两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你怎么这副模样?”殷乙皱眉,似乎子车旬抱着的是个惹人生厌的怪物。

    子车旬讪讪一笑:“去得迟了,大的没救得,救了个小的,受了惊吓,怎么也脱不开手,索性带着,等找个人家收养。”

    真的要脱手,又怎么会脱不开?

    容萧抬头,看了看这个颇有缘的全然不像妖怪的妖怪,不料这一抬头,与那小孩视线相对,那小孩哇地一声哭出,双手放开子车旬,朝她伸来。

    容萧一愣,殷乙和子车旬也是一愣。那小孩哭得更加伤心,小手伸得直直的,上身前倾,要挣脱子车旬的手臂。

    子车旬为难地看着容萧:“公子……”

    容萧已下意识地伸手,将小孩接过。小孩一挨近她,便死死搂住她脖子,将头埋在她胸口,抽噎几声不再哭泣。手中是软软暖暖的身体,鼻间是淡淡的乳香,容萧抱着孩子,一时间震动莫名。

    “你带了这孩子,不是要当饭吃罢?”殷乙斜瞅着子车旬。

    “姑娘说笑。”子车旬看一眼走在前面的狐狸,“几位这是要往何处去?”

    “你想把这小东西丢给我们?”殷乙看着那小孩乖巧窝在容萧怀里,脸上表情也不再似之前厌恶。

    子车旬挠挠头憨笑:“若是能跟随几位身边,自然比寻常人家好。”

    “……跟在我身边,”容萧轻声开口,“更危险,也许隔天就丢了性命。”

    “福祸相依,”子车旬正色,“要得必然有失,又怎能因畏惧失去而不敢争取?”

    容萧一震,低头不语。

    子车旬也不再说话,松了一口气似的晃晃头,甩甩手,舒展着身体。

    南下的人们就像被什么追着一样一路不停,走得累了,才稍微歇一会儿,到傍晚时,老的小的,都是怏怏无力,连成年人也是疲累不堪。

    路过一条小河,子车旬指着河边大树环抱的草地,提议停下休息。许多人见他们在河边停下,也就跟着过去,各自生火做饭,一时间人声起伏,熙攘如市,凄凉悲苦也就减淡了几分。

    子车旬哄了半天才将那孩子抱开去,容萧坐在大树边,看殷乙打开之前已接过去的背包,准备吃的东西。没过多久,周围空气里就掺杂了食物和烟熏的味道。容萧低头,捡起腿边的一片落叶,手却几乎抬不起来,且不住地发抖。她丢开落叶,双手交换着替自己按捏因为长时间抱着那孩子而麻木酸胀的手臂肌肉。

    子车旬又把那孩子送了过来,一脸无奈。小孩一落地,就紧紧抱住容萧的腿,靠坐在她身边。子车旬似乎替这孩子洗了一下脸,现在那张小脸上泪痕全无,白嫩嫩的,眉清目秀,惹人喜爱。容萧低头看着,不由就伸手,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后脑。

    “他叫什么名字?”她抬头看一眼子车旬。

    “他父姓穆,”子车旬看着小孩,“平日听他父母唤他康儿。”

    “穆康吗……”容萧喃喃重复。

    小孩听见自己名字,抬起头看看,又趴回去,侧着头靠在容萧腿上,看什么看得专注。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不远处那年轻的母亲抱了孩子在河边散步,指着花草听孩子牙牙学语。

    容萧心里一扭,往后靠在树干上,看着金红的天边出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