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赤子

章节字数:2532  更新时间:12-06-27 0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狐狸一路向北,不见停歇。

    天上一轮玄月,幽冷白光照在四周,映得万物清净如画,可惜容萧又累又饿,没了力气欣赏。背上小穆康早已入睡,也许精神受刺激太大,梦中也不得安息,不时呜咽哼哼。

    “你不用再扶我。”贺宣拄着容萧替他找来的一根木杖,喘息不已,在月光下,脸色白得似鬼,“顾好你背上的孩儿。”

    容萧不吭声,心里却松了口气。贺宣这时虽然还是没有神气,但总算不再说让她抛下他自己走的话。

    忽然,手上一轻,容萧诧异抬头,却是殷乙将贺宣接了过去。她眉际的桃花,在夜色下悄然绽放。容萧一怔之后,喉咙酸酸的:“殷乙……”

    殷乙伸手挽了她一下:“公子小心树根。”

    容萧呼了口气,霎时觉得流失殆尽的力量又回到了身体里。刚要走,想起什么,她又停下,将小穆康轻轻放下递给殷乙,然后脱下外袍,抱回小穆康,再将袍子递过去:“给你。”

    殷乙一呆,随即有些慌乱地接过外袍穿上,如果是白天,定能看到她双颊绯红。

    她一身衣物都在之前作战时撕毁得差不多了,露出大片的肌肤,重卫不会觉得怎样,但殷乙却会在乎。

    容萧看着她将外袍裹得严严实实,不由一笑:“没什么,各地风俗不同,在我家那里,女孩子平时上街穿得比这个少多了。”说着迈步朝前走。

    殷乙扶着贺宣跟上来,神色间的羞怯渐去。

    再走得一会儿,前面的狐狸忽地折身拐向一边,等容萧她们跟过去,就看见狐狸消失在一处阴影里。下一刻,那地方有星光亮起,走近才发现,狐狸站在一个山洞入口,头侧上空悬浮着一团莹光,如流星般照亮宽敞的山洞。

    殷乙上前去,扶贺宣坐下,回身出洞,片刻回来,抱了一堆细枝断木放在洞室中央,很快点着了火,才再次往外走:“我去找些吃食。”

    把小穆康安置在树叶堆成的“小床”上,容萧靠坐在石壁边,放松了四肢。明明疲惫不堪,却反而一点睡意也无。

    洞室另一边,狐狸半靠半坐,极其随意的姿势,也如同精雕细琢。

    容萧匆匆收回视线,又去看旁边的贺宣。

    贺宣背朝外,蜷着身体,看上去似乎已经睡熟了。容萧却知道,如今的贺宣,大概要度过许多个不眠之夜。

    清晨,容萧身体一震,惊醒过来,入目之处,山洞中空空如也。她跳起来,几步冲出去,差点踩到一个人,低头看,却是那道袍老人匍匐在地。另一边,狐狸面无表情地坐在高高树枝之上,迎风眯着眼。

    晨风里,暖暖阳光洒在身上,天地间,气息清新得令人舒畅万分。

    “叔。”小穆康拖着水囊,小心翼翼朝她走来。殷乙提着藤条编织的篮子,满满装了野果跟在后面。

    容萧接过水囊,习惯性地摸摸小穆康的头,一边洗漱,一边朝四周看看。

    “殷乙,贺大人呢?”

    殷乙往山洞一看:“不在洞里?”

    容萧一愣,慌起来,折身就跑。殷乙轻轻一跃,窜上树梢,随即往一个方向指指:“公子那里。”容萧只手在树干上一推,借力转了方向,朝殷乙所指跑去。没跑多远,就看见山崖边,贺宣拄着杖,往远处眺望。崖边风大,吹得他头发飞舞,衣袍噼啪作响。

    容萧刹住脚,望着贺宣背影惊呆。

    一夜之间,原本只是头顶鬓角花白的贺宣,此刻随风飞舞的头发,竟然白如初雪。他双手拄着杖,佝偻着肩背,看上去,仿佛耄耋老人。

    眼眶一痛,容萧急忙垂头,咬住了唇,身体两侧的手不由紧握成拳。好一阵,她克制着心里的烦闷,走上前去,站在贺宣身后。

    “大人。”

