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弃子

章节字数:2856  更新时间:12-06-26 0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着他,罗仲尹的眼中迸射出一道光,视线紧紧锁住不再移动。

    容萧不敢抬头,几分钟前对抗道袍老人的勇气,这时候一丝也寻不到,脑海中只剩下白茫茫一片。

    “……九殿下。”道袍老人突然匍匐在地,恭谨无比。

    “哈哈——”殷乙狂笑,前仰后合。

    “重卫。”半空中冷冷一句。

    殷乙敛了笑,冷睨道袍老人一眼,转身,迈步时,手中长刀复现,纵身一跃,朝着那些本就惊惶逃散的怪物杀去。

    “……这便是你所说,与我谈判的资格?”半空中,又是一句,冷淡,鲜明的讽刺。

    容萧猛吸一口气,咬牙,抬头看着狐狸缓缓落下,落在身前。他的眼,深邃无际,冷漠地看进她眼底。他手中握着长剑,剑尖下垂,凛冽的寒芒令人汗毛直立。她心里涌起无名的怒火,化作勇气,逼着自己,没有躲开他的逼视。

    他突地挑唇一笑,迈步走开。

    “殿下!”道袍老人匍匐在地向后退了几步。

    狐狸站定,长剑微抬,在老人伏在地面的脑袋前晃来晃去:“……那时我要杀你,七哥却给你吃果,你可记得?”

    道袍老人抖得如同筛糠。

    “唔,长进了。”他煞有其事地点头,“知我与往日不同,便连我的东西也拿,长进了。”

    即使伏在地面,也能见老人脸上汗水如雨而下:“九殿下饶过老奴这次。”

    “呲,”他笑,“若是七哥,恐怕便饶了你了。”说着,手中长剑慢慢移过去,“我如今的确很弱,你何妨与我斗上一斗,或者能打赢了我,既能得了宝贝,又能名震天下,岂不好?”剑尖落在老人脸上,划出一道深深血痕。老人动也不敢动,只是急道:“老奴该死!只是老奴从不敢痴心妄想,实在是听闻九殿下回了圣地。都说是九殿下不要的东西,老奴才斗胆来试试,九殿下饶过老奴罢!”

    “哦——?”狐狸拖长了声音,“那你说,我却要怎么饶过你?”

    “老奴不敢。”

    “呵呵。”狐狸淡淡笑,移开剑尖,随手将长剑抛在了老人面前,“要你一双眼一对耳,可过分?”

    老人一抖,许久纹丝不动,终于慢慢抬起上身,伸手握住了剑柄:“殿下,去了一双眼一对耳,老奴便废了。”

    “废了又如何?”

    老人僵着身体,又是许久,终于叹口气,挥剑抹向自己面门。剑锋擦过双目,一道血剑迸射出。狐狸忽地拂袖,拨开了剑锋,老人吃惊抬头,还未受创的另一只眼望向他,尽是绝望。

    狐狸鼻中冷哼:“滚开!”

    老人一震,片刻回神,松了口气,软坐在地。

    狐狸不再理会,侧过身,目光冷冷移向周围魏兵,然后停留在罗仲尹身上。他目光每一次挪移,对面的魏兵脸上就多一分恐惧,恐惧之上,更添了绝望。

    “若要我饶你,”狐狸忽然开口,“将他们全都杀了。”

    话一出口,众人都是一惊。道袍老人抬起头来,眼中有了几分喜色:“老奴遵命。”说着起身,血肉模糊的眼看向身前罗仲尹和一众魏兵,嘿嘿两声笑,就要迈步过去。才走了两步,容萧从后头冲出来,挡在罗仲尹前面,不说话,脸上都是惧怕,却始终不退缩。道袍老人止住脚步,踌躇着,眼朝狐狸望去。

    这时,殷乙满身又是灰尘又是血地,从林中出来,走到狐狸面前,屈膝跪下。狐狸侧头看道,半晌,道:“若你看不住她,留你何用?”

    殷乙垂头。

    “哼。”狐狸侧身,看向挡在魏兵前方的容萧。

    殷乙悄悄抬头,斜睨着老人,轻笑:“老猴,你英俊得很哪。”

    老人捂着受伤的眼,朝他低声“呸”了一口。

    容萧站在那里不动,察觉狐狸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慢慢抬头迎了上去。狐狸这一次离开后回来,似乎有些不同了,更危险,更令人不敢违抗,就如同初遇时,那个无所不能的强大存在。

    他的伤显然已经好了,因为刚才那种无人违逆的压迫力、因为不再化作狐形依靠她汲取力量,但他眼中的无情和冷漠,似乎又比以往,多了更复杂难懂的意味。

    从她的目光中看到审视,狐狸眯眼,危险的气息在身周泛起。容萧忙低头,不敢再看。狐狸冷哼一声,扬手抛个东西,打在容萧胸口,沿着衣襟落下。她下意识伸手接住,一股熟悉的味道钻入鼻间。那时在林中湖边,他曾硬塞进她嘴里,令她身上的伤痕愈合。

    “赏你。”狐狸淡淡一句。

    容萧低头看着掌中如龙眼一般的珠子,呆了一会儿,忽然转身,走到罗仲尹面前,将它递过去:“罗将军,这是能治伤的,你服了,立刻能好。”

    罗仲尹看着她:“……你要甚么?”

