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人妖殊途

章节字数:2256  更新时间:12-06-09 0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郡府正堂终于还是在天光微现的时候坍塌。操心忙碌了一夜,才刚刚歇下的郡守大人披着外袍,臭着一张脸,站在坍塌的房屋前,久久不动。叫做吴玉龙的顺义城府军校尉,在一旁奔走,指挥着士兵们从废墟里抢救重要物品,忙到中午饥肠辘辘时,终于将郡守大人的官印从泥土中刨了出来。吴校尉从士兵手里接过官印,用自己里衣擦得干干净净,涎着脸,捧给了郡守大人。贺宣冷哼一声,劈手夺过,用干净的锦帕包好。吴校尉又凑上来,堆着满脸的笑:“死了的人,我已派人去安排后事。那几个喝酒闹事的,交给你,该杀就杀,该打就打。这府衙,交给我,包你修得跟原先一模一样。你看怎样?”

    贺宣听而不闻,身子一侧,丢了个背脊过去。

    吴校尉鼓鼓腮帮子,出口粗气,最终还是堆着笑,又凑上一步:“老贺,这城里出了妖怪,你瞧咱们是不是请个法师来作作法,镇镇宅?”

    贺宣这次动也不动,全然把对方当成了空气。

    吴校尉忍了又忍,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爆发:“贺驴子!老子是没出息,中了妖怪的套,可老子也差点给妖怪弄死了!你这府衙可不是老子弄垮的,你拉长个驴子脸给谁看?老子不也死了弟兄,又去找谁说去——”

    贺宣霍地转身,怒视着吴校尉,额头青筋突起如同小手指一般粗细。吴校尉被他的动作唬了一跳,半张了嘴忘记说话,好一会儿,才嚅嗫着:“你瞧我做啥?我这不跟你认错了么?”

    贺宣瞪着他,瞪到他全身发毛,忽然转身,走向西边临时收拾出来充当牢房的屋子。吴校尉挠挠头,表情数变,最后一跺脚,嘴里嘀咕着“这犟驴子”,迈开大步跟了上来。

    牢房外有军士把守大门,门上窗上都有牢固的锁,不过也许谁都清楚,这些手段,不过只是摆设,如果里面关着的人要逃,顺义城里,恐怕没有谁能够阻拦。

    然而,这几个人犯,关不得,杀不了,不能放,又该怎么处置?

    郡守贺宣远远看着牢房顿住了脚步。

    ……

    ……

    不经意间,容萧的目光又落在了自己的脚踝,那里的皮肤裸露在外,红红的一圈,鲜嫩,就像是刚刚长出来的新肉。不痛,却有些酥麻,且对空气温度的变化很敏感,总是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存在。身体里面,无论怎样尝试,也再不能感受到那个时侯的变化,仿佛那洒满大地的莹光不过只是错觉。

    她移开目光。殷乙一身破烂的外袍,神色如常地坐在她旁边,再远一些,子车旬仍旧保持了盘膝而坐的姿势,闭合双目,身体四周隐约有一层光晕将他包覆。

    屋子的另一头,狐狸坐靠在墙边,隐没在阴影中。看不见他的脸,可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令容萧尽量回避着,不去望那个方向。

    怀里的小穆康动了动,将容萧的注意力引回。

    “怎么?”容萧替他把小手里快要滑落的果子挪挪抱紧,“饿了?”

    小穆康用那双圆圆大大的眼看看她,重又靠进她怀里,乖巧得像是一只小猫。

    容萧扯扯嘴角,心里酸酸涩涩的:“康儿,那个拿甜糕和果子给你的老爷爷,你喜欢不喜欢?”

    小穆康抬起头,看着她,乖乖地点头。

    “喜欢啊,”容萧笑笑,心里却更是难受,“那你愿不愿意跟老爷爷回家?”

    不远处的子车旬这时睁开了双眼,朝这边看了一看,随后又闭合。

    容萧看到子车旬那一眼,愣怔许久,叹口气,头后靠在墙上,望着窗棂透进来的光亮,手轻轻抚摸着小穆康的背:“我很舍不得。可是,跟着我,真不知还会遇见什么。我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去保护他?如果能够跟平常人一样,过平常人的生活,上学,娶妻,生儿,对他才真的好吧?”

    子车旬不再有动作,殷乙却忽然抬起了头,朝屋门望了望。片刻之后,屋外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很快,门上的铁锁开启,门开,郡守贺宣站在门外,脸色森冷,犀利的目光移转,打量着屋内的情况,尤其在阴影中的狐狸身上停了停,最后还是落在容萧身上,张口欲言。不过,没等他开口,有人突然自他身后扑进门来,朝着殷乙和子车旬大礼一拜。

    “救命恩人在上,受我一拜!”吴校尉几乎把身体对折,双掌抱拳高举过头顶画弧线落在身前,“若非恩人搭救,老吴这条贱命,可就被那妖怪戏耍没了——”

    “吴玉龙!”郡守大人怒喝一声,抬脚就踢。吴校尉捂着屁股大叫一声跳开,转头与贺宣怒目而视,瞪了半天,不知想到什么泄了气,敢怒不敢言地扭身出门,背对屋内站着,留给贺宣老大一个背影。

    吴校尉刚出去,一人冲进门来,见到贺宣,忙垂头退开一步。看清来人,贺宣蓄势待发的一口气闷在肚里,额头憋得青筋凸显:“林伯?”

    老仆人躬身,有些惶恐:“少爷,灶房还在做饭,老奴怕那孩子饿坏了,所以送些糕点来。”说着,似乎知道贺宣不会拦阻,上前将包裹在帕子里的糕点递给小穆康。小穆康抬头看看容萧,伸出小手接过糕点,奶声奶气道了声谢,唤一句“爷爷”,惹得老仆人动容不已。

    贺宣积蓄的气场,被吴校尉和老仆这么一搅,再也撑不住,散了。他看看容萧怀里的小穆康,又看看自家的老仆,似有所悟,眼中什么东西闪了过去。

    先开口的,反倒变成了容萧:“大人,我们几个,你要怎么处置?”

    贺宣看着她,眼光深沉,沉吟许久之后,问题突如其来:“你们是妖?”

    容萧想说自己不是,才要开口,却是一窒,觉得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实在不能说得理直气壮,于是苦笑,指指小穆康:“他不是。”

    贺宣眯眼,许久才道:“到顺义城做什么?”

    “本来是路过,现在惹出了事,要等大人处置。”容萧看看身旁自己的同伴,没有人愿意接话,只好继续应对。

    “人妖殊途。”贺宣沉声道,语气严厉。

    “……我知道。”容萧低头喃喃。

    “城中父老百姓身家性命不可儿戏。”郡守贺宣手负于身后,已经不年轻的五官刚毅不阿,“你们太强。”

    容萧抬头,一点点在郡守大人的目光里领悟他不曾说出口的深意,不由悲哀,默然。身旁殷乙缓缓抬头,冷冷道:“郡守大人,即便倾城之力,也休想取了我等性命。”子车旬也已睁眼,平静注视贺宣,目光中带着少有的冷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