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老兵的追忆

章节字数:2500  更新时间:12-06-18 09: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魏军入侵的消息来时,城中许多大户贵人早已携家产闭锁房门弃城而去,反而是众多贫苦百姓留了下来,或许正因为缺少见识,便只能将最后的希望付诸于仍旧坚守的官府,才会在郡守大人一声令下,披星戴月苦忙数个日夜,最终成就了此刻的宏伟景致。

    而重伤未愈的郡守大人,对顺义城的了解,显然超越了满城官吏,竟能在众人惊慌失措、眼看绝望的关头,将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不为人知的城防设施生生从堆积了无数年月的尘土和荆棘中拖了出来,铺展在现时的日月星光之下。

    此时此刻,容萧比之前任何时刻都要确定,郡守贺宣,正如同顺义城一般,如今所展现出来的,不过是其真实面目的小小一角。

    胸腔突然被某种情感撑得满满,满到快要涨开来,容萧仰首向天,长长吐出一口气。

    大概是衣物的湿气太重,风来时,凉意突起。徐顺上前,低声请求贺宣回府休息。贺宣竟没同往日一般拒绝,拢了拢薄毯,由着护卫们将他抬离。经过身边时,容萧转过身,朝着贺宣抱拳垂首。徐顺随即示意抬着贺宣的护卫暂时止住脚步。

    “大人,”容萧低着头,语气平静,“请大人允许我留下追随左右吧。”这句话,或许是连贺宣也不曾意料,所以眯眼看她,许久沉默不语。

    容萧也不再说什么,侧身让开,静候贺宣一行自身旁越过下了城楼。

    “公子?”殷乙上前。

    容萧回身俯视着城楼下表面看似平静,其实奔流不息的护城河水,手指轻轻抚摸着掌心血泡。

    “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事情才好。”她低语,眼前仿佛又看到一对相互扶持的男女身影,“……否则的话,那些在远方看着我的人,会觉得伤心失望的。”

    是夜,魏军进发至城外十里扎营,并未急于攻城,似乎他们眼中的顺义城,早已是囊中之物,因此好整以暇,就等着养精蓄锐之后探囊取之。

    吴校尉领着城中仅仅不到一万的士兵和仓促聚集起来的两万壮丁,驻守四城,试图对抗浩荡而来的魏国大军。吴校尉治军,显然如同他本人脾性,大咧毛躁,何况许久未经战事历练,危机临头时,所带军队的劣势昭显,能上阵作战的士兵比实有人数更加捉襟见肘,而匆忙整结的民兵,有许多人甚至连兵器都不曾碰过,这样的局面下,十里外整装待发的魏军自然占据了绝对优势。

    宽阔的护城河,在这时,给了城中军民稍微的信心。被河水包围的顺义城,出入只能由水路通行,而河水足够深到淹没士兵。魏军驻扎下后,派了一拨先遣军前来试探,皆被河水阻隔在河岸边。曾有士兵尝试渡水而过,又被城上的羽箭逼回,此后便许久不见魏军身影。不过,清理河道疲累不堪的顺义百姓也因此得了几天修养。

    魏军迟迟不攻城,秦国援军也迟迟不见赶来。魏秦两方据河而峙,却相安无事了数日,渐渐令人错觉,魏军并非前来逼城,不过是跨国界旅游一般。当然,睡榻之旁,猛兽环伺,毕竟不是件能让人轻易放松神经的事情,然而顺义军民积蓄满满的斗志,就在这样的等待中渐渐流失,贺宣的病容之上,眉头因此锁得越来越紧。他身边徐顺等人,要忙乱护城之事,又要忧心刺客再来,几天时间,疲累憔悴了许多。

    魏军逼城的第十天,天色将明时,河对岸突然出现了许多各式大小的船只,还有密密麻麻的军队整装在侧。

    随着一声战鼓擂响,城楼上的子车旬缓缓一叹:“魏军攻城了。”

    正与涂先生送来的汤药纠缠的容萧抬起头,心里却有几分如释重负。来就来吧,再这样拖下去,人都要疯了。

    战争,对于交战的双方,都是惨烈而恐怖的。魏军的先遣船只行驶到河中,秦人点燃了早已漂浮在河面上的油,熊熊火光中,晃动的人影,凄厉的叫声,无一不让人胆战心惊。突破了火海的魏国士兵,强撑着来到城下,又被呼啸的羽箭阻挡、被乱石砸成肉泥。城楼上的秦人不及喘息,被城下魏军的羽箭射死射伤无数。惨叫、血腥味、死亡的气息,迅速笼罩了城上城下的每一个人。

    数小时的交战,一瞬而过。魏军不骄不躁,极有节奏地推进,在砸下无数具尸体后,也不见任何的动摇,一点一点,缓缓绞杀着顺义城的生机。

    平安城的杀戮来得太快,人都还来不及思考便被死亡卷走,而顺义城的攻守,那样的鲜明细微,像一把钝刀,一下一下切割着身体,疼痛于是更加地不可忽视。

    魏军下一波进攻开始之前,从城楼下来的容萧站在角落,扶着墙,吐得毫无形象可言,心里同时哀叹着,把涂姓神医的药吐了个精光,不知道又会被他怎么收拾。

    身旁靠墙斜躺着一个老兵。或许是伤了头流血过多的缘故,老兵的意识有些散乱,嘴里不时冒出些逻辑混乱的话语,像是自语,又像是说给容萧听的。因为涂姓神医曾在子车旬极度诧异的眼光下亲自为这个老兵处理过伤口,所以容萧并不是很担心老兵会有生命危险,只是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话语,仍旧心下恻然。

    看电影,和亲自面对,完全是天差地别。如果不是身在局中,有些东西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

    “……若是将军王还在,区区魏人,怎敢来犯?”老兵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唇边带了笑意,“那时我们随着将军王……”

    容萧渐渐被老兵那并不是很有条理的话语吸引了注意力,听得入了神。在这样战争近在眼前的时刻,听着老兵追忆一位战场上的长胜将军,追忆一位事隔了这么多年,还真切活在一个普通士兵心中的将领,心绪不由自主地,就跟着起伏,血液也渐渐沸腾。

    人,总是仰慕英雄的。正因为这一种生物的存在,才令我们灰暗充满磨难的生命有了不可予夺的一点色彩,才令我们在最悲哀最绝望的时刻,也能寻获生存下去的勇气和希望。很难想象,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怎样存活下去,怎样繁衍不息。因此,历史上有许多的英雄人物,甚至被神化了;因此,人们对英雄的要求也几近于苛刻,稍微的瑕疵,都会让英雄头上的光环顿时黯淡无光,将曾经高高在云霄的人打落尘埃,不管他此前曾经立下多大的功勋,不管他此前曾经挽救了多少绝望的灵魂……

    “这位将军王,已经不在了吗?”容萧不觉喃喃道,无限惋惜。她听得入神,所以丝毫没有觉察到,不远处有一个人,也和她一样,被老兵颠倒混乱的述说吸引,静静站立了很久,脸上的神色,除了追慕,比她更多的,是悲凉。直到这时她开口说话,那人才仿佛惊醒一般,慢慢走了过来——

    “不在了。”

    “大人?”容萧惊讶转头,看着拄着拐杖走过来的贺宣,被他脸上目中凄凉落寞的神情震住。

    “十年……我以为人人都已忘记。”贺宣低头看着老兵,心神震动下,没了往日的镇静,身体也晃了一晃。容萧伸手去扶他时,眼睁睁看着一滴泪水自他的眼角滑落下来,在胸前留下了湿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