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胤都城外

章节字数:3841  更新时间:12-06-28 09: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越往北,入目景致越是不同,仍旧碧绿欲滴,但山更高更峭,崖畔峰顶巨石嶙峋,古柏老松苍郁森森。其间多九曲八弯的大河,水流湍急如奔雷,轰隆不绝。平原则辽阔无际,碧草如海,不时能见有人放牧高歌,快活恣意。

    容萧从未见过,成千上万的骏马就在咫尺之遥,或站或走,或低头吃草,或嬉闹追逐,嘶鸣声随风而来,那样的自由不羁,仿佛天地魂魄凝聚而成的精灵。

    “魏人的战马,天下闻名,”殷乙见她看得眉飞色舞,唇角带了笑,“传说是天马的后代。”

    “真的?”容萧瞪大眼,目光尾随着马群中一匹黑马,“我老早就梦想着能养一匹马。”

    “这位小爷若是喜欢,”马车夫笑着转回头来,“胤城有大魏最好的马市,不妨去挑上一挑,几两银便能买到好马。”

    容萧还在下意识换算人民币,一直假寐的贺宣睁开了眼。

    “若是战马,要多少银子?”

    车夫摇手:“战马须有官府书印才能买卖,寻常马市可见不着。”

    贺宣点点头,也不再追问。

    这车夫是个话痨,没人问也说:“如今朝廷正在南边用兵,战马更是金贵,老的残的,也圈在漠北牧场,养老送终,从不贱卖。几位听口音,是从南边来的,言语之间可要小心,莫让官府误作了私买战马的奸细。”

    容萧忘了银子和人民币的问题,抬头:“大哥,你不怕我们真是奸细吗?”

    马车夫呵呵笑起来:“小爷说笑,若是奸细,便不会这样问话。”容萧也忍不住笑。这个几天前雇的车夫也是有趣,一路因他热闹许多,否则漫长枯燥的旅途,真是难熬。她回头看看仍旧病容不褪的贺宣、蔫蔫的小穆康,就连殷乙眉宇间也有了倦色,只有妖魔化的狐狸,神色如常……

    车夫将马车停在了一个路边茶寮,让众人休息,自己牵马去喂水。容萧他们找处角落的桌子坐下,茶寮伙计立刻满脸堆笑送来凉茶和点心。茶香幽然,点心精致,怎么看,也不是这路边小茶摊子应有,旁边有客人被茶香吸引,伸长了脖子来看,向老板索要不得。

    容萧却已不会觉得吃惊了。转头往四周看看,果然见不远处向着这边匍匐着一个人影。自从上路以来,这个重卫称为老猴的道袍老人便一路跟随,每到一处歇脚地方,又提前打理周到,就连如今所乘的马车,也是他去雇来,吃穿用度,无所不包。可惜狐狸吃他的用他的,却从不假以辞色,仍旧如同第一天那样,视他做空气。

    不过,虽然如此,容萧看来,那老人却甘之若饴,愈发地殷勤。想来也是,换做任何人,如果刻意巴结奉承的对象肯用自己送上的东西,至少就有一线希望。

    茶寮依山而建,简单的木屋,周围尽是大树,树荫下燥热尽褪,凉风习习,几张桌前客人不多,很是清静。不过容萧她们一群人入座之后,旁边又跪着一人不起,又是显眼又是怪异,无论老板伙计,还是他桌客人,都有些不自在。

    休息得差不多,问了老板,钱自然还是有那老猴付过了。正准备离开,外头突然一阵喧嚣,片刻之后,呼啦啦涌进一帮人来,甲戈森寒。为首一人,面容俊朗、气势非凡,却是认识的:罗仲尹。

    正在起身的容萧呆住,下意识将小穆康往怀里带。

    其实,在这里碰到,应该也不算意外,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又是去胤城的官道上。

    “……巧的很啊。”罗仲尹朗声笑开,视线扫过跪在外面的老猴,落在眼皮也没有抬一下的狐狸身上,“几位驾临我大魏——”回头往胤城方向看看,眼中寒意顿起,“不知是要做什么?”他身后门里门外大概百十来人,许多面孔是见过的,都曾在平安城北的密林里一同对敌。他们显然都没有罗仲尹那样好的心理素质,望着狐狸和殷乙的眼满是戒备、忌惮的复杂神色。