    容萧抬眼:“放了贺大人。”

    罗仲尹看看不远处的狐狸。

    “他赏我的,就是我的,”容萧再将手往前伸,“我怎么用,是我的事。”

    罗仲尹将目光从无动于衷的狐狸身上挪回,片刻之后,点头:“好。”身旁亲卫接过容萧手中的内丹,送入罗仲尹口中。不一会儿,罗仲尹面上血色恢复,慢慢坐起身来。

    “不过,”他看着容萧,“容公子,即便我放了贺大人,他也无处可去。”

    容萧正要转身,听到这句,吃惊回头。

    “若非秦人出卖,”罗仲尹一字一字慢慢说,“我又怎能在顺义城外截住他?秦国,早已将他弃了……”

    ……

    ……

    “……秦国,早已将他弃了……”

    容萧站在原地,垂着头,久久不动,心里憋闷之极。小穆康跑过来,怯怯拽住她的手,呜咽着:“叔?”她抬眼,看看小穆康溢满泪水的大眼,看着他明明想哭,却使劲憋住了没有哭出来的模样,胸口一痛,竭力挤出个笑容:“康儿乖,去拿水给伯伯喝。”

    小穆康看她一会儿,乖乖转身朝贺宣走过去。容萧目光随着他小小身影移动,最后落在贺宣身上,忍不住叹口气,收回了视线。

    “容公子,”罗仲尹站起身来,胸口铠甲上,狰狞着一个大口,里衣染血,但皮肤上已无伤痕,“你救我弟兄,我多谢你。”说着,朝容萧抱拳一礼,“秦人将顺义拱手相让,是为借刀杀人,你若想救贺大人,便不可再使他归秦。东齐是我国盟友,南梁与秦为姻亲,天下之大,其实贺大人已无容身之处……”

    不远处,贺宣突然一声惨笑。容萧应声看过去,见他双目恢复清明,但面色凄凉,黯淡无光。

    换做是她,一心为国为民,却为国之不容,也会觉得了无生趣了吧……

    “容公子,”罗仲尹召唤亲卫,送来一物。容萧认出竟是自己丢弃的背包,“罗某还有家事要料理,这便告辞了。军命在身,下次遇见,罗某仍是要擒你回京的。”

    殷乙冷哼一声,缓步上前,手中长刀复现。众魏兵震惊之下,纷纷亮出武器,警戒在罗仲尹周围。僵持间,罗仲尹目光落在狐狸身上,咧嘴一笑,摆手阻止了部下:“如今技不如人,便不要充好汉,好不容易捡回条命,多留几日罢。”魏兵听命收手。

    殷乙却不动,长刀拖在地上,在暮色中,如一轮弯月。

    “重卫。”狐狸忽然转了身,迈步前行。

    殷乙收刀,回头拾了容萧的背包,侧头看她:“走。”

    容萧看看她桃花不见的眉际,矮身抱了小穆康,走了两步,又回头,扶起贺宣:“大人走罢。”

    “殿下!”道袍老人扑上来,跪在路边,“求殿下收留。”狐狸视而不见,越过他往前走去,走到魏兵中间,自罗仲尹身旁经过,旁若无人。罗仲尹脸色一变,眼中闪过寒芒。他看一眼狐狸施然而行的背影,眯眼,忽地一步跨过,挡在了狐狸前方。

    狐狸一脸不耐烦,移开视线,侧身避开就走。

    “终有一日,”罗仲尹扬声道,“你会视我可为之一战的对手!”

    狐狸脚步不停,身影消失在浓密树木之后。

    “我却是不介意与你一战。”殷乙擦过罗仲尹身侧,勾起嘴角,“让你后悔钻出老娘肚皮。”说完,哈哈一笑,扬长而去。容萧一手抱着小穆康,一手扶着贺宣,根本没有多余力气理会别的,只顾着朝前急走。

    望着几人离去身影,罗仲尹回头环顾面目全非的树林,突地抬脚将近旁一截断木踢飞,笑——

    “谁后悔,犹未可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