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不能容身

章节字数:2498  更新时间:12-06-10 0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人,”容萧抬眼,“人也有好坏之分。难道只为其中少数坏人,就要把所有人都杀死?”

    贺宣不及回答,吴校尉猛然转身返回,挡在了中间,怒喝:“贺驴子!你为何要杀我救命恩人!”贺宣只做未闻,也不去看他,目光仍旧落在容萧身上,一字字道:“你们是妖!”

    “妖又如何!”吴校尉又吼,“他们救了老子性命!若不是他们,这顺义城,塌的可不只是你那郡府,死的也不只是那几个人!你讲不讲理——”

    “你又怎知,”贺宣终于看向吴校尉,“明日,后日,他们不会变成那腐尸怪一般大开杀戒?”

    “老子不管!要开杀戒,何必要等?要杀早杀了!”

    “你别忘了你手下数人可是死在她手里!”贺宣指着殷乙,“将他们留下,我瞧你如何向他们家眷交代!”

    吴校尉一窒,随即随即虎着脸强撑:“恩是恩,怨是怨,何况那时情形不比寻常。”

    “你——”

    郡守愤怒的斥责还未说出,突然之间,屋内所有人同时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息,仿佛能够化作实物一般,当头压了下来。站着的贺宣和吴校尉措不及防,竟然齐齐坐倒在地。震惊之中,谁都想不起说话,人人呆滞如泥。

    眨眼时,黑袍的狐狸已站在贺宣和吴校尉面前,居高临下,无喜无怒地看着地上二人。猛然间,两人脸上血色尽消,同时抬手捂住了胸口,痛苦得五官扭曲,喉咙里格格作响,却连一声喊叫也不能发出。恐惧绝望很快盈满两人双眼,一点点地,眼瞳失去神采。

    门外士兵见状,惊恐喊叫着要来救援,跨出一步后,身体突然往后弹射出去,倒地只剩呻吟不止。

    “你——”容萧脱口而出。

    狐狸微微侧头,极缓地回过身,冰冷的目光与容萧一触即离,随后落在殷乙身上,淡淡一句:“看好她。”话音落时,他迈步踏出房门,一晃眼消失不见。

    狐狸的身影才离开屋内,贺宣和吴校尉一齐长吐了一口气,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脸色迅速恢复。好一会儿,两人大口喘息着,眼神和表情都是迷茫,似乎一时间还不能回到现实。

    “娘的!”吴校尉在全身上下摸了一遍,放下心来,啐了一口,“老子只当这条命又要丢了。”说着,瞪着旁边喘息更加厉害的贺宣,“大人不是要杀妖?”

    贺宣充耳不闻,在惊慌扑到身边的老仆扶助下,慢慢起身,抬手用衣袖擦去额头冷汗,开口时,语气仍旧桀骜:“个人生死,何足道哉?”

    吴校尉翻个白眼,嘴里嘀咕几句,摆手拒绝老仆的搀扶,仰天倒在地上,大口喘气。

    ……

    ……

    不多时,大批的兵卫紧张拥到门前,刀剑相向,却被屋内情形惊住,一时搞不清状况,面面相觑。

    贺宣喘息平定,虽然脸色苍白,但威严重现,冷冷看着容萧等人,许久,朝门外众人摆摆手,道:“无事,散了。”很快,兵卫们带着受伤同伴散去。贺宣回身看着容萧:“本官并非恩怨不明、是非不分,但事关百姓,不能不慎。”顿了一顿,他又道,“我确是无力与你们抗衡,然而邪不胜正,若是多行不义,必遭天谴。届时,即便倾我一城之力,也要替天行道!”他退开一步,“本官暂且相信你们并无害人之心,但人妖殊途,不能不防。顺义城,你们不可留。”

    吴校尉猛然坐起身来,怒气冲冲要说话,老仆人在一旁连连朝他摇手,他憋了半天,终究什么都没说,垂头猛喘粗气。

    “大人,”子车旬起身走过去,朝贺宣和吴校尉行礼。吴校尉跳起来,急急回礼,嘴里连声道:“恩人请说。”

