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困局

章节字数:2467  更新时间:12-06-19 09: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黄昏时,魏军鸣金收兵,马蹄踏起的阵阵烟尘中,大军潮水般退去。城楼上,有人欢呼雀跃,但更多的人,仍旧愁眉不展,望着城楼下烟尘喧嚣,绝望之色渐渐鲜明。此前积蓄的信心和勇气,显然已经在魏军强大的攻势面前,悄然退却。

    贺宣立在城楼,皱眉远眺,扶在石栏上的手青筋毕露,骨节处泛着青白。吴校尉一身狼狈,坐在贺宣身后不远处,出乎意料的安静,半垂的面容上,看不见表情。

    ……

    ……

    次日正午,阳光暴烈,护城河水反射着刺眼的光线。魏军列阵在城外,势如虹,旌旗之下,铁甲乌盔,长弓烈马,军容整肃,那丝丝毫毫的杀意,黑云一般笼罩在顺义军民的心头。倏然间,如若惊雷,战鼓震天,箭雨转眼遮蔽天日,城楼之上顿时惨叫呼喊不息,众人被无处不至的利箭压制得无法着手反击。

    弓弦不息,骤然又是一声巨响,什么东西撕裂了空气,呼啸而来。

    “攻城弩——!”有人大喊。

    轰隆声中,脚下的砖石似乎也在摇动。一阵烟尘暴起,即使视线被遮挡,也能揣测,巨弩击中的地方也许已经崩裂破碎。

    容萧站在城楼角落,身前有殷乙和子车旬为她阻挡不时袭来的羽箭,却不知为何仍是有种感觉,仿佛那石破天惊的铁弩,每一次呼啸,都将她撕裂成两半,痛到极点。

    “公子,走罢。”殷乙回头,额上桃花盛放。

    容萧闭闭眼,视线那头,徐顺与几名兵士死死拽着贺宣,将他拖下了城楼……

    这一日的攻城战,魏军动用了攻城弩和投石机,不再渡河猛攻,只是慢慢消磨着顺义军民的意志,消耗着顺义城的战备物资。

    在强大的武力面前,顺义弱小不堪。

    下午,如洗的碧空突然彤云密布,天色暗得如同傍晚。雨水落下之前,魏军收兵退去,留下城墙内外满目狼藉和无数顺义军民的伤亡。

    走在城中,一路是混乱凄凉,初入顺义时所见宁和遍寻不见。容萧一步步前行,目光所至,家家关门闭户,许多紧闭的门后,早已人去屋空,房门却甚至不及上锁。路上偶尔匆匆来去的人,无一不仓惶失措,形容疲惫。容萧踏出的脚步,慢而沉重,一下一下,落在青石铺就的路面,每一次,都是冰凉。

    前方有个少年扶着一位老妇人匆匆而来,经过时,那老妇人脚步一乱,几乎栽倒,少年体弱,扯了一下没扯住,跟着歪了身体。容萧才要伸手,子车旬在她之前扶住了老少二人,而殷乙的身体早已隔在了她与二人之间。

    子车旬等老妇人站稳才缩手:“老人家小心些。”喘回气来的老妇人千恩万谢,与少年一同离去。

    容萧看着一老一少脚步不稳的身影,许久没有动。殷乙和子车旬也不劝,静静等在一旁。忽然,天际一声闷雷,凉风骤起,顷刻间空气里便有了湿气。容萧抬头望着天空,身旁子车旬一叹:“雨季将至。”

    “……这座城,”容萧终于喃喃开口,“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它毁于战火,城里的人,也不该这样无奈等死,可惜我想来想去,却怎么也想不出解救的办法……这种感觉,真的就好像看着大厦在眼前垮塌,而无能为力……”她慢慢垂头,看着摊开在身前的掌心,“没有能力,没有权力,就会如同蝼蚁,碌碌一生,却连自己的命运也无法掌握……有人曾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能说出这样话来的人,这个时候,我真是羡慕他……”

    “公子何必烦恼,”殷乙为她撑起了雨伞,““我去杀了魏军统帅。”

    容萧一愣,睁大眼:“咦?”

