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郡府的变故

章节字数:2160  更新时间:12-07-29 21: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郡守大人的晚宴,设在府院后园偏厅。说是宴,其实不过也是家常,做菜师父的手艺甚至大大不如午饭时在饭馆里吃的那顿,实在普通。席间也没有匹配郡守大人身份的排场,只有一个佝偻的老仆人在一旁侍候,添菜加饭。

    一顿饭,吃得容萧郁闷不已。

    不过也许更郁闷的,是可怜被拉来作陪的徐老板,一路战战兢兢吃下来,恐怕连饭菜味道都顾不上品尝。

    偏偏郡守大人恍若不察,待众人陆续停筷时,竟连找借口告辞的机会都不给,称才得了新茶,要请众人品尝,吩咐老仆人煮茶上来。

    郡守大人这副模样,倒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

    热茶刚刚上来,隐隐约约从前府传来人声,贺宣面色一沉,简单吩咐几句,留下老仆招呼,便起身离去。

    郡守大人一离开,席间顿时气氛改变,大家都似乎放松许多,尤其徐老板,饮牛般喝下整杯茶,叹息着说:“幸亏我那婆娘没来……”

    容萧忍住笑意,看小穆康玩个果子玩的起劲,眼角余光瞥见那一直少语的老仆人不住地拿着小穆康瞧,一边瞧,一边眼光神情流露慈爱与悲哀混合的复杂情绪。正巧,小穆康手中的果子脱手滚落桌面,落在地上。老仆人从地上捡起果子,递到孩子手中,顺势在小手背上轻轻拍了拍。

    “快谢谢爷爷。”容萧鼓励着。小穆康看看她,又看看老仆,奶声奶气地说了句:“谢谢爷爷。”老仆人顿时眼眶湿润,双手颤抖不停,笑着连连说“好”。许久,情绪稍微平定,老仆人看着容萧,有些赫然道:“老奴失礼。”

    “老人家说哪里话。”容萧忙道。

    老仆又看看小穆康,叹气道:“我家小少爷若是活着,也该是这个年纪,可惜老天不公,少爷他中年得子,偏偏——唉……”

    “郡守大人的孩子是怎么了?”容萧忍不住问。

    老仆又是长叹:“少夫人临盆前,少爷被皇上降罪,贬官到此。少夫人伤心过度动了胎气,早产,少夫人、小少爷都未能保住。少爷一生勤苦,心系百姓,不知救了多少人性命、解了多少冤屈,到头来,却落得这般境地,谁说天公有眼?”

    容萧听得黯然,看着老仆人神色悲苦,只能脑中搜索找些话来安慰。

    正说着话,前府的动静突然大了起来,间或掺杂着兵戈声响。老仆人担忧贺宣,焦虑非常,时时朝着前府方向仰首张望,站立不安。

    “老伯只管去,”容萧忍不住说,“我们几个不用招呼。”

    老仆人初时有些犹豫,最后担忧压倒一切,连声抱歉后便朝着前府匆匆赶去。

    “我也去瞧瞧。”徐老板急急起身跟在后头。

    两人身影消失后,容萧收回目光:“不知道今晚要耽搁到什么时候。”

    子车旬抬头朝前府方向看看:“这官老爷抓了那几个痞兵,怕别的士兵找我们这些老百姓出气,特意将我们留在府中保护。这个人情欠得有些不划算。”

    “欠他人情的是那几个痞兵。”殷乙冷哼,对郡守大人的好心不屑一顾。

    容萧苦笑,没有搭话,只是低头看小穆康玩。小穆康玩一阵,仰头朝她笑一笑,天使一样的笑容,看得容萧母性泛滥,几乎要摊化成水。

    屋内茶香盈鼻,窗外夜风微馨,若非不时传来的嘈杂,倒是个安逸闲适的晚上,可惜没过多久好好的气氛便被一脸土色、跌跌撞撞跑来的徐老板破坏。

    “快……快走……”徐老板结结巴巴,慌慌张张,手臂在半空挥动,“顺义军营来同郡守大人要人,闹得不可开交,大人叫我们从后门离开。可我瞧,府衙人单力薄,怕是抵挡不住。”

    容萧将扑到怀里的小穆康抱住,看看前府方向,的确喧闹声比刚才更甚。

    “怎么当兵的竟然可以到郡府这么闹事?”官竟然管不了兵么?

    不等有人回答,殷乙和子车旬忽地同时面色一沉,齐齐扭头看向前府方向。

    “怎么?”容萧隐隐感觉不对。

    子车旬看了眼徐老板,突然笑着朝他一扬袖,徐老板两眼一翻,扑通就倒下地去。子车旬伸手接住,将他轻放在椅中靠在桌上,这才说:“前府那边,有很强的妖气。”

    容萧一惊回头,又将目光移向殷乙。后者迎上她视线,点点头。

    “郡守大人将我们留下,竟是误打误撞?”话音未落,子车旬突地神色一凝,仰头向天,喉咙中发出一声压抑而短促的低啸,双目中有异样的光芒闪过,片刻低头,面色凝重,道:“对方已知道我们在此。”看着容萧,“公子,是否去看看?”

    容萧点点头,抱着小穆康起身。

    没走几步,前院传来的喧杂声就已经闹嚷嚷如同街市,激荡得耳膜嗡嗡响,仰头还能看见府门上空火光摇曳,阵阵烟味扑鼻。到了前院,一眼便看到数十人分成两派站在一起,剑拔弩张,情绪激奋,似乎只要轻轻一触,便会开打。

    郡守贺宣手中提着一柄钢刀,腰背挺直地站在府衙役从之前,目露寒光紧紧盯着面前一个身穿军服的虬髯莽汉。容萧几人走近时,他正厉声对那莽汉道:“老子就是属驴的!吴玉龙!今日你若执意硬闯府衙,贺某也就拼死奉陪!”

    那虬髯莽汉乱骂几声,哇呀呀喊着挥拳便朝着贺宣打来。贺宣身边衙役纷纷执刀上前阻拦,虬髯莽汉身边的士兵也随即出手,不过双方一触即分,接着又是一阵对骂,看上去,双方这样来来往往僵持不下,已经有一段时间。

    老仆人站在最后,对着混乱的局面干着急。容萧正准备上前去,将老人家拉着往后走几步劝慰,这时,那虬髯莽汉身体突然僵直,随即转头死死瞪着刚刚出现在场中的容萧,眼底渐渐泛起红光,因为周围火把明亮,一时间旁人并不察觉。然后,一声嘶吼,虬髯莽汉振臂抢过身旁一人手中的长刀,身体拔地而起足数米之高,自他手臂有红光直透刀身,一人一刀,诡异万分地,在众人惊呼声中,越过一众郡府衙役,直直砍向后面的容萧。

    几乎同时,殷乙将容萧护在身后,子车旬挺身而上,空手迎向长刀,只听得嘭的一声,红光涣散,长刀碎裂成片四溅,而那虬髯莽汉轰然倒地,双眼翻白,一动不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