    “巧?”殷乙冷冷站到了几人前方,“罗将军明明一路跟随,又何来巧字一说?此时现身,要打便动手。”

    茶寮里气氛凝重起来,几个客人见势,偷偷自角落跑了。茶寮老板心惊胆战躲在灶台后,连头也不敢露出。

    罗仲尹微微一笑:“既是在大魏疆土,罗某职责在身,明知打不过,该打便要打。不过,几位若只是游山玩水,对我大魏不存恶念,又何必动刀动枪,显得我大魏度量窄小。”

    殷乙挑眉:“即便存了恶念,你又能如何?”

    罗仲尹瞳孔微缩:“姑娘,天下奇能异士多如牛毛。罗某不能如何,可不能断定大魏不能如何!”

    殷乙眉际桃花渐渐暗淡,身周隐约泛起杀意。罗仲尹唇角带笑,目光如剑,毫不退缩,他身后魏兵已将茶寮密密围住,争斗眼看一触即发。

    容萧护着小穆康,眼角却留意着狐狸的反应。一旦动起手来,谁输谁赢,其实不用多想,罗仲尹带来的百十魏兵,也许几分钟之内就会只剩下百十具尸体。然而,她也无法站起来信誓旦旦地保证说,狐狸来魏国,只是友好访问,即便很奇怪地,她心底深处觉得,狐狸不会对眼前这些人动手,因为是压根不屑于动手,否则的话,在平安城北的密林中,这些人早已死了。可是,狐狸毕竟并非良善,一而再地挑衅他的耐心,实在是莽撞而愚蠢的行为。

    她正想着,狐狸忽然轻抬眼,视线与她的对在一起,幽深如夜的眼底,雾霭重重,仿佛隔在万里之外,令人猜不透,看不清,而他微抿的唇角,却清楚昭示了主人的不悦。倏然一惊,她移开眼,才发觉众人的样子有些古怪,凝神想想,心里顿时一阵乱跳,似乎刚才无意间,她已经把心里想着的话说了出来——

    她说什么了!她说他不是好人,别挑战他的耐心?

    一时间,她惶惑地垂着眼帘,一丝一点去观察他反应的勇气也找不到,全身的感官却在警惕着,那人会不会突然发作……

    “职责所在。”却是罗仲尹先开了口,他脸上眼中一点笑意不见,也不再嬉笑,目光坚毅似铁。

    贺宣这时忽然一声轻笑,笑声悲凉无比。他起身,朝着罗仲尹拱手一礼:“将军生于魏,是魏国黎民的福气,只是将军切记,至刚易折。朝堂之上人心险恶,步步为营,稍一行差踏错,便是死地。”

    罗仲尹一愣,眼底闪过疑惑,显然没有料到贺宣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容萧却忘了自己的担忧,侧头望望苍老疲惫的贺宣。贺宣说着这样的话,也许更加痛苦的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对着最想说的人去说。

    桌椅响动,狐狸站起身来,径直向外走去。魏兵面露恐惧,但仍是坚守不动,等待着攻击的命令。狐狸一脸的不耐烦,嘴角却挑起了令人心寒的浅笑。容萧早已站起身,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眼前仿佛已经看见冷血无情的杀戮,心里一片惶然。

    “退下!”罗仲尹忽地将护在身前的一名亲卫退开,左手抽出了腰间佩剑,剑光如冰,斜落身前,“胤都是大魏天子所在,关乎社稷黎民,我无论如何,也要阻上一阻!”

    “罗将军!”容萧脱口惊呼。

    几乎同时,狐狸邪魅一笑,微微扬起下巴:“方才那呆子说过,我不是好人,你恐怕是不信?”突地扬声道,“白冠!”