    “殷姑娘,”子车旬忙道,“杀了统帅,仍有将领能领兵作战。”

    殷乙神色不变:“那便杀了魏帝,魏国内乱,自然无暇与他国交战。”

    容萧依旧发愣,张张嘴,没敢说话。

    “杀魏帝,远水不解近火,顺义仍是守不住。”子车旬道,“要破魏军,其实并非没有法子,只是杀戮太重,公子必定不愿。”

    “总归都是要死,若要救顺义,便得魏人死。”殷乙语气淡淡。

    “你我异族,”子车旬又道,“不可擅自涉入俗世,否则——”

    殷乙冷冷撇他一眼,打断:“你涉的还少?”

    子车旬一窒,终于没有话说。

    容萧愣愣看着渐渐密集的雨幕,许久之后,低头看着仰头乖乖听他们说话的小穆康,随后握紧了掌中软软的小手。魏人秦人,于她而言,其实并无差别,亲近和不亲近,或者才是如今的她作出取舍的标准,既然能力有限,那么先去努力保护自己和身边亲近的人。

    “……也许,”她弯腰抱起小穆康,看着孩子大大的小鹿一般的双眼,“我不该固执留下……”

    郡府内,垮塌的正厅早已不再有人理会,众人都聚在偏厅,等着郡守大人能得出救城的法子。

    容萧走到门前时,正碰到吴校尉怒气冲冲闯进去,在贺宣面前跳脚。

    “老贺,你再不离城,可当真走不了了!”吴校尉气急败坏,臂上头上有伤草草包扎过,脸上衣上的残血和汗泥令他整个人看上去愈发慑人。可惜,大堂中,贺宣埋首桌上文书图册,对他的吼叫充耳不闻。吴校尉叫了几遍不见回应,便朝周围徐顺和官员们使眼色。徐顺低头,官员们也纷纷避开,无奈之下,他跺着脚,一路骂骂嚷嚷地又奔了出去。

    吴校尉的骂声远去之后,贺宣却慢慢起身,冷眼看着聚在一旁的官员,良久,缓缓说道:“援兵已至陈家坪,却要何时才动?”他的语气寻常,几名官员却变了脸色,只是在他目光下,佯作镇定,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贺宣仿佛不曾看见,微微眯眼:“顺义向来并非兵家必争之地,如今魏军却大举来攻,是魏帝昏庸,抑或另有他故?此城虽然没落,但若城破,我国北疆便尽数落入魏人手中,此后魏军南下更无后顾之忧,京中竟无人知晓?或者,明知如此,却另有他图?”贺宣冷冷一笑,语气渐渐严厉,“贺某一介书生,使几个刺客也就罢了,怎值得一城来换?去告诉老三,贺某的命,要便拿去,无需如此兴师动众。若是任由顺义城破,他的位子恐怕也难做得安稳!”

    “大人!”他身侧一位年老官员惊跳起来,忧虑难掩。其余众官员也齐齐变了脸色,或惊或惧或怒或幸灾乐祸,目光齐聚在贺宣身上。

    贺宣毫无所动,依旧森然道:“一己私欲怎能凌驾于国家之上?民贵君轻,为人君者,为人臣者,若不能以百姓为重,若不能护卫家国,必有舟倾船覆之日!话已至此,你等好自为之。”他摆手遣散众官员,坐回椅中,面上眉间,渐生苍凉。

    容萧站在角落,蹙起眉头。从周围官员的反应便能知道,方才贺宣一席话,在当下,是如何的大逆不道。自相识起,这位郡守大人始终内敛自制,进退有度,即使命悬一线,即便魏军压城危机临头,也未曾见他失态,更何况这样违逆犯上。

    容萧隐隐觉得,城楼之下与那老兵的相遇,似乎触发了什么东西,再不能抑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