    “大人,”子车旬微微倾了上身,语气诚恳,“若是昨夜之前,要我们几人离开,那离开便是,但此时情势不同。昨夜一战,或许已惊动了许多异能灵怪,请大人容我们多留几日,一旦确认并无后患,我等再行离开不迟。”说完抬头,坦然迎向贺宣目光,任由对方探寻。

    容萧却怔住,曾经抑制了一段时间的、心底的隐隐忧虑和不安,又一次浮起,萦绕在心头,令她完全没有意识到,抱着小穆康的手臂一点点收紧了,直到小穆康抬头看着她,轻轻唤了她一声,才蓦然惊醒,松了手。她低头看着小穆康,微笑,轻轻说声对不起。小穆康睁着圆圆的大眼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歪头重又靠进了她怀里。心脏像是被什么软软撞了一下,一股暖意从那张小脸贴着的地方,很快扩散到全身,容萧唇边溢着笑,被那暖意缠绕得,无声叹息,垂头在小穆康额头上亲吻。

    屋内不知何时安静下来,静得,能听见外面的风拂动草叶,能听见空中飞鸟清鸣,能听见墙缝中,蝇虫振翅……等到容萧察觉了异样,抬起头来,看见屋内几人,谁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和怀抱中乖巧的孩子。她有些局促,有些不自在地,垂下眼。

    片刻之后,贺宣收回视线,折身,看一眼身旁老仆,皱眉闭眼,吐出一口气抬步往外走去:“五日内,离城。”话音落时,人也远走。

    贺宣离去之后,屋内陷入一时的沉寂,好一会儿,吴校尉拍着巴掌哈哈笑起来,大声嚷着要给恩人设宴去晦气,才将僵硬的气氛打破。在子车旬与吴校尉让来谢去的说话声里,容萧移开视线,越过门外兵卫的肩头,望向远方,心绪时轻时重,突然间,羼杂无序,不能梳理。

    ……

    走在回返福来客栈的路上,身后,郡府上空的灰尘已经散尽,地上,是来来去去的忙碌身影,忙着清理满地的狼藉。更远些的地方,围着许多的人,看着一夜之间不复存在的郡府大堂废墟,议论纷纷。这一天的顺义城,注定不能平静。

    渐行渐远,容萧望着前方街道尽头天空的澄澈湛蓝,脚步迈开的时候,总是像走在十倍重力的地面。

    “子车师傅,”她的声音夹在风里,虚软破碎,“怀璧其罪……昨晚,应该也是因我而起吧?”

    “公子,”子车旬温和的看着她的侧影,“那腐尸怪物以食人精气为生,无论怎样都是要害人的。昨晚若是不碰见我们,城中百姓死伤更多。”

    “……是吗?”容萧低头,又抬头,“我身上的,究竟是什么?”

    子车旬有些诧异,过了一会儿,才颔首:“这个,还是等九公子说罢。”

    容萧脚步一滞,侧头看一眼殷乙。殷乙低头,避开了她的目光。

    还在老远,福来客栈紧紧闭合的大门已经极为刺眼。近了,门前地面容萧的背包为首,凄凉悲惨地,像是被抛弃的孤儿。

    容萧几人站在门前,各自心思。

    不经意间,客栈楼上窗户,似乎有人影闪过。殷乙冷哼一声,就要上前。容萧拉住她,将视线从楼上窗户收回,摇了摇头。

    “出城去罢。”殷乙又说。

    容萧皱眉,看一眼明媚阳光下平静的城市,想着子车旬之前同贺宣说的话:“……再等几天吧。”

    子车旬弯腰去拿行礼,起身时,呵呵一笑:“昨晚倒将徐老板忘在郡府后园了——也算他命大,倒的不是后院房屋。公子,我看,我们去找一处无人住的房屋恐怕好些。”

    容萧回头:“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