    “老奴在!”那道袍老人应声跪行上前。

    “去取了皇帝老儿的头来见我!”狐狸淡淡道。

    “是!”白冠垂首应下,面露喜色,礼过后便起身要走。罗仲尹这时才醒过神,大惊失色,口中疾呼:“拦住!”同时身体拔起,跃向白冠。白冠震开两个扑来攻击的魏兵,袍袖一挥,迎住了罗仲尹自半空斩落的利剑。

    瞬息之间,两人身影交织在一起,凛冽的杀气激起地上尘土,随风击打向四周。众魏兵连连退后,举起手臂护住头脸,只余下三四个人能够站在原地观战,却也是脸色苍白,站立不稳。

    很快,罗仲尹倒跃出来,身体夹着一股劲烈的气息撞向大树。树断时,他落在地面,单膝跪地,手中长剑杵在地上。他侧头吐出一口血,喝一声阻止欲上前攻击白冠的亲卫,身体再次暴起,挥剑斩落前,剑锋在自己右臂上划过,血色飞扬。对面的白冠全神戒备,眼看罗仲尹划破手臂剑锋染血而来,立刻变了脸色,几步后退,手在胸前结印,口中默念着什么,身体瞬间暴涨了数倍,看上去,像是突然变了个大胖子。

    护着容萧他们的殷乙突然大笑起来,笑声低沉。容萧吃惊侧头,眼里殷乙已没了眉际花印。

    “哈哈——老猴,这便是你看家本领么?怎地如此滑稽!哈哈——”

    白冠面沉如铁,一面避开罗仲尹迎头斩落的宝剑,一面冷呲一声:“手下败将,还有脸说风凉话!”

    殷乙一滞,大怒抬步,却又瞥了眼狐狸,悻悻收回双腿,嘴里低声咒骂了句“泼皮畜生”。

    这回交手,白冠面色越来越难看,身上衣袍也被利剑斩开了多处,有一两处甚至伤及皮肉,见了血。殷乙看得开心,拍着手替罗仲尹鼓劲。可是,相对白冠,罗仲尹更加狼狈,就连容萧也看出,他竭尽全力,却已经渐渐力有不及,到后来只凭着一股悍劲坚持。那几名亲卫心急如焚,却又因他明令不敢上前,个个牙关紧咬,血红了双眼。

    贺宣喃喃道:“魏国有此将兵,秦危矣。”

    再一次滚落地面,罗仲尹许久没能起身,几名亲卫终于冲到他身边,一人去扶他,其余护在前方。他喘息着,借力站起,身躯上到处是流血的伤口,如同血人一般。亲卫哭道:“将军歇一歇,我们去——”

    罗仲尹摆手制止:“我尚且不是对手,你们去……岂不是送死?”说着,挥剑又往身上斩落。

    “将军不可——!”亲卫死死拉住他。

    “我说你这后生娃,”白冠有些气息不顺,狠狠喘了两口气又说,“投胎不易,怎么这么随便拿性命抛洒?你便说几句软话,让我家主人消了气,难道主人还真要你那皇帝的脑袋么?拿来作甚么,下酒不成……”

    话没说完,殷乙噗嗤一声笑。白冠顿时变了脸色,扑通跪下地去,朝着狐狸连连叩首:“殿下恕罪!殿下赎罪!老奴一时忘形——”

    狐狸冷冷看着他,等他磕了百八十下,才慢慢道:“你的脑袋,看来也扛不住了,或者砍下来,拿去给那帮小崽子踢着玩儿罢。”

    “老奴知错!老奴知错!”白冠扑到脚边,狐狸冷哼,抬脚将他踢出去几丈远。殷乙捂着嘴,笑得弯腰。

    到这时,空气中的杀意早已散了。狐狸打了个呵欠,睡眼惺忪地往四周看看,嘴角一勾:“白冠。”

    白冠才爬起身,听到唤,连忙应着,飞奔而至:“老奴在。”

    “车呢?”

    白冠吓了一跳,往四周看看:“怕是跑了——老奴去找!”连滚带爬地离去。没多远,又折了回来,趴在狐狸面前,“殿下,那后生娃定会一路缠着,搅得殿下不快,不如作法术——老奴去寻马车……”复又连滚带爬离去。

    殷乙按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