    贺宣不动,许久,叹息。

    容萧心里一紧,随着贺宣视线望向远方。天际下,晨光中,山峦叠嶂、苍翠欲滴,有雾霭缠绕半山,恍然如画境。

    “这山,”贺宣慢慢开口,“已并非秦国疆土。”

    容萧闻声侧头。

    贺宣眯着眼,满面风霜之色。

    “……大人,”容萧再次看向远处,“其实——许多年后,这片土地上就没了国界,所有人,都是一个国家的人,不再分什么秦人、魏人、梁人,所以,大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贺宣忽地轻笑,笑声悲怆:“傻孩子,待你到了我的年纪,便会知道,人生在世不称意者十之八九。有些事,早已放得开了。秦国朝廷——”他语音冷下来,“十年前,便已叫人冷透心肠,若是转了性,我倒要奇怪,又怎会介怀?”他回过头,抬手,像容萧对待小穆康一样,轻轻抚过她的头,“你这样良善,虽说可贵,却是令人挂心。”收回手,他移开视线,目光再由柔和变得悲凉,“那孩子……若是那时心肠硬些……”似乎禁不住崖风,他身体晃了一晃。容萧上前伸手扶住他,即便隔了衣物,触手尽是冰凉。

    “大人!”

    贺宣紧闭着双眼,牙关紧咬,泪水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容萧心里闷沉沉的,只觉得自己快要憋不住大哭,忍了又忍,忍了又忍,喉间仿佛梗着一块石头,噎得要命。

    “大人,”一个名字在她唇边来来回回许久,终于出口,“……跟我讲讲景钰的事吧?”

    贺宣全身一震,睁眼看她:“你如何……”

    “那时大人认错人,对着魏国那位将军,一直叫这个名字。”

    贺宣绷紧的身体,下一刻,猛然放松,几乎站立不住。容萧扶着他,坐在旁边大石上。很长时间后,他泄出一口气,闭闭眼,惨然一笑:“景钰这个名字,我已有许久不曾叫过……他的事,我也早已忘啦,如何还能说给你听?”

    “大人没忘。”容萧喃喃,“大人只是心痛,不敢回想。”

    贺宣愣怔着,半晌点头:“是啊,一旦想起,心如刀割……如何还敢想……”

    “可是憋在心里,会生病的。”

    “病?”贺宣摇头,“倒不如一病不起,却也轻松。”

    “大人一病不起,景钰会不会开心?”

    贺宣又是一震,眼神渐渐有了变化。

    “还有没有事,大人要替景钰完成?”容萧又道。

    贺宣直视前方,慢慢地,身体不再发抖。

    “大人?”容萧轻唤。

    贺宣回头看着她,良久一叹:“你说得不错,我几乎忘了。”顿了顿,又道,“你与他,有些地方,实在相像。”说话时,眼底重新汇聚了神采,“他若是还在,你俩定是一双好友。”

    容萧心头的重压终于消散,人好似脱力一般疲累。听着贺宣渐渐如常的语声,她垂着头,忽而喉间一哽,再也憋不住大声哭起来。

    贺宣初时吃惊,其后苦笑:“……你这孩子,怎么却是你哭得这般伤心……”

    仿佛应和一般,容萧的哭声里,骤然加进来另个哭声,到让容萧忘了哭,吃惊抬头,却见小穆康站在不远处,瘪着嘴,哭得眼泪成串。殷乙背着背包站在他身旁,唇角隐隐有笑意。他们身边不远,狐狸满面不耐烦地走过。

    “公子,”殷乙走过来,“上路罢。”

    容萧搂住小穆康,任他用小手替自己擦去泪水,看一眼已经走出老远的狐狸:“我们要去哪里?”殷乙摇头。容萧也没有再理会,扶贺宣起身跟了上去。

    ……

    ……

    几天之后,答案自己冒了出来——狐狸一路向北,总算停下脚步的地方,是魏国的都城:胤。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