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郡守大人

章节字数:2194  更新时间:12-06-05 08: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子车旬转身,看着容萧:“公子,若是要在城中住下,这时便须忍耐。”

    容萧微低着头,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而就在这时,那几人中一个,居然抬手,朝着容萧脸上摸来。容萧侧身,偏头躲过,同一刻,殷乙越前一步,慢慢抬起了头。

    子车旬叹息一声,退开了。

    那几人醉意醺醺,却没有全然失去判断力。殷乙的杀气,令他们拾回了些微清醒,纷纷退后,面对一步步上前的殷乙,拔出腰间的兵器。森冷的金属,在夕阳下,折射着危险的光芒。

    殷乙停下脚步,眼底身周的杀意骤然消失,然而,四下里空气中反而像是多了些什么,愈发压迫紧张,仿佛暴雨之前的平静,仿佛大厦将倾之前的沉寂,就连天空的飞鸟,也突然间踪影全无、声息不闻。

    子车旬又是一叹,抱着小穆康,拉了徐老板,退得更远。熟睡的小穆康不知何时惊醒,也不哭,睁着大眼惊恐望着四周。

    殷乙再次朝前迈出一步,容萧却在这时将手放在了她肩头,低低道:“罪不至死。”殷乙垂眸,身周激荡的气流渐渐平息。

    子车旬的退,容萧的进,殷乙的止,几个动作,转瞬之间,对面那几人仍旧不知自己已往鬼门关走了一遍,挥舞着兵器狂妄叫嚣,口中话语更加不堪入耳。只是也许之前殷乙的气势太过威慑,几人虽然处于亢奋状态,但至少还未真的动手。僵持间,一个人的声音忽然横插进来——

    “当街行凶,按军法,乃是死罪。”

    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转移,看着衣着寻常、袍角靴底都是灰尘的男人大步走到对峙双方中间,面朝锐利的刀尖,亮出掌中物事,沉声道:“我是顺义郡守贺宣。依我大秦军律,你们几人,擅离军营,借酒行凶,败坏军威,死罪当斩。”

    斩字一出,加之男人手中黝黑的令牌,那几人酒醒大半,面面相觑,好半天,拉扯着,收刀下跪,口称“大人”。

    郡守贺宣收起令牌,负手冷冷俯视地上几人:“国难当头,正是用人之际,偏偏有你们这等败类。军人天职,应当保家卫国,没想到敌军还不曾打来,你们倒将凶器对准同胞百姓。你等吃穿用度,皆是百姓所给,家中也有老娘姊妹,行事如此不堪,可还有天良?……”

    几人虽然下跪,可显然并不是真正敬畏面前的郡守大人,在贺宣说话时,神情冥顽不灵,其中两人甚至低声嬉笑,隐约在说:“今日倒霉,遇上这头犟驴,回头往庙里烧柱高香,去去晦气……”

    这边的徐老板看得咬牙切齿,不住低骂:“畜生!猪狗!杂碎——”子车旬拐了他一下:“徐老板这话不对,畜生猪狗可要比这些干净百倍。”语气很是不善。徐老板一愣之后,满面疑惑,不解为何一直和气的子车旬会对自己变脸。

    早已知道子车旬是个鹿妖的容萧听在耳中,看着徐老板一脸无辜疑惑,忍不住有了几分笑意。

    不多时,街头跑过来一队人,制服、佩刀、板着脸孔,来到贺宣面前,一人行礼:“大人。”其余众人佩刀出鞘,将跪着的几人围住。

    贺宣衣袖一挥:“卸了兵器,收入牢中。”

    众人领命,将几人缴械绑了。那几人这时才有几分惧意,口中却仍是叫骂不休:“贺驴子!你敢绑人?老子是军籍,犯律也不该你管!”“我家将军你也惹得起?熊包!你不过是个被贬的牲口,装什么官腔,摆什么架子……”

    贺宣充耳不闻。领队的那人一摆下巴,众府兵手上用力,勒紧绳索,那几人顿时猛喘粗气,哼叫连连,再也骂不出来,被拖曳着,沿街往北而去。

    清静许多的街道上,贺宣回过身,目光扫过一圈,在容萧身上驻留时间长过他人。

    “几位可是从平安来?如今是住在徐老板店中?”

    唯一跪着的徐老板早就因为旁边几个人杆子一般直立不动而急得额头见汗,这时听见郡守大人问话,连忙道:“回大人,他们几人是外乡商客,不懂礼数,求大人恕罪。”

    贺宣竟是一笑:“见官不跪之人,往往都有所恃。所恃之物,或者贺谋不敢加罪,或者罪不能恕,若是后者,徐老板,单凭你一求,恐怕无用。”

    徐老板闻言只是惊恐,不能回话。容萧倒是终于醒神,记起入乡随俗的老话,虽然有些别扭,还是屈膝给贺宣行礼。她一跪,殷乙和子车旬也跟着要跪。贺宣双手一抬:“免了。”容萧膝盖还没落地,听到“免了”两个字,立刻起身,学旁边站起的徐老板微微前倾了上身,垂着头,姿态恭敬。

    “敢问公子姓名?”贺宣看着容萧。

    “容萧。”

    “哦,容公子,”贺宣点点头,“方才容公子若是不加阻拦,这位女侠是否便要在我顺义城中大开杀戒了?”

    容萧一愣,之前察觉殷乙突起的杀机后,心里那种并非厌恶的奇异感觉重又涌上心头。一个多月以来的经历,直到平安城见证了一场杀戮,她的心里,就像是有一扇门慢慢打开,放出了一只野兽。这只野兽,吞噬着她身体里的软弱和退缩,将原属于容萧的某些东西,从黑暗的深渊里拖曳出来,摊开在了阳光之下,然后像蔓藤一般,茁壮生长。

    “有规矩,才成方圆。”贺宣面上笑意褪去,目光渐冷,“人人都擅意妄为,岂非天下大乱?”

    “大人教训得是。”容萧抬起了头,“不过,别人若是欺负到头上了,总不能装作被欺负的不是自己吧?”

    “以暴制暴?”贺宣眯起了眼。

    “不是。”容萧笑着摇头,“有官府来管自然更好。”

    “是么?”贺宣将目光移到小穆康身上,又转回容萧这里,换了话题,“几位今后可有打算?是走是留?”

    “还没想好。”容萧老实回答,“不过若是魏军打过来,想留也不能留的。”

    贺宣闻言皱眉,面色数变,最后苦笑:“一时半刻,魏军恐怕来不了。容公子,本官今日能与几位相遇,也算是有缘,不如随本官同回府中,也让本官略尽地主之宜,招待诸位吃顿便饭。徐老板,唤了你家妇人一同前来罢。”明明是在邀请,语气中的不容商量意味却明显。

    容萧还没回答,眼角瞥见徐老板一副着急的神色,似乎怕她拒绝。她想